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深圳】政策主導的港深合作園  是初創港青夢工場嗎?

撰文:慈美琳
出版:更新:

在前海這片仍顯荒蕪的港深合作試驗田當中,定位為創業項目孵化園的深港青年夢工場是最早成型並穩定運行的功能區,吸引了來自中港、甚至台灣的年輕人前來掘金。中大畢業生郭瑋強覺得,團隊雖然獲得內地融資,但「不是接受什麼地區資金,就變成什麼顏色公司」。

中大畢業生郭瑋強先拿到科學園支援,2016年底又北上前海創業。他告訴記者,香港團隊入駐前海較內地團隊容易得多。(吳鍾坤攝)

「你們有拍攝我桌上的獎杯嗎?」剛邁出郭瑋強位於前海的辦公室,他便轉身問記者和攝記。那張靠近門口的辦公桌確實很難令人不注意到,檯面擺滿印有簡體或繁體字的獎杯、獎牌,對他而言,那是他和團隊一路從香港中文大學校園走到科學園,再來到前海的見證。

中大冠軍項目 北上年銷千萬

這枚中大獲獎芯片不斷更新,先已申請13項專利,一年為團隊盈利過千萬。(吳鍾坤攝)

作為初創企業R-Guardian(內地註冊名為「隨身寶」)創辦人之一,郭瑋強2015年畢業於中文大學信息工程系。他與同學在畢業課題中設計出可放置在錢包、手袋中實時定位監控的防遺失智能芯片,獲校內高錕杯和校長杯雙冠軍,其後代表中大參加了亞洲創業挑戰賽和內地「挑戰杯」大學生課外學術競賽,登上大學創新中心網頁宣傳。離開校園後,郭瑋強攜團隊和技術進駐科學園,成為科技創業類孵化項目,2016年底又遷到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下稱「夢工場」),團隊目前已申請13項國家專利,商業合作夥伴包括Salad、Swissdigital、Ellehammer等國際品牌。

這間由兩名港青創辦的公司,已於2016年獲得內地融資,銷售狀況亦穩步向好,2018年僅頭四個月,產品銷售額已超過1,000萬人民幣,也多了來自廣東、四川等地的員工。隨公司壯大,他們亦成為活躍在眾多中港媒體上的前海「標杆」,曾接受官媒央視、新華社等訪問;2017年特區政府到前海考察,R-Guardian得以在特首林鄭月娥停留的短短一小時內,向她介紹公司和產品。

作為初創企業R-Guardian(內地註冊名為「隨身寶」)創辦人之一,郭瑋強2015年畢業於中文大學信息工程系。他與同學在畢業課題中設計出可放置在錢包、手袋面對記者發問,自稱主攻技術、「不會講話」的郭瑋強像背書般對答,各種數字和分析爛熟於心。「做太多訪問了吧?不用這麼緊張。」記者笑,郭瑋強坦言比起接受內地媒體訪問,對港媒需要「小心多少少」,不希望報道出來後,讀者會「又憎呢樣嘢(港深合作)多啲」,「希望兩邊好一點」。 

郭團隊北上後,請了不少來自廣東、四川等地的專才做工業設計。(吳鍾坤攝)

數十年來,港資攜先進經驗和技術為廣東省發展帶來大量機遇,就算近年中港關係急劇變化,新北上的港人仍受到廣東民間和政府歡迎,繼承了先行者們留下的無形資產。

為何北上?這可能是在深圳的港青創業者們聽得最多、也答得最多的問題。對郭瑋強而言,答案也是顯而易見的,「香港地貴,沒有工廠,而我們做硬件需要電路板製成,開一些模具,香港很難找,成本也很高,」他說,一河之隔的深圳,採購及生產鏈有很大優勢,「未必最平,但製作速度、質素、價錢卻能拿到很好的平衡,稱得上proto capital(原始產品之都)」。這也是兩岸合資公司凱芯達科技落戶深圳的重要原因。「電子業重要人才一定會來深圳」,從台灣新北市來到廣東的80後鄭維諭告訴記者,「不是我選了深圳耶,是深圳選了我,我的供應商都在深圳設點……現在這裏已經形成了turnkey(整套承包)工業鏈,沒辦法抽離,一抽離整體成本高很多。」

鄭維諭的公司從事電路方案設計,七人團隊租下香港青年專業聯盟眾創空間的一個辦公室,和多間香港公司一同辦公,每月租金約港幣5,000元。他們的業務與多種產業關聯,近期主攻玩具商家,負責為玩具設計「會動會跑」的功能。

之所以在深圳眾多園區中選擇前海,郭瑋強稱團隊是看重「深港合作區」名頭,來到深圳亦想保留香港元素和特色,「這裏很多企業有香港背景,或者有香港合夥人、創辦人,配套也都盡量貼近香港」,容易適應之外,也可繼續爭取香港資本和市場。

汕頭青年周述佳(左)和台灣青年鄭維諭合開電子公司,鄭維諭說,是深圳選擇了自己。(吳鍾坤攝)

「生態」不止硬件 創業者看重整體配套

貼近香港的配套,郭瑋強指的是法律制度和稅率政策。前海強調區內糾紛可根據企業約定依香港法律解決,至2017年5月,前海法院已用香港法律處理27宗案件,並聘請了29名港人調解員及多名陪審員。此外,在內地稅率動輒上40%的情況下,前海合資格企業可享有15%的企業所得稅和個人所得稅率。

不過,前海創新研究院院長、港大專業進修學院董事會主席陳坤耀2017年曾對傳媒表示質疑,指前海配套尚不足,若企業賺不到錢,稅率再優惠也是空談。

鄭維諭和來自汕頭的合夥人周述佳對這沒想太多,只是因為公司擴張,看到夢工場有價格合理又寬敞的辦公室就搬了過來。周述佳很滿意新的辦公環境,鄭維諭則覺得這裏很多元,出入香港與客戶商談也方便。

前海管理局香港首席聯絡官洪為民介紹,截至2017年底,由前海管理局、深圳市青年聯合會及香港青年協會三方共同指導營運的「夢工場」,累計培育初創企業304家(包括已畢業、結業公司),像R-Guardian這樣的香港公司就有158個,所有初創累計已獲得超過14億元人民幣融資。

近年來,內地政商學界無不力捧港深合作,深圳政府更透過政策竭力招攬香港科技人才,從前海港人人才公寓的增加和港人工作許可放寬等均可體現,創科企業在深圳還可享受稅率優惠及獲得政府優先採購政策。

郭瑋強說,因內地政府希望與香港有更多經濟合作和民生互動,夢工場也有保持香港公司比例的隱性要求,因此港資公司進駐夢工場會較內地企業容易很多。負責審批香港公司進駐的洪為民則否認前海向港傾斜的說法,指能否入園是「就事論事」,香港團隊有優勢可能只是因為較擅長自我展示。

一旦獲選入駐,單個初創企業最高可以獲得200萬元人民幣(約240萬港元)資助,遠高於科學園資金支援力度,並可使用園區相關配套。在郭瑋強看來,除卻辦公空間一年半的租金減免及直接的資金支持外,「一個entrepreneur(創業者)的ecosystem(生態環境)」亦很關鍵。

鄭維諭說,喜歡這裡的氣氛,很多元。(吳鍾坤攝)

所謂重要配套,郭瑋強首先提到創業學院,那裏也是夢工場官方宣傳冊上的重點之一,他指,創業學院不時組織創業講堂和討論會,提供法律、會計等方面諮詢,「基本上走進去就能聽到最好的資訊」;另外,區內有一獨棟展覽廳,是各地政府官員、投資者到訪前海必會參觀的地方,展示各初創企業的較成熟產品。目前展覽廳的顯眼位置,設有R-Guardian展櫃及多個香港公司的介紹展板。

郭瑋強還強調園內多間「孵化器」和「加速器」的作用,它們為初創企業提供早期投資、輔導課程,並在訓練結束後帶領受培育公司向眾多創投爭取投資機會,相較香港科學園和數碼港的官方孵化資源,郭瑋強認為前海更「市場化」,創業者可揀選更適合自己的加速器,畢竟「(加速器)run得好都要靠自己努力。」

工作之外,居住配套對創業者亦很重要。科學園和數碼港常遭抱怨位置偏遠、交通不便,盡管前海亦處在地鐵不通、距離市中心約半小時車程的區域,但為方便區內工作者,夢工場自2017年4月起在園區內與連鎖公寓品牌U+合作提供創業青年公寓,人均月租2,500港元左右,郭瑋強是首批入住者,鄭維諭和周述佳現亦居於其中。公寓為園區提供了另外一種網絡生態。郭瑋強指,外面的交流通常較商業化,而在公寓內的共用休息室,大家則可更輕鬆隨意地建立連結,信任程度高很多,一起「玩card、唱K、看戲,星期六日又一起煮飯、慶祝生日」,在有需要時初創者更容易合作及互助。他細數同層鄰居的強勁履歷,有來自港大、新加坡國立大學、加州大學伯克萊分校的博士,有人曾在蘋果總部工作,也有不少清華、北大的畢業生。周述佳亦大讚公寓的氛圍,笑言常和港人交流,不過認為大家聊的都是生活化內容,工作交流其實很少,亦不談政治。

除U+之外,前海還提供在鯉魚門地鐵站附近、有財政補貼的人才公寓,讓各類深港合作企業和香港工作人員租住,2016年先放出775套,每套房從35-50平方米不等(約為380-540平方呎),月租僅需1,400至2,000元港幣,2017年再推出656 套公寓。

前海計劃在2020年完成基建,目前雖有商城開放,惟人流十分稀疏。(吳鍾坤攝)

深港有互補優勢 保留科學園辦公室

「你想創業,前海自貿區氣氛夠,但想飲飲食食,多點娛樂就要行遠一點。」郭瑋強說。

在前海中心區域,可供餐飲的選擇幾乎僅有周大福港貨商城中的太興、麥當勞和鴻圖酒家,午餐時段十分興旺,相較之下,商城其他商舖則稱得上門可羅雀。傍晚時分,位於地舖的太平洋咖啡空無一客,唯一的店員用普通話和簡單粵語告訴記者,不論周末還是夜晚,商場都十分冷清,因周圍沒有娛樂設施,人們下班後便會離開。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執行所長曹仲雄接受《香港01》訪問時指,如今的深港合作仍停留在工作層面、「工廠模式」,以後需要慢慢轉變成「人的模式」,高質素人才流動的背後,需要居住、娛樂、生活的全方位配套。因此,深圳需要改善不足、增加更多功能,使得香港人更安心舒適地生活下來。

2018年3月,前海調整未來規劃,宣布減少寫字樓規模,增加博物館、劇院、科技館等公共服務設施,同時增加公園綠地面積,提升前海居住和生活體驗。不過,即使前海愈發完善,郭瑋強仍不考慮將整個公司移上深圳,而是在發展中更加明晰如何善用港深兩地資源,繼續做一個「深港初創」。他指,「深港合作的空間每個項目都不同,要自己尋找。」對他們而言,兩城許多方面都可資源互補,如在產品研發上,R-Guardian可透過在科學園的人員與中大、科大等高校合作,進行核心技術研發;深圳前海的團隊則聘請內地硬件人才,承載工業設計部分。

洪為民說,未曾統計過跨前海與科學園、數碼港企業有多少,只知道「不止一間」,早期他們曾與科學園、數碼港商討,鼓勵香港的創業公司北上,因「每間公司做到咁上下,投資者第一個問題就會問『What’s your China strategy(你的中國策略是什麼)?』」原本沒有計劃打入內地市場的R-Guardian,北上後卻發現所涉足的個人物品產業的上游資源在內地很豐富,可在大型展銷會及與代工廠打交道過程中找到合作夥伴,而在香港則可找到產業中游的品牌商家合作。而論及投資,郭瑋強指,香港投資者對新興事物持較保守態度,前期融資困難,內地資金則願意投向早期產品,初創者較易找到天使投資者等。

2016年,郭瑋強的初創企業獲得深圳華睿信集團創業投資,不過訪問時他並不太願意細談,擔心港人對「紅色資金」會較敏感,但他強調,「企業在商業世界裏,不是接受什麼地區資金,就變成什麼顏色公司,也不是變成什麼顏色就能拿到資金,本身必須有吸引力、有水平。」 在這一點上,台灣人鄭維諭反看得很開,「我就是來賺錢的,做電子行業在這裏有發展性。」他說,付出同樣努力,在深圳更容易讓想像落地,「我覺得香港人再怎麼厲害,也要和大陸人一起配合,才能把它(研究)變成產品。像我,我也喜歡在台灣賺錢啊,但現實就是不行啊。」

洪為民說,前海作為一個新地方,就是用來嘗試的。至於是否「大灣區核心引擎」?「飛機都有六個引擎啦。」他說。

洪為民說,未曾統計過跨前海與科學園、數碼港企業有多少,只知道「不止一間」,早期他們曾與科學園、數碼港商討,鼓勵香港的創業公司北上,因「每間公司做到咁上下,投資者第一個問題就會問『What’s your China strategy(你的中國策略是什麼)?』」

原本沒有計劃打入內地市場的R-Guardian,北上後卻發現所涉足的個人物品產業的上游資源在內地很豐富,可在大型展銷會及與代工廠打交道過程中找到合作夥伴,而在香港則可找到產業中游的品牌商家合作。而論及投資,郭瑋強指,香港投資者對新興事物持較保守態度,前期融資困難,內地資金則願意投向早期產品,初創者較易找到天使投資者等。2016年,郭瑋強的初創企業獲得深圳華睿信集團創業投資,不過訪問時他並不太願意細談,擔心港人對「紅色資金」會較敏感,但他強調,「企業在商業世界裏,不是接受什麼地區資金,就變成什麼顏色公司,也不是變成什麼顏色就能拿到資金,本身必須有吸引力、有水平。」 

在這一點上,台灣人鄭維諭反看得很開,「我就是來賺錢的,做電子行業在這裏有發展性。」他說,付出同樣努力,在深圳更容易讓想像落地,「我覺得香港人再怎麼厲害,也要和大陸人一起配合,才能把它(研究)變成產品。像我,我也喜歡在台灣賺錢啊,但現實就是不行啊。」

認識大灣區連結 「同人傾兩句不會少塊肉」

對鄭維諭而言,香港也有深圳沒有的優勢,如扮演更國際化的平台,使他有機會接觸來自美國、非洲的客戶,「玩具公司傾向把亞洲總部設在香港,老外過來也喜歡叫我們去香港談合作,而不是在深圳或東莞。」他又指,香港企業在形象上始終有優勢,給人更值得信任的觀感,凱芯達也在香港註冊了公司。鄭維諭去年每星期都會到香港拜會客戶,得悉港府撥款500億元發展創科後,他笑言「我都想快點搞個香港身份證了」。不過至今,深港間在跨境交通、手續等方面還遠未夠暢通,家住黃埔的郭瑋強每周往返兩城,每次單程交通都要費時兩小時以上,需經地鐵、跨境巴士和網約車多次轉乘才可到達。洪為民亦承認,目前對港人來講,前海交通並不便利,希望能盡快着手研究西部通道,使城市與城市間如同觀塘到大埔一樣便利。

國家2017年將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升格為國家戰略,促廣東九市和港澳更深度合作,進一步探索中國式改革開放,定位為深港合作示範區的前海,自然成為新政策推行的最前線,前海官方還自封「大灣區核心引擎」,勢必將在區域融合上有更多嘗試。今年3月,前海宣布取消對區內工作的港澳居民辦理台港澳居民就業證的要求,進一步掃除港人到前海返工的政策障礙。該就業證制度自1994年起在整個內地實施,程序繁複,更有不少報道指有香港人因證件問題被內地企業拒收。2017年10月「一國兩制青年論壇」發布的《港人內地讀書就業身分待遇問題研究》報告顯示,76%受訪者支持取消就業證安排,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林淑儀也在2018年兩會上提出相關建議。

洪為民說,以放寬就業政策為例,前海作為一個新地方,可以為大灣區互聯互通扮演好試驗者角色,「試驗不好,就改囉,試得好,就推廣囉。」當人才流動變得更為便利,資訊的開放亦不容忽視,與內地絕大部分地區一樣,前海目前亦面臨着信息和網絡的封閉。洪為民說,前海一直在爭取放開外網,但始終需要國家放權,不知何時可以成事,他認為,即使不能上Facebook,也要爭取開放Google,方便大家工作。而在政策之外,郭瑋強覺得,港人不妨先「有返一個開放心態」,大灣區機會要自己尋找,建議有心創業的年輕人選幾個有興趣的城市親身走走看看,在交流中得到最貼地的資訊,也許會有幫助,「不可能個個人你都討厭,啱傾就傾多啲囉……同人傾兩句不會少塊肉。」

上文摘自第109期《香港01》周報(2018年4月30日)《政策主導下的港深合作創業園 前海是初創港青夢工場?》。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