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思潮——從萌芽到覆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區國安法》的通過,幾乎預示着本地「港獨」思潮的末路。法例通過前夕,提出「香港城邦論」、被批評「打着學術幌子排斥一國」的陳雲,突然宣布退出社運;曾經主張「民主自決」的香港眾志創辦人黃之鋒、周庭和羅冠聰,也各自宣布退黨,香港眾志隨後解散,羅冠聰更已離開香港。法例生效之後,特區政府更作出嚴正聲明,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在今時今日具有「港獨」含意。不難看出,「港獨」二字及其所延伸的一切思潮與行為,從此成為不被允許的存在。

很多人認為,「港獨」二字是被「炒」熱的,其之所以會被「明目張膽」地擺上枱面,是源於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現在不時會在社交媒體批評「港獨」主張的梁振英在2015年發表《施政報告》時,已提及要警惕港獨思潮和趨勢,並點名批評香港學生刊物《學苑》編撰的《香港民族論》,令那個原本沒人關注的小眾議題成功闖入公眾視線。

曾經主張「民主自決」的香港眾志創辦人黃之鋒、周庭和羅冠聰,也各自宣布退黨,香港眾志隨後解散,羅冠聰更已離開香港。(資料圖片)

外部「吹風」 內部「鞏固」

儘管回歸後「港獨」二字漸漸浮出水面,且表現得愈來愈「不避諱」,但支持者終究為少數,真正將其落實在政治訴求上的亦不算多。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2017年的民調顯示,只有11.4%的香港人支持香港獨立,即使是在去年發生反修例運動的時候,香港民意研究所的調查發現也只有12%的港人支持香港獨立,可見「港獨」始終都非社會主流。

早在2012年,內地媒體《環球時報》的社評就指出「港獨」是個「偽命題」,但正是這個「非主流」的群體,似乎逐漸有了「支撐」;2017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更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港獨是沒有出路的」,是首次將「反對港獨」寫入工作報告,顯示出中央打擊「港獨」的決心。問題是,這個偽命題是如何被重視起來的?又是如何被冠上了「合理」的虛幻?

「自決」成為了很多政治組織的主要口號和訴求——在某種程度上,「自決」也就成了包裝「港獨」訴求的重要口號。(資料圖片)

披「自決」外衣的政治幻想

香港學者網絡「高教公民」成員王慧麟於2016年在《明報》撰文指出,「港獨」在法理層面很難自圓其說,因此,堅持「港獨」論述的人士要麼轉用「自決」口號,作為日後本港政治地位轉變的背後因素,要麼乾脆以「自決」為手段提出獨立訴求。

的確如此,「自決」成為了很多政治組織的主要口號和訴求——在某種程度上,「自決」也就成了包裝「港獨」訴求的重要口號。以「自決」為主張的政治組織明顯比主張「港獨」要多。但問題是,香港真的有自決權嗎?從「自決」到獨立之間到底有多大的距離?

2013年,香港樹仁大學客座教授郝鐵川在《明報》撰寫題為《香港無權獨立行使「民族自決權」》一文,從法理、法律的角度,對香港「民族自決權」觀點予以批評。他指出,國際社會的主流認為有三類人可行使民族自決權:一是處於殖民統治之下、正在爭取民族解放和國家獨立的民族;二是處在外國軍事侵略和佔領下的民族;三是主權國家的全體人民。

今年1月,香港眾志宣布放棄「推動香港民主自決」綱領,將組織設立宗旨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路透社)

郝鐵川又指出,只有一個國家的全體人民才能行使自決權,若僅是部份人民便不能獨立行使自決權。王慧麟也曾在文中寫道,中英兩國在1984簽署《中英聯合聲明》、英國決定將香港主權交予中國後,再談自決權利是「毫無意義」的。

今年1月,香港眾志宣布放棄「推動香港民主自決」綱領,將組織設立宗旨改為「推動香港的民主與進步價值」,稱此綱領可更概括闡述眾志工作方針和計劃,聚焦於強化公民社會、團結民主力量、推動進步價值,進一步鞏固香港民主運動的根基。這是否也說明了「自決」在法理上的站不住腳,以及其作為「港獨」擋箭牌的尷尬處境呢?

國安法生效不到24小時後,有一名攜帶「香港獨立」旗幟的男子被警方以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名義逮捕。圖片非被捕人士。(資料圖片)

誰給了「可以獨立」的想像?

《港區國安法》在6月30日晚上11時生效不到24小時,就有一名攜帶「香港獨立」旗幟的男子被警方以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名義逮捕。從萌芽到形成思潮、可被公開討論,再用所謂的「理據」包裝起來的「港獨」思潮,原來只是一個浪漫而脆弱的泡泡——政治幻想。

「那個時代已過去。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王家衛的電影《花樣年華》台詞,在七一當日被許多人有感而發。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香港社會顯得迷茫而不知所措。但可以確定的是,「港獨」的時代,真真實實地,過去了。

上文節錄自第22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7月6日)《港獨思潮——從萌芽到覆滅》。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訂閱周報,或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

221期《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報道】港獨思潮——從萌芽到覆滅

《港區國安法》的通過,幾乎預示着本地「港獨」思潮末路。本土派「國師」陳雲宣布退出香港社運,為此作了註腳。然而,這股激進思潮從何而來?如何將香港拖入政治撕裂的境地?今後又將往何處去?

【深度解讀】港區國安法對中國刑法的繼承與調整

細審《港區國安法》,不難看出條文基本上以中國《刑法》作為基礎,可謂是中央在法律層面嘗試統合「一國兩制」差異的首次嘗試,不管隸屬任何政治立場,都有必要冷靜理性看待這條新的香港法律。

【01倡議】四方面着手與年輕人復和

反修例運動爆發一年後的今天,被捕人數直逼9,000,面臨法律檢控,當中多為年輕人。僅靠刑事後果未必能令年輕人守法,《香港01》倡議在法律、心理和社會關係層面支援年輕人,幫助其解決問題,真正修補社會撕裂。

【其他精彩內容】

在台灣,無聲抗爭的陸生面向無門

迎戰雲端遊戲 主機如何不死?

疫情促使改變 歐洲藝術界走近大眾

陰謀論何以得逞? 無知是恐懼的最佳入口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