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藝術】藉破壞追求美 豈止Banksy一人

撰文:香港01評論
出版:更新:

「Going, Going, Gone……」一秒鐘之間,碎紙機粉碎了價值千萬港元的塗鴉畫作!這是英國著名塗鴉藝術家班克斯(Banksy)在個人網頁上留下的嘲笑字句,譏諷人們將其作品拿上拍賣行的下場。
撰文:曹民偉

這幅名為《手持氣球的女孩》(Girl with Ballon)的塗鴉作品去年被投票評選為「英國人最喜歡的藝術作品」,隨即有人拿此收藏品出來拍賣,並在本月初的蘇富比倫敦拍賣會上以104.2萬英鎊(約1,071萬港元)成交。豈料畫作隨即遭在畫框內藏着的碎紙機毀掉,成為是次拍賣會的熱門話題。

這一奇特過程被視為是班克斯對大眾化的塗鴉藝術作品變成富人收藏品的荒謬現實作出反抗,也被解讀為藝術家透過毀滅作品而令其成為「永恆」的體現。筆者回憶起少年時代讀過日本作家三島由紀夫的小說《金閣寺》,故事中年輕和尚溝口因為忌妒金閣寺的美,而將之燒毀,在焚毀的過程中,金閣寺成了「永恆的美」的象徵。藝術在毀滅的剎那,可能變成真正永恆的瞬間。

英國著名塗鴉藝術家班克斯的《手持氣球的女孩》在拍賣會上被毀,震驚全球,成為迎抗藝術拍賣的另一種行為藝術。

其實,畢加索曾說過:「摧毀的衝動也是一種創造性的衝動。」當班克斯的《手持氣球的女孩》被毀的消息傳出,據說即時有收藏家願意出一倍的價錢收藏此震撼全球的切碎塗鴉行為藝術,成了迎抗荒謬拍賣的更荒誕結果。

塗鴉源於反資本主義

說起塗鴉藝術受到注目的歷史,可追溯至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紐約,青少年幫派為爭奪地盤,遂以噴漆來塗寫街頭牆壁,以顯示自己的地盤。往後在各大社區蔓延,像曼哈頓、布朗克斯及布魯克林等。塗鴉混合了Hip Hop音樂、街舞及DJ文化,成為美國低下階層一種反資本主義社會的族群展示,也用來表達對生活對社會的諸種不滿。

那年代,普普藝術(Pop Art)橫行,「嬉皮運動」亦聯繫上塗鴉文化,大量迷幻的圖案牆畫出現街頭,成為一種次文化或反文化主流運動。Pop一詞來源於棒棒糖(Lollypop),此類藝術創作廣泛借用廣告、漫畫等大眾文化素材,被認為是反對藝術中的精英主義,用諷刺手段反應大眾文化的媚俗。安迪.華荷(Andy Warhol)成為美國普普藝術的旗手,六十年代他以印刷藝術來抗拒所謂藝術品的不可複製性,將其絲網印刷毛澤東、金寶雞湯、瑪麗蓮夢露圖案大量生產,其藝術工作室甚至就索性叫作「工廠」(Factory),他自己也不必一定參與創作,任由工人開動絲網印刷機器一張張地複製,然後由他親筆簽個名,卻成為紐約炙手可熱的收藏品,他取笑藝術的方式倒過來變成了一種嶄新的藝術方式。

作為美國普普藝術的旗手,安迪.華荷的作品已經成為紐約炙手可熱的收藏品。(視覺中國)

如今,普普藝術的代表作有村上隆的《太陽花》、杰夫.昆斯的《氣球狗》、草間彌生的《南瓜》等,這些都是無限複製的典範,一樣在舉世範圍內使得粉絲們趨之若鶩。其實,香港也有一個始於2014年的HKwalls組織「街頭藝術節」,每年邀請來自世界各地三十多位塗鴉藝術家在香港的街頭巷尾大廈認可的牆壁塗鴉,現今深水埗著名打卡聖地「七彩立體熊」正是此一街頭藝術節的成果。

從毀滅中誕生美

三島由紀夫的小說《金閣寺》講述一位僧侶縱火將被譽為最美的金閣寺燒毀。對極致的美萌生毀滅性的慾望,這源於日本人神道教的一種晦暗扭曲的心態,對激情狂烈的「毀滅之美」產生癖好,而美感的追求也延伸到生之本能與死亡本能。

除了塗鴉藝術家班克斯作品動輒拍出千萬以外,另一位當今世界上最有錢的英國藝術家戴米恩(Damien Hirst),也是不斷利用毀滅這個元素來創作,他最著名的作品正是利用死去的動物來製作藝術標本。早在1992年,他將一條鯊魚切開三段並密封在福爾馬林玻璃展櫃中,結果當年創下逾一億港元的世界拍賣紀錄。這些年來他的作品包括了27條鯊魚及668條魚,13隻羊、7頭牛、5頭小牛、4頭公牛、3匹小馬、2頭豬、一隻棕熊和一匹斑馬……總共為他帶來高達2.15億英鎊的財富。

意大利藝術家盧西奧.封塔納(Lucio Fontana)的《刀痕畫》十分簡單,用破壞來呈現藝術形式,卻也是拍賣行上的熱門拍品。(視覺中國)

當代藝術另一件令人看傻了眼的作品,一定少不了意大利藝術家盧西奧.封塔納(Lucio Fontana)的《刀痕畫》。他的畫作看來十分簡單,就是在白色畫布上割上一刀或幾刀,留下一個破壞的痕迹,卻往往成為拍賣行上的熱門拍品,每件作品動輒超過100萬美元。這位曾在戰爭中受傷的藝術家解釋:他以刀劃破畫布的創作,是要打破繪畫二維空間的單調,而創造出三維的繪畫:「我不想畫一幅畫,我想打開空間,創造一個新的維度,將它與無限伸展的宇宙相連。因為它不斷擴展,甚至超過了被約束的平面。」他向觀者展示了超越畫布的東西:一個真實的空間,而不是傳統畫布上創作出來的假象空間。

這種藉毀滅來成全藝術永恆的美,令人想起中國著名煙火藝術家蔡國強。他以火藥燒毀畫布,形成畫布上一個個令人浮想聯翩、嘆為觀止的圖案,他曾在紐約東河上,橫跨曼哈頓到皇后區安裝一系列火藥,爆炸的火燄產生一座座移動的彩虹;又在上海黃浦江上以煙火繪出三段史詩畫作;在泉州點燃一道金色天梯,名為《天梯:為外星人做的計劃第20號》,讓引信燃着一截截梯子燒向半空中上去。這些作品無一不是燒完就煙消雲散,然而,構思的草圖卻往往成為收藏界矜貴的珍品。

繼續閱讀:
毀壞、反買賣和虛無主義 另類藝術之美惹哲學反思

更多《香港01》周報特約撰稿人曹民偉文章:
由寮屋棺材房到水管貨櫃屋 怪誕城蝸居新傳
洋溢舊情懷 10本刻畫舊時代記憶的書
聞着咖啡香打書釘 新型書店成千禧世代新蒲點

上文節錄自第13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10月15日)《塗鴉、毀壞與虛無主義   另類「反藝術」之美》。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