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港漫.下】晚晚畫通頂有家歸不得 漫畫家一鋒:不覺得辛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90後漫畫家一鋒今年七月聯同前輩鄺世傑、李重豪推出薄裝漫畫《大災難師》,為頹靡不振的港漫圈帶來新機。三人在構思漫畫時,想過許多方案,最後嘗試以Matte painting技術入畫,期望讓讀者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一鋒說:「我們花了近三個月時間摸索,因為要將照片、航拍、3D、模型等融合起來,其中一幕講地鐵倒塌,我們便用模型及拍照模擬場景。這個技術在外國很流行,但不是很多人用在漫畫中,我們剛好有一些高手及新人加入,便一起去試。」

攝:歐家樂

對漫畫老手李重豪而言,這個製作亦顛覆了他的畫畫習慣。「豪哥以前幫天下出版社畫,作品由馬榮成監製,屬比較傳統的港漫畫法,但《大災難師》會有一些較為少女的女生面相,他要花很多時間和心機去畫。他當初轉用電腦繪圖也說很難,以前習慣在紙上畫,距離可以很近,現在有既定距離,還要加layer,拿鋼筆跟拿電腦筆畢竟不一樣。一個揸了廿年棍波的人,突然要揸自動波,不習慣是必然的。」

為了趕稿,一鋒不眠不休,幾乎斷六親。幸好團隊經過三個月的嘗試後,已逐漸摸索出Matte painting的技巧。

明知漫畫前景堪虞,兩位前輩依然出手相助,除了自我挑戰,還因為在一鋒身上看到了久違的拼勁。一鋒當年因為修讀高中的應用學習課程(商業漫畫)而認識鄺Sir,因為理念相近而跑到鄺氏公司做漫畫助理。中五會考他明明夠分升讀中六,卻偏偏不顧老師反對,到IVE修讀漫畫及視覺特效,畢業後做freelancer,接過不少電影、廣告工作。他深知自己實力不足,後來再到香港城市大學讀創意媒體,學拍片,參加鮮浪潮短片比賽。同學以為他會朝電影方向發展,他卻放不下漫畫,打算執筆搵食。

鄺Sir說一鋒心中有火,盲目地覺得做實體漫畫可行。一鋒確實是,他在臉書專頁如此介紹自己——為夢想而走上不歸路的香港90後漫畫家,立志要令所有地球人愛上港漫。李重豪三年前初次見到這個小伙子,已被他的執着感動。當日他與鄺Sir及一鋒吃晚飯,兩名老手聊着港漫可以怎麼做時,一鋒不知被哪句說話挑動了神經,突然說:「放心,我一定會救番港漫!」乍看便是一個略帶中二病的男生。

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

訪問當日,我們聊着聊着,不期然講到行內的辛酸史。他說,家人很放任他,即使他放棄升中六,讀書時常常忙得不見蹤影,如今,天天窩在工作室,也沒有微言。「他們不太清楚我在做什麼,出書就出書,不覺得個仔好叻,也不覺得我折墮。他們也不認為我會搵到大錢,我說,不是啊,現在內地市場是以前的100倍,他們反駁,那你賺到100倍才說吧。」

父母不干預,對他而言已是最好的禮物。在籌備出書的過程中,他招聘助理,有個女生來面試,他開宗明義跟她說,這行的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問她家人會否介意。女生斬釘截鐵地說,沒人可以阻止她。結果第一天返工便撞上八號風球,女生說可能沒辦法再來,因為家人反對。「沒問題啊,起碼她第一天便知道自己適不適合。我也覺得這行很辛苦⋯⋯」我以為他要繼續訴苦,他想了想,說:「好吧,我從來不覺得辛苦,我不應該夾硬說辛苦,我只是輕鬆地做着自己喜歡的事。」喂,你也太樂觀了吧?「沒辦法,阿媽生到我係咁。」

一鋒自小喜歡港漫,中學時期認識漫畫前輩鄺世傑,並加入鄺氏製作做助理,去年在比賽中贏得獎金後,籌組班底推出薄裝漫畫《大災難師》。

經營一間公司,說沒有壓力是騙人的,他說:「40萬成本,如果沒有收入,很快便玩完,但如果計過數,有策略地用的話,情況最壞也可以出到兩至三輯,一輯大約八至十期。現在大家的閱讀模式轉變了,以前是每個星期追看,如今Netflix是出完一輯,大家才慢慢追。實體書也是這樣,大家可以期期追,也可以一次過追,變相銷量會不穩定,出版時也要計算這些。」

成本一壓再壓,只能做到收支平衡,長遠還是避不開到內地發展,「我們已經跟內地平台談好,年底會在內地網站發布。」騰訊動漫、漫畫人、快看漫畫、webtoon都是華文地區發展成熟的漫畫平台,除了有大量日漫,也有不少原創作品,不少香港漫畫家早已將工作重心放在內地。譬如牛佬便與漫畫人簽約,獨家發布《Bloody Girl》,此作長居平台的人氣排行榜上;司徒劍橋亦在騰訊動漫連載最新作品《絕行者》。「現在有些人還認為網上看漫畫等於盜版,時代已經變了,內地平台上的漫畫大部分都是正版,日漫也取得授權。」

香港人習慣了免費睇漫畫,不知道韓國及內地讀者如今都會付費看,不得不承認他們在這方面比我們進步。香港如今未有一個成功的漫畫平台,香港人睇開的是內地平台,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挑選內地平台發布。
一鋒

打造大型IP

他更打算以IP概念來經營《大災難師》,不純粹只畫漫畫,更朝桌上遊戲等形式發展。IP在內地是熱門詞語,意指「知識產權」,又延伸為「原創概念」,可以改編成電影、電視劇、遊戲等。內地電影《快把我哥帶走》最初便是漫畫連載,近期很火的電視劇《如懿傳》、《天盛長歌》、《香蜜沉沉燼如霜》也改編自網絡小說。

一個被製作公司看上的IP,轉換成不同的媒介輸出,背後牽涉龐大的商業價值,是創作者的一條出路,但選擇走這條路亦意味着要跟循既定的規則而行。「《大災難師》這個名字不知道能否出街,始終文化不一樣,香港未有人用過這個名字,但內地可能有人用過。內容方面,雖然沒有人跟我講過,但政治敏感的題材一定不行。」會否覺得有很多限制?「你要打入內地(市場),就沒有必要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我的故事必定牽涉一些民生議題,如房屋、人性等,但方向不在政治上。」

「入得劫,就唔好怯!」不僅是主角蒼藍風的豪語,也是一鋒對自己的提醒。

側寫城市民生

他最關心的依然是香港這個城市。漫畫第一期講深水埗地震,寫「頸巾婆婆」不幸死亡;第二期寫醫院病患太多,無法好好分流,接下來還有地鐵倒塌,他一再借漫畫呼應時事。「我很喜歡香港,我的觀眾也必定是香港人,這樣容易有共鳴。」他希望港人除了問「漫畫仲有得做咩」之外,亦多支持本地創作。「在香港搞創作,大家一開始都唔會睇好,話你譁眾取寵,覺得自家出產必定次一等。大家生活在同一個地方,但他們總是覺得你做的東西不會很好。」

「鄺Sir已經是少數覺得(漫畫)仲有得做的人。漫畫家咩都要畫,風林火山都識畫,畫功有一定的程度,畫技比一般畫家變化多,要轉行實在太容易,收入也很不錯。我前幾年便是接freelance來做,電影、廣告都可以接。」

他續說:「我們在做一些很值得做、而人家不覺得重要的事。我昨天見到有個問卷調查,政府工竟然擊敗Google成為大學畢業生最搶手的工作。當一個地方的年輕人最想做的是政府工時,意味着個個都想走入安舒區,這是一件很悲哀的事。」職業沒有高低之分,他選擇了一條充滿挑戰的路,甘苦自己知。

每當畫到人體快要爆炸時,我便將自己當作漫畫主角蒼藍風,要經歷許多難關。我同自己講,啱㗎喇,呢條路啱㗎喇,就像打機一樣,愈多怪獸的一條路,一定是正確的路。
一鋒

一鋒認為當一個地方的年輕人最想做的是政府工時,意味着個個都想走入安舒區,是一件很悲哀的事。

上文節錄自第127期《香港01》周報(2018年9月3日)文章《90後逆市推薄裝漫畫 一鋒:港漫有得做!》。

《大災難師》如何誕生?港漫有幾難做?詳情請看:

【撐港漫.上】90後漫畫家推實體書:希望更多人識香港漫畫​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