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來】美國重返月球的說法 可讓NASA取得足夠預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方面,美國本土非NASA承包商或基地所在州份的政客,根本無必要推動增加NASA預算;

另一方面,現時國際上也沒有另一超級大國有能力觸發新一輪太空競賽。

因此,當人類已登陸月球,今時今日美國再重施故技,似乎已失去展示國力的意義。

承接上文︰
阿波羅的夢魘 當重返月球也是就業問題

是故,相比六十年代NASA從國會獲得倒水般的資助,現時的預算自然如涓涓細流。難怪NASA前署長特別助理Mark Sirangelo慨嘆:「回望1969年以來,有幾件事倒退了。我可以非常客觀地說,載人升空在美國其實倒退了。」他預期,在NASA能夠表達再一次登陸月球、甚至前往火星有何必要之前,任何事件都會緩慢進展,尤其是阿波羅時代的範式仍在:「不需要製造一場戰爭,要的是一個目的。」

特朗普政府只好定下更大的目標。同時,他們正試圖迫令NASA加快時間表,以再次製造一種迫切感覺。除了運送首名女太空人登月外,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今年3月更命NASA把載人登月目標從本來的2028年推前至2024年,並定下未來月球任務三大目標:重返月球、建立永久據點、開發新技術讓美國太空人可前往火星或更遠的星球。

彭斯命NASA從原定2028年提早至2024年重返月球,並定下三大目標。(資料圖片/Getty Images)

當年甘迺迪定下的死線是「這年代結束之前」,意味着派人登月任務完成時他不一定還是在任總統(結果是尼克遜任內完成),而特朗普則明顯以任期來考慮。他在2017年說,希望「在我首個,或者最差是在我第二任期內」,有太空人登陸火星。這緊張死線可否趕上仍是未知之數,但至少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創新的可能性。上月才離任NASA人類探索與行動主管一職的Willian Gerstenmaier說:「我們沒有時間或資金建立獨一無二的系統。」例如波音(Boeing)仍在為NASA建造的SLS,仍會沿用太空穿梭機某些引擎。官方資助研究機構Aerospace的工程師Blake Rogers補充:「2024年真的很近,所以不會有很多全新科技。」

NASA署長布列登斯廷(Jim Bridenstine)則對新死線表示樂觀,認為考慮其他任務如星座計劃的「政治風險」,時間表加快或有助達成任務。5月中,他對NASA員工說,政治風險存在,「因優先順序會變,預算會變,政權會變,國會會變」:「我們應如何把政治風險降至最低?就是加快這項目的進度。基本上,項目需時愈少,所冒的政治風險也愈少。」他甚至略有怨言:「如果不是政治考量,我們可能現在已經重返了月球。事實上,可能已經在火星。」至於為什麼四十七年來都未有人重返月球?他的答案是:「因為政治風險阻礙這發生,計劃用太長時間,也用了太多錢。」

對於特朗普政府要求提前重返月球,NASA署長布列登斯廷反而認為是好事,不再重蹈計劃反覆變換的覆轍。問題是NASA的預算可否隨死線提前而增加?(Getty Images)

不過,雖然時限縮短,NASA卻沒有更多資源來加快進度。阿緹蜜絲的最大障礙是成本,按通脹調整後,整個阿波羅計劃成本約為2,000億美元,而現時NASA每年預算只有200億美元,特朗普至今只嘗試爭取過一年額外撥款16億美元。智庫行星學會(Planetary Society)太空政策高級顧問Casey Dreier說:「從實際上的政治優先次序看來,這不是好的迹象。」這16億額外撥款申請,布列登斯廷稱之「首期」,相比NASA預計整個阿緹蜜絲計劃預算200億至300億僅是九牛一毛,但也遭民主黨反對,因為這筆錢需從削減低收入學生津貼而來。正如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太空歷史部策展人Teasel Muir-Harmony所指:「這種計劃極之昂貴,且依賴政治決心,而阿波羅時代得到兩黨支持。」她認為特朗普可取得什麼程度支援,「對阿緹蜜絲的成果十分關鍵」。

美國民眾對於重返月球,似乎也沒有比阿波羅時代有更多熱情。據美聯社與芝加哥大學全國民意研究中心(NORC)5月調查,只有42%受訪者認為NASA應該在2024年重返月球;43%受訪者則認為月球和火星都不應該是國家優先目標。

重返月球甚至前往火星,美國民眾似乎希望NASA專注於與地球相關的科研。(Getty Images)

另一項由美國有線電視C-Span與市場調查機構Ispos在6月的訪問顯示,如何呈現NASA的成本會影響大眾對重返月球的看法。例如分別有27%和20%受訪者認為,「215億美元」預算是過多和過少;但若被問到NASA預算是「國家預算0.5%」或「每人70美元」,就分別有41%和31%認為過少。據Pew Research去年的投票,只有13%美國人認為派太空人登月應該是NASA優先任務,44%認為毫不重要,甚或不應該做。NASA監測氣候和追蹤小行星等其他計劃更獲大眾的支持。

Dreier認為,2024年人類重返月球的機會低:「要說我們可以便宜而以較阿波羅計劃更快的速度重返月球,令人難以信服……太空政策專家現時都面對這個困難:你不想負面地說他們做不到,但要誠實地看看……NASA被放在一個政治上很困難的位置。」

阿波羅計劃造就重大科技突破,展現了人類的可能性,感染與啟發了一整代人的夢想,也遺下了各種生活科技應用。但當時移世易,需要步入新太空時代時,我們才發現竟走不出阿波羅時代的舊路。五十年過去,人類要再次前往月球,原來依然困難重重。

相關文章:

非土豪式炫耀 富豪爭相遊太空
太空酒店整裝待發 可行還是願景?
太空站勁燒錢 NASA擬商業化開財路
藉商業化建太空霸權 美國重蹈列根年代覆轍?

貝佐斯的藍月美夢 上太空拯救地球
貝佐斯重提70年代意念 「奧尼爾圓筒」是甚麼?
實現殖民太空夢 貝佐斯的第一步是什麼?
貝佐斯要上太空救地球 亞馬遜卻是暖化幫兇

NASA雙胞胎實驗出爐 停留太空一年人體變化是…
NASA雙胞胎實驗 留下問題比答案多

衛星互聯網重臨 新太空競賽經已展開? 互聯網衛星籠罩地球 加劇太空垃圾危機?

太空垃圾為患 是時候清垃圾了

新太空時代:從政治角力到商業競賽
特朗普命NASA轉型 太空商業化未得美國人心

上文節錄自第176期《香港01》周報(2019年8月19日)《阿波羅登月50年 人類再探月 夢可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