【金馬2020】華語動畫探討社會怪奇現象 五部動畫短片各異其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提起亞洲動畫,總是會想到動畫大國日本,過去金馬動畫類獎項也常有從缺的情況發生,但近年中國大陸《大魚海棠》和《哪吒之魔童降世》叫好叫座,2017年順利抱回金馬獎最動畫長片的《大世界》也證明大陸動畫類型的多元以及技術的進步;另一方面,台灣的動畫作品《幸福路上》也為台灣動畫注入強心針,從金馬動畫短片類型的多元,題材的廣泛都顯見華語動畫的進步。

第57屆金馬獎於2020年9月30日公佈了入圍名單,此次入圍金馬動畫短片,共有五部。分別是《大冒險鐵路》、《多雲時晴》、《白露》、《山川壯麗》與《夜車》。這五部動畫短片從不同角度討論問題,可謂各異其趣。

今年入圍的短片皆有鮮明又強烈的獨特風格,首先是《大冒險鐵路》,是部結合2D與實物的黑白動畫片,貫穿全片的交響樂帶有雍容華貴之感。片中角色們之間說着像是法文的語言,可整部片卻沒有字幕,不過不用擔心,單純看畫面也能明白整個劇情內容。故事講述一個貧民窟出身的火車車長,在帶着一群富豪、富婆觀光旅行後,找回初心的故事。

《大冒險鐵路》裏,火車上的富豪乘客們對於貧民窟的一切感到新奇,與淡定撿拾垃圾的貧民窟居民,成為強烈對比。(台北金馬影展)

這列火車從都市出發,當行經貧民窟時車上的富人乘客們,紛紛將其當做前所未見的觀光景點,甚至還拿望遠鏡、相機記錄、拍照。從角色的行為便能猜測,這部短片在述說貧富差距的問題。後來火車經過一座黑漆漆的大山,車長向乘客展示可以用手槍對準車窗外的東西,射殺後能獲得積分,便看到一群小孩子興高采烈地瞄準山洞裏任何事物。而生活在大山裏的人們,身上則有各種類似腐爛的斑點,一位母親為了讓女兒能夠嚐到火車上的美食,便偷偷把女兒送上火車,隨即引發火車上富人們的恐慌。

包庇小女孩的車長,很快地失去了他的職位,在這個過程中,車長開始思考過去的自己為了往上爬,捨棄了許多東西,於是最後他選擇帶着小女孩一同回到貧民窟。不過片尾的資本家正摩拳擦掌要開發大山,暗示着僅管個人可以選擇離開這個荒謬又光怪陸離的社會,但整個社會還是逃不掉資本的魔掌。

《多雲時晴》女主角意外撿到男主角遺失的造雲機,開啟了平地造雲初體驗。(台北金馬影展)

《多雲時晴》則是一部3D動畫片,整體畫面與配樂皆走輕鬆、輕快的步調。出場的角色僅男女主角,兩人沒有對話,但通過他們的肢體語言與臉部表情,就能看懂整個劇情走向。《多雲時晴》圍繞着天氣變化,卻沒有太過深奧的氣候理論,更以此架構出一個相當獨特的「雲世界」的世界觀。男主角是個造雲師,能隨心所欲地造出自己想要的雲彩,他與女主角的相遇就像是宮崎駿《天空之城》的翻版,只不過從天而降的女孩變成從天而降的男孩。

片中的造雲機因意外失控釀成災害,成為全片驚險刺激的轉折點。像是躲避造雲機的追趕、空中衝刺等,最後男女主角通力合作、解決危機,也擦出愛的火花。本片為台灣與中國大陸、泰國合作的動畫短片,由台灣團隊負責發想、劇本撰寫、世界觀與角色設計,在大氣變化的部分,除了詢問台「中研院」教授外,團隊還通過台灣的中央大學大氣科學系研究所的協助,前往南投鹿林觀測站,架構出女主所在的觀測站場景。片中相當逼真的雲霧變化,則由泰國Riff studio動畫工作室完成,而上海瀚納影視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則提供製作《多雲時晴》的資金,跨地域合作催生出的作品。

《白露》則來自中國大陸的獨立動畫創作,並獲2020美國「GLAS動畫節特別提名獎」。全劇無對白,整部片乍看是不斷循環重複的畫面,黑白畫面搭配古琴配樂與皮影戲般的人物,讓整部片染上了神秘又玄幻的色彩。畫面緩慢地向左移動,兩旁的圓形隨着畫面移動而有陰晴圓缺的變化,而一黑一白除了象徵陰陽外,還有其他意思,如在整部短片中跑過六間房間的男子,身着白衣;而出現在每間房裏的女子、路過窗外的女子都身穿黑衣,而最後一間房裏的丹頂鶴也是黑的。一白一黑,似乎暗示代表男子遇到的女性都是鬼。

《白露》黑白分明的畫面,搭配結合中國傳統人物畫與皮影戲架構的人物,以及清幽的古琴樂,呈現出詭異又神秘的氛圍。(台北金馬影展)

看起來整部片男子都不斷地重複相同的動作,但仔細看會發現,每一間房裏的女子,衣着打扮都不一樣,而且越往後,其身上穿的衣服就越少,到了倒數第二間房的女子就渾身赤裸了,每次都路過窗外的女鬼,衣服同樣也是越穿越少,最後赤身裸體地路過窗前。每當男子想要與房中的女子做更進一步的行為時,女鬼就會適時地飄過窗外,男子嚇到後就奪門而出到下一間房。

如此重複循環,就像暗示着男子逃不過鬼的糾纏,影片結束在男子到了最後一間房,終於鼓起勇氣走到女鬼飄過的窗外,究竟男子看到了什麼,留下一個耐人尋味的結尾。

《山川壯麗》以孩童唱的《中華民國國旗歌》改編版作為開頭,唱出今日台灣社會年輕人苦悶的心境,以及對社會的不滿。導演黃勻弦曾以黏土定格動畫《當一個人》獲「第55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此次再以黏土定格動畫入圍,不過故事主角不是老人,而是隻有10歲的小女孩黃小山。

《山川壯麗》的主角黃小山,雖然想努力發出自己的聲音(表達自己的心聲),但直到最後還是沒有任何人聽到她的聲音。(台北金馬影展)

黃小山由於個性,不願直接說出自己的心情感受,時常默默承受來自父母、同學與陌生人的批評與責備。在一天放學後,黃小山避開吵架的父母,獨自坐在陽台吃晚餐,一個不小心從高樓摔下,黃小山才意識到自己必須勇於為自己發聲,應該讓周遭的人知道自己的內心感受。

看得出來《山川壯麗》想通過黃小山的遭遇喚起台灣民眾的共鳴,出發點不錯,但由一個小女孩意外墜樓才發現自己該如何改變,還是太過奇怪,難道真的要死過一次,才能找到解決長久以來困擾自己問題的方法嗎?影片在後半段給了解答。

黃小山瀕死之際遇到了山神大山,開心地向大山說自己找到了答案,而大山的回答頗微妙:「你敢說,就有人聽嗎?」影片最後,畫面帶到了躺在醫院成為植物人的黃小山,映證了大山的說法。貫穿整部片的核心思想即是發出自己的聲音,主題曲都命名為《叫阮的名》(閩南語,叫我的名字),但小山成為植物人的結局,代表她的聲音還是沒有傳遞出去,充滿諷刺之感。

《夜車》的劇情相當懸疑,搭上這輛夜班車的乘客,絕對不會想到短短一趟旅程,竟有這麼多的事故。(台北金馬影展)

《夜車》同樣以台灣為背景,登場的人物及出現的車站等,都刻劃地相當細緻,讓結合八點檔戲劇、恐怖片、血腥片與懸疑氛圍的劇情被強烈地突顯出來。其實影片開頭就暗藏伏筆,整個故事的焦點從車上的老婦人佩帶的珍珠項鍊不見開始,車上乘客的行為開始顯露出人性的黑暗面。劇情曲折離奇、高潮迭起沒有冷場,結局則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綜觀今年入圍的短片,除了動畫形式的不同,接觸的議題廣泛,短片的氛圍也大不相同,呈現出華語動畫繽紛的樣貌。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