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關係】主教任命瀕達協議  香港奏起變調曲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梵蒂岡迫令兩名效忠教宗的中國地下主教,「讓位」予中國官方認可的主教,有關決定持續佔據各大傳媒版面,中梵即將簽署主教任命權框架協議的傳言,亦甚囂塵上。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隨即高調挑戰教廷高層,更在神權國度激發一場罕見口水戰。事件背後,各方究竟如何考量?中梵關係多年演進中,香港又扮演了何種角色?

1949年中共建國,1951年梵蒂岡與台灣建交,同年中國趕走梵蒂岡駐華公使,切斷兩國官方聯繫,從此內地天主教系統秉持「自選自聖」原則,官方僅承認「一會一團」——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及中國天主教主教團,使教會獨立於教廷「聖統共融」體系之外。主教任免權之歸屬,在此後近七十載一直是兩國外交拉鋸的核心。

眼下這一狀況或將改變。多個西方傳媒早前引述梵蒂岡高層消息稱,中梵新框架協議已就緒,預料梵蒂岡會承認七個由中國政府獨自任命的主教,當中兩個是已被教廷作出最嚴厲懲罰──「絕罰」。今後他們只要得到教宗的大赦,就能成為中梵均承認的合法主教。而在未來內地主教任命事宜上,梵蒂岡將提出人選,但中國政府擁有是否接納教廷提出人選的最終決定權。消息指雙方最快會在今年春天簽署有關協定。若能成事,中梵外交無疑將步入新階段。

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右)今年1月曾赴羅馬向教宗方濟各就有關中國主教任命的問題陳情。(美聯社)

陳日君矢言成「最大障礙」

不過,中梵的世紀大和解還未上演,教會內部先瀰漫硝煙。點起戰火的是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1月29日,這位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反共立場鮮明的86歲退休樞機,撰文透露自己剛親赴羅馬向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陳情,對中國兩名地下主教被要求讓位表達憂慮,並轉交了被要求退休的汕頭莊建堅主教的信件。陳日君聲稱,教宗積極回應了他的陳情,還表示不要製造另一個敏真諦(József Mindszenty)事件(敏真諦在匈牙利的共產政權下任主教,因堅決反共而受迫害,後來在教廷要求下離開匈牙利,客死異鄉,教廷另任命獲匈國共產政權認可之人接任其主教之職)。

陳日君還暗示有教廷中人阻止教宗得知中國教會的真相,批評教廷眼下作為是對教會的「負賣」,「和一個獨裁政權能有協議嗎?」他更放言,自己絕不介意成為中梵交流「最大的阻礙」。

教廷新聞主任伯克(Greg Burke)(右)罕見發表聲明,反駁教宗與教廷官員在中國問題上缺乏溝通的說法。(路透社)

翌日,教廷新聞主任伯克(Greg Burke)罕見發表聲明,反駁教宗與教廷官員在中國問題上缺乏溝通的說法,不點名批評陳日君「製造了混亂和爭議」。教廷國務卿帕羅林(Pietro Parolin)在受訪中表示,聖座自1980年代開始與中國代表聯繫,雖幾經波折輾轉,始終尋求戰勝對立、展開對話。他引述前教宗本篤十六世2007年給中國天主教徒的信,指「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強調方濟各上任後的談判遵循了這一路線。

陳日君未就此沉默,反而把矛頭指向帕羅林,直指「這個少信德的人」不懂得中國信徒們在「梵蒂岡準備向中共屈服之際」的苦痛。他又批判教廷高層消息人士「將寸土必爭鳥籠的空間」說法,稱「(中國)地下團體的教友本不在鳥籠裏,現在是你們要逼他們進鳥籠,和已在鳥籠中的合一!?」

內地愛國教會「裂教」爭拗

天主教奉教宗為基督在地上的代表,擁有絕對權威。身為退休樞機的陳日君雖然未直接挑戰這一原則,卻多番指出教宗對許多事未必知情,又狠狠抨擊帕羅林為了「虛榮」而尋求促成中梵建交。他更有悖常規地披露,自己三年前獲教宗私人接見時,曾對教宗稱中國天主教愛國會是「裂教」,而教宗當時表示「同意」。

所謂裂教即不願服從教宗或是不願與隸屬教廷的教會成員共融。1950年代初遭中方驅逐的教廷駐華公使,便曾宣稱受官方控制的中國天主教會裂教。香港當年在教廷內部的爭論中亦留下了印記。1959年,包括教廷傳信部長在內的一批天主教資深人士在香港聚會,討論中國自行祝聖主教的合法性。三年之後,時任教宗若望二十三世表示不再使用「裂教」這個字眼形容中國教會的情況。

中國過往一直擔心境外勢力利用宗教進行滲透,故一直嚴密監控包括天主教在內的宗教活動。(美聯社)

此後數十年,內地天主教經歷過文革摧殘後,恢復增長。教廷面對着「地上」與「地下」兩個信眾團體,雖然不接受由中國政府以「自治、自養、自傳」方式發展內地教會,但沒有把它徹底排除在天主教的大家庭之外,自1980年代起,雙方在主教任命上更時而以非常鬆散模糊的方式合作。不過,北京並不放棄自行任命主教的做法,教廷則支援着拒絕受官方管控的地下教會,彼此摩擦不斷。

陳日君走上前台向教廷高層叫陣,便是要為數百萬計中國地下教會信眾張聲,尤其是長年冒着受打壓風險傳教的一眾地下主教。2月9日,他出席網台節目解畫,稱自己並非完全反對建交,但質疑以目前的建交條件,梵蒂岡恐怕沒有多少話事權。據他所知,中梵正蘊釀的框架協議分為「民主選舉」、「主教團任命」及「教宗批准」三步。他說,這套方案將使中方名正言順掌握主教任命的決定權,連目前中梵雙方互有妥協任命主教的做法都不如。

香港的中梵橋樑角色逐漸淡化

陳日君的態度在本地受到關注,既因他是受到尊重的宗教領袖,也由於他長年對社會運動的積極參與及鮮明的政治立場。而在梵蒂岡,他的表態引來反彈,與他的樞機身份不無關係,更重要的是他曾在內地授課傳教,曾是教廷了解內地教會情況的窗口。這亦是香港教區神職人員長年來在中梵關係中所扮演的獨特角色。陳日君的繼任人湯漢樞機去年也曾擔當中梵關係的放風者,與陳日君不同的是,他釋放了中梵就主教任命權達成共識的正面信息。

美聯社

曾任嶺南大學政治與社會學系副教授的寶血會梁潔芬修女,以論文《脆弱的關係——九七年後中梵港的三邊關係》論述了香港在中梵間扮演過的角色。她指出,香港既是天主教會內華人教友最多的教區,又有地緣政治優勢,因此曾在教廷與中國信眾之間發揮了重要的橋樑作用。

中共執政以來,中梵關係一直處於意識形態分歧與權力衝突中,北京視教廷任命主教的行為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 這種繃緊的雙邊關係,有賴香港教會人士從中斡旋,一度成為更靈活的三邊關係。除了上述1959年在港舉行關於內地裂教問題的討論外。在中梵關係緊張的時刻,亦是因着香港等海外華人教會的存在,內地教會與教廷間的聯繫才不會完全切斷。

梁潔芬提出,過去數十年,香港搭起了數座橋樑,在1980年代初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授命香港教區成立研究及聯絡內地機構前,香港天主教人士已藉探訪旅遊主動與內地教友聯繫,外籍傳教修會、海外專業人士組成的學術交流及服務協會等,也以香港為基地,將觸角伸展到內地。

1980年成立的香港聖神研究中心就是在此背景下誕生,每年發布內地天主教統計資料,中心成員常常往來於中梵港之間,作不同形式與主題的溝通。不過,1990年代後,教廷的重點轉向爭取加入愛國會的地上主教等教職人員,隨着香港回歸和中國內地的逐漸開放,香港的中間人角色逐漸弱化。香港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林瑞琪說,現在的中港教會各自獨立,只作友好交流,香港在中梵之間沒有扮演什麼特別的角色。香港教區現任主教楊鳴章近日面對傳媒亦給出了相似說法。

三任主教立場相反

在中梵協議看似勢在必行之際,陳日君堅定地站在了質疑的一方,向天主教最高權力叫板,但他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教廷內部的聲音?去年初傳出中梵就主教任命權的談判取得進展時,長年關注梵蒂岡事務的美國記者加埃唐(Victor Gaetan)在學術期刊《外交事務》發表文章,直指陳日君的觀點是「少數派」。

加埃唐指出,梵蒂岡如今已以務實做法處理中國主教任命事宜,獲政府考慮任命的主教人選,多會同時尋求梵蒂岡批准。目前內地地上與地下教會的界限十分模糊,地上地下神父間亦會有合作,全國約110名主教,已有70人左右獲北京和梵蒂岡兩方面任命,梵蒂岡單方面任命的地下主教僅餘約30人。

意大利駐華使館前文化參贊、中國人民大學研究員郗士(Francesco Sisci)質疑目前社會對陳樞機過度關注,「為什麼咱們必須那麼關心一個樞機?如果按民主考慮,我們得聽多數,如果按天主教信仰考慮我們得聽教宗。」

不少研究教廷的專家認為,梵蒂岡一直夢想着重返中國,讓地下教會走出陰影並彌合中國天主教徒之間的裂痕。(視覺中國)

當然,由於缺乏統計,什麼是多數意見,實際上並不易界定。不過,陳日君的兩位繼任者,均與他抱持不同觀點,多少對我們了解教廷對中梵關係的態度具參考作用。湯漢樞機去年撰文指出,中梵關係正常化始終是大方向,若教宗在主教候選人問題上有最終發言權,那麼地方教會「選舉」就只是主教團的「推薦」,與此同時,內地政府只要求人選符合愛國標準而不關切是否愛教,「因此,我認為,這樣的主教任命協議,不會超出雙方目前正在有效實施的做法。」

「健康現實主義」則是香港教區現任主教楊鳴章對自己面對中國政權態度的概括。他說:「如果我不是香港教區主教,只是位神父,可能我會參加很多示威抗議。但身為主教,人們會用不同的眼光看待我。我要顧及中梵關係……我不想搗亂。如果有保持對話的可能性,我會盡我所能促成其事。」

中國與梵蒂岡愈走愈近,已是近乎不可逆轉的趨勢,香港的中間人角色隨着年月逐漸褪色便是一大反證。(VCG)

教廷期待重返中國

不少研究教廷的專家,如前述美國資深記者加埃唐等均指出,梵蒂岡一直夢想着重返中國,讓地下教會走出陰影,並彌合中國天主教徒之間的裂痕。雖然陳日君仍對方濟各不與中國簽訂主教任命權協議抱有希望,但更多迹象卻顯示這似乎勢在必行。教廷方面明言,與中國尋求協議將團結天主教會,體現的是寬恕與慈悲,正如方濟各曾宣稱的,「信徒們必須搭建橋樑,而不是築起牆壁」。正面來看,方濟各想必相信,地下教會與愛國教會融合,將令中國天主教群體的發展空間壯大。

整體而言,中國與梵蒂岡愈走愈近,已是近乎不可逆轉的趨勢,香港的中間人角色隨着年月逐漸褪色便是一大反證。無論結果如何,自梵蒂岡近60年前不再用「裂教」一詞,來形容中國官方認可的教會開始,教廷幾可肯定不會放棄中國信眾,兩國分歧只在於牧者在中國的角色,而當前對中梵關係糾結的,不是牢握主導權的北京,而是在宗教與政治之間掙扎的梵蒂岡。

上文節錄自第9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2月12日)《主教任命協議勢在必行 中梵進展中的香港變調》。

相關報道: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2月12日(星期一)出版的第99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