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逝世引發震動 警鐘應長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沒有人能夠想到,一個普通人的逝去能讓那麼多中國人前所未有地哀傷、憤怒和反省。被稱為新型冠狀病毒「吹哨人」的武漢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染疫後上周離世,在內地網絡上激起從未有過的廣泛共情,悼念之聲鋪天蓋地,甚至震動北京。上周五(2月7日),經中共中央批准,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武漢,「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

李文亮去世後,大批內地網民在網絡上發起悼念活動,另有民眾在雪地上寫字,或以「吹哨」的方式對李文亮表達哀悼。上周五晚,數十名哀悼者在香港中環遮打花園聚集,向李文亮照片獻花,並以吹哨方式悼念。

李文亮病逝後,有醫護人員在病房門外致意。(財新網)

挺身而出的普通人

據內地雜誌《人物》在《普通人李文亮》裏的描述,李文亮是一個熱愛生活的普通人。他「很喜歡吃,時常調侃自己『食慾猛於虎』,想到要吃橘子,風雨大作穿着拖鞋跑1,000米也要買來吃」,「看到冰淇淋店各式各樣的冰淇淋,會感嘆,『靠,誘惑太多』」,「喜歡看《慶餘年》,也追星,最近比較喜歡肖戰」,「做醫生很辛苦,他時不時會抱怨一下工作,『累死小爺了』,雖然他時常把『不想幹了』掛在嘴邊,抱怨連值三天班,『要死』,『討厭門診』,盼着下班了去吃鍋包肉,可真讓他離開,他根本捨不得脫下身上那件白大褂」,「很喜歡轉發抽獎微博,抽手機的轉發,抽車的轉發」。多麼鮮活又普通的人,與生活中多數人何其相似,如果沒有來勢洶洶的武漢肺炎疫情,他或許會平穩度過一生。

時間回到2019年12月30日下午5時48分,身為武漢中心醫院醫生的李文亮因在工作中獲知不明肺炎病例的危險性,為了提醒在武漢醫院工作的同學們小心防範,在有150人左右的同學群發布了一條消息:「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隔離。」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他又補充了一句:「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進行病毒分型。讓家人親人注意防範。」

當晚,他的這條信息迅速以實名截圖形式在一定範圍內傳開。到了深夜,武漢市衞健委連夜開會,12月31日凌晨1時30分,李文亮被其所在醫院領導叫去詢問情況。天亮後他去醫院上班,又被醫院監察科約談,問他是否認識到「錯誤」。1月3日,他被武漢市當地派出所傳喚,遭訓誡道:「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李文亮後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憶稱,那會兒他「壓力比較大,擔心醫院處罰,影響以後工作晉升」。事實上,不止李文亮醫生一人被處罰為造謠者,當時至少有八名善意提醒同學注意防護的醫生被武漢市警方處置為造謠者,並獲官方媒體廣泛報道。此舉在相當程度上造成了武漢市一些知悉真相的前線醫生,在疫情面前被迫噤聲。

李文亮在微信上向同學示警,卻被官方指他造謠要接受訓戒。(網上圖片)

李文亮的所作所為是一位有良心的醫生善意提醒醫生同學注意防護而已。他的及早提醒救了很多人,他的一些同學變得謹慎,開始做防護,添置了N95口罩和防護服,從而避免了在疫情大爆發後被感染。可縱使是如此簡單、純粹、善意的動作,還是招致武漢市官方的不滿和壓制。

不過,李文亮被警方訓誡後沒有退縮,而是繼續在一線工作,不幸在2月1日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那時他還對記者說:「康復之後仍然要上一線。」在重症監護室治療期間,他的病情一度好轉,許多關心他的人以為他能成功挺過去,畢竟他才34歲,很年輕。但令人傷心的是,他的病情突然惡化,上周四(2月6日)晚上9時傳來他心臟停止跳動的消息,後經幾個小時的搶救,終究沒能創造奇蹟。自他逝世的消息傳出那一刻起,整個內地互聯網陷入罕見的普天同悲之中,億萬人的微信朋友圈被「被蠟燭刷屏了」,無數人為之落淚,感歎命運不公,用「為眾人抱薪者,凍斃於風雪;為自由開道者,困厄於荊棘」來形容他的逝世。世界衞生組織(WHO)第一時間對李文亮的去世表示哀悼,稱「我們所有人都應當讚美他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所做的工作」。中國主流官方媒體同樣以「送別李文亮醫生」的口脗來向他致敬。當初壓制李文亮發聲的武漢市政府,罕見對一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逝者表示哀悼和「萬分惋惜」,對他「堅守一線抗擊疫情表示敬意」。

拋開個人感情,理性地講,李文亮並不是過去人們熟悉的英雄形象,沒有那種英雄一去不回的壯烈,也不是中國現代作家魯迅筆下那種「為民請命的人」和「捨身求法的人」,更多是一個有良心、有勇氣、能在疫情面前挺身而出的普通人。他之所以成為了敢言醫生和「吹哨人」的象徵,讓億萬中國人為之悲傷,是因為他身後正在肆虐、蔓延,遠比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更為嚴重和可怕,讓整個國家人心惶惶、提心吊膽的武漢肺炎疫情。

人們之所以為李文亮的死憤怒,是因為若當局沒有嚴打這些說真話的人,事情可能不至於發展到現在的情況。圖為2020年2月8日,醫務人員在武漢客廳方艙醫院查房。(資料圖片/新華社)

人們不滿的是,若起初政府能寬容對待像李文亮這樣的「吹哨人」,及早披露資訊和採取果斷措施,何至於惡化為一場給國家和人民帶來嚴重傷害並波及全球的大劫亂?就像中國最高人民法院近期專門發文所解釋的:「事實證明,儘管新型肺炎並不是SARS,但是資訊發布者發布的內容,並非完全捏造。如果社會公眾當時聽信了這個『謠言』,並且基於對SARS的恐慌而採取了佩戴口罩、嚴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動物市場等措施,這對我們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這種不滿是多種因素疊加之後果。一方面,對於當前急劇擴散的疫情,儘管中國政府在努力「抗疫」,但湖北省、武漢市官員表現手足無措,進退失據,盡失民心;其次,互聯網資訊爆炸,無處可去在家避疫的民眾急於知道疫情最新情況的心態,在互聯網加持下情緒疊加;第三,已經近兩個月的疫情中,令人悲傷、憤怒的消息太多太多,李文亮作為最早的「吹哨人」,他的去世成為了導火線,讓這些積攢多日的情緒成為火藥桶,最終在上周四晚轟然爆炸。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於2月8日在武漢雷神山醫院慰問醫務工作者。(資料圖片/新華社)

空前衝擊政府公信力

當然,我們可以進一步深究,一些中國知識份子和網絡輿情的確對「李文亮事件」有了反思—過去幾年,政治意識形態掛帥,公共輿論全面收緊,但現代社會是一個以人為本的社會,人民普遍希望自己能被尊重,希望自己的權益能得到有效保障。這種結構性矛盾讓中國威權體制一直以來備受爭議,而過去幾年中國政治基於其內在需要發生了方向性轉變,大範圍強化中共「黨的領導」,尤其是最高決策層的集中統一領導,空前收縮了社會監督空間,知識界乃至全社會都或多或少感到壓抑。當然,眼下人們對李文亮醫生逝世的哀傷和憤怒,更多是不滿層面,與香港反修例者提出「五大訴求」不同,尚不至於引發重大社會危機。更何況中國已經全速開動了整部國家機器,以中國體制內在的社會動員能力,應能控制住肺炎疫情。

但縱使如此,武漢肺炎疫情和李文亮之死對政府公信力帶來空前衝擊,絕對不容忽視。因武漢肺炎疫情和李文亮之死而產生的不滿、憤怒和悲傷,不單單來自與之直接相關的湖北人,也不僅限於更有叛逆意識的年輕世代和歷來對國家權力懷有疑慮的自由派,而是廣泛存在於不同地域、不同年齡層、不同政治光譜之中。以往對體制、國家有八成信心的人,現在很有可能不到五成,很多過去不關心時政的人,很有可能自此對政治留下頗為負面的觀感。贏取人心從來都比失去人心難,每一次人心的失去,都要公權力百倍努力,才有可能重新修復和慢慢挽回。

有人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公權力的一次輕慢,落在國家頭上,就是一個巨雷。從李文亮的遭遇能看到公權力過度維穩的舊思維,而他的不幸離世,又是武漢肺炎疫情這場不折不扣人禍下的一個令人哀傷的悲劇。吃一塹,長一智。唐代詩人杜牧在名篇《阿房宮賦》有云,「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為了整個國家更好地向前走,今天中國應該記住李文亮醫生,全面汲取武漢肺炎疫情的慘重教訓,痛定思痛,不斷改革發展,真正做到以人民為中心,別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蹈類似悲劇。

相關文章:

【武漢肺炎】大疫面前官僚體制潰亂 問責程序勢在必行

【武漢肺炎】一個湖北人的武漢疫情手記

【武漢肺炎】內外輿論兩重天 面對疫情中國進步了嗎

【武漢肺炎】防控疫情失誤頻頻 武漢交出不及格輿論答卷

上文節錄自第200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10日)《亡羊補牢 七點建議》。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