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規三部曲】深圳人多不阻高速發展 全因每五年一次規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說,深圳三十多年來的高速發展是奇蹟。1980年,深圳的人口只有33萬人,而到了現在常住人口已達1,250萬,實際居住人口更估計高達2,000萬。「深圳可不是一開始畫一個藍圖就照着去做的,不是一開始就想到了它會有2,000萬人口,我們那時候只想到深圳如果能發展到有100萬人,已經是很不錯了。那為什麼一開始我們只能想像到100萬人,現在有2,000萬人,深圳還沒有亂?」「我們的總結是『滾動規劃』,差不多每五年,我們會就全市的發展做一個規劃,看看後面怎樣去做,五年的長度足以保證可適度超前需求,又不致於過度超前。」深圳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前院長王富海如此解釋。

過去三十多年來,深圳無論人口或經濟增長均大幅增長超乎預期,究竟深圳的城市規劃是如何令深圳一切不致變形?(余俊亮攝)

「我們這邊的規劃,都是在描繪一個很理想的藍圖,是吧?但是這些就跟你去看醫生,醫生沒問你哪裏不舒服,然後告訴你要開哪些藥,就畫了個圖叫你以後要怎樣就可以健康了沒分別。我們要做的東西不是像圖譜一樣,而是要開藥方。」王富海說。他在1985年來到深圳,參與華僑城的項目,他看過深圳第一輪城市總體規劃(1985-2000)後的特區外發展仍如「一盤散沙」,及後在九十年代參與深圳第二輪城市總體規劃(1996-2010),見證了深圳作為「經濟特區」龍頭城市在全速發展時遇到了絆腳石,也參與起草《深圳市城市規劃條例》,在起草過程中以香港為例,引進法定圖則,成立城市規劃委員會,專責制定圖則。

滾動規劃 適度超前

曾有媒體為王富海做了個人物專訪,說他是把青春和熱血都獻給深圳城市規劃的人。在王富海眼中,深圳的成長是「半規劃半非規劃」——規劃在於確確實實給了深圳一個更好的發展空間,非規劃則在於深圳的發展速度是不可預料的。到底是什麼令深圳在高速發展的同時,仍可站穩住腳?

王富海解釋,深圳的適度超前規劃是深圳高速發展的關鍵。(余俊亮攝)

深圳常住人口約1,250萬,但實際居住人口估計達2,000萬。「深圳可不是一開始畫一個藍圖就照着去做的,不是一開始就想到了它會有2,000萬人口,我們那時候只想到深圳如果能發展到有100萬人,已經是很不錯了。那為什麼一開始我們只能想像到100萬人,現在有2,000萬人,深圳還沒有亂?我們的總結是『滾動規劃』,差不多每五年,我們會就全市的發展做一個規劃,看看後面怎樣去做,五年的長度足以保證可適度超前需求,又不致於過度超前。」

王富海解釋,過度超前或不夠超前都會對城市造成很大傷害,以珠海為例,其市中心主要在東區,西面還有很大片仍未發展的空間,珠海希望像深圳一樣,從幾十萬人口發展成上千萬,故此,他們把大量資金投放在西區,興建機場、鐵路,並開發了不少土地。但實際上,他們沒這麼大的需求,導致供大於求。「你在東區賺的錢不去改善東區,反而把錢放到西區去,但西區又沒有發展起來。」最後兩頭不到岸,拖慢了整個城市的發展進程。

要解決問題 非為撐門面

這個城市有太多問題需要解決,你只做尖端,但那麼多基礎事情你不做,你做尖端投入太大了,城市發展到底為誰?
深圳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前院長王富海

最近深圳市政府對濱海大道的「改造」,令王富海十分氣憤。根據《深圳市高快速路網優化及地下快速路佈局規劃》,深圳會把一部分的濱海大道下沉,改造成地下道。令王富海氣憤的不是計劃本身,而是其迫切性——是否真要在這個時候去做?「這個城市有太多問題需要解決,你只做尖端,但那麼多基礎事情你不做,你做尖端投入太大了,城市發展到底為誰?我們老批評內地有很多大廣場,政府做的多大,路一修有多寬多大,是為了氣派,是方便富人和有權的人。」

王富海提到他大學教授的一句話:「做規劃師,確實要站在落實群體裏去做事。」他接着說,規劃師要站在社會的角度去看,「你看我在深圳的經歷,畢業後來深圳做規劃,30多年下來,我對城市的理解、對規劃工作的理解早就不是純粹專業的東西。規劃師是一個社會工作者,凡是願意去做社會工作的人,我覺得(規劃師和社會工作者)各有各的特點,但有一點是共通的,一定是同情弱者,是吧?」

東門步行街是羅湖區最繁華的地段,不過今時今日深圳不少年輕人已不將其視之為中心。(余俊亮攝)

若問深圳人:「深圳的中心在哪?」相信會得到不同的答案。問王富海同樣的問題,他笑了笑說,八十年代的人會認同羅湖區是中心,但時下的深圳年輕人都沒有視之為「中心」。那麼福田呢?福田是深圳首個規劃的CBD,但王富海認為這裏缺乏具份量的地標,「中心性不夠突出」,這對一個大城市而言,並非好事。「福田在整個建造過程中,沒有讓老百姓能對此有認知的事件、設施、場所。(福田)怎麼樣能夠做到(成為一個市中心),是我們之後要想的,而不是去想要如何再開一個新的。」

前文提及的「東進策略」,在王富海眼中,是非常大的投資,但這個投資是否有所禆益仍是未知之數。「領導提起來深圳要東進,東進要花很多錢,是一萬億的投資。作為市政府,要一個個去爭辯項目實施的先後次序,大部分是交通。寶安區的交通通暢,龍崗就沒這些,所以要修鐵路道路,一下來就2,000億,坪山呢?又要2,000億……」

雖然說東進策略投資龐大,但王富海認同深圳要有多中心的發展,「香港的新市鎮和市中心是1(直接)去了3,缺了個2。港府一直沒有做2,現在做1,也不停做3。香港應該培育新的就業商業中心,不應只限於中環。」

在王富海眼中,規劃師與社會工作者沒有不同,兩者都是要走進人群工作,以香港的語言來說,是「貼地」。(余俊亮攝)

上文節錄自第126期《香港01》周報(2018年8月27日)《規劃白紙上構建奇蹟 深圳能 香港不能?》。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城規三部曲.深圳篇】系列相關文章:

深圳規劃構建經濟奇蹟 香港錯失了什麼?
香港可參考深圳多中心 再造一個中央商業區嗎?
深圳如何醫治城市病 給市民留一點綠
40年前的深圳 沒有錢下殺出一條血路
十年規劃 十年建設 打造超級中心福田
看《深圳2035》如何修正執行上的錯
來了,就是深圳人嗎?
深圳另一面 城中村打破城市單一價值
從推倒重建到綜合整治 資本進城中村是隱性驅逐?
走出城中村才是深圳人? 城市不能只有高端人才
【片】金鐘站逼到暈 效法深圳多城市中心有無得諗?

重溫【城規三部曲.上海篇】系列相關文章:

上海堅持多中心 網絡化 對香港有何啟示?(上)
上海堅持多中心 網絡化 對香港有何啟示?(下)
拋下一個「怕」字 開拓浦東廿年打造另一個上海
上海釘子戶維權15年 城市發展為誰服務?
從大拆大建到社區微更新 上海舊城新貌變奏曲
中國大城市規劃思維有誤 專家:規劃不當致城市病
【片】強拆時代已經過去 土地用途更新應更人性化

重溫【城規三部曲.新加坡篇】系列相關文章:

【片】點解新加坡可以人人住大屋?因為有規劃三寶!
新加坡土地利用的魔法——地圖小不點規劃大格局
【專訪】新加坡規劃之父劉太格:香港不缺地,缺規劃
【專訪】劉太格談短期規劃:再多火雞也不會變孔雀
【專訪】伍美琴新加坡取經:環境體現人人活得有尊嚴
千呎組屋售百多萬 星洲學者:政府無償為民安居
新加坡組屋模式是出路?香港學者:置業非唯一選擇
星民間團體推動「參與式規劃」:每個居民都是專家
香港民間規劃方案屢觸礁 推動變革建立互信
組屋設計以人為本 劉太格:一扇門一面牆都考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