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黑夜經濟學 疫中夜香港不寂寞

撰文:特約撰稿人
出版:更新:

夜晚6時後食肆不可堂食的限令,終於9月4日起逐步延長至10時,並於9月11日起,食肆同坐一枱由兩人增至四人,公眾場所聚集人數同樣由二人放寬至四人……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表示,這次放寬措施乃希望能夠有序及有系統地重啟經濟及社交活動。
大眾笑謔疫症為吸血鬼,莫非要在太陽落山以後方才出來肆虐!政府頒令強制市民在公眾地方佩戴口罩,違例者罰款2,000元,偏偏每日上下班乘車摩肩接踵卻不受限制!
近日,確診宗數已由每天逾百宗回落到低雙位數乃至單位數,全城仍然停學停市。在如此鬱悶的日子裏,日間艷陽高照達30到34度高溫,酷熱難當,遂令人愛像夜行動物般晚間才出沒,到城中各處遊遊逛逛。
撰文︰曹民偉

夜消費重燃都市希望

巴黎在博物館入場人數飽和以後,開始發展博物館之夜,自從2002年開始於10月舉行的「白晝之夜」(Nuit Blanche),容許徹夜免費遊覽博物館,不少人喜歡較少人流的夜遊博物館,由此還發展出夜跑到博物館,以及巨型花車與樂團夜間大遊行,還有單車巡遊及藝術家巡遊等。當然,荷里活的電影《翻生侏羅館》(Night at the Museum)將夜裏的博物館描寫得荒誕離奇,亦是吸引無數大人小朋友愛上夜間逛博物館的原因,疫情下巴黎於7月6日重開博物館,對人流作出嚴格管制,而夜間博物館計劃將逐漸成為疫後減少人群聚集的一種常態活動。

同樣,日本電影《澀谷24小時》令東京澀谷商業街成為全球年輕人趨之若鶩的潮流熱點,那裏有半夜VR體驗館、午夜私房影院、深夜聖代與深宵拉麵,人們到澀谷從日間的走馬看花輪轉為夜間的細心品味。韓國自2018年經營的「夜貓子夜市」,包括首爾汝矣島漢江公園、盤浦漢江公園、清溪川等地,總銷售額達到117億韓圜,東大門時尚購物勝地亦延長營業時間至凌晨5時;曼谷則有拉差達火車站夜市、河濱夜市、輝煌夜市等;台北的夜市文化也是牽引疫下經濟的重要火車頭,各地的夜市在疫情期間均嚴格管控人流及發出佩戴口罩的警示。

世界各地的大都市夜晚都甚具經濟潛力。圖為日本東京澀谷。(Getty Images)

2019年《紐約夜生活經濟報告》顯示,紐約市的夜經濟已創造近20萬個新就業機會、191億美元的經濟產出,紐約的24小時地鐵計劃已令東村、百老匯、布魯克林成為新的夜間文藝遊逛區。2017年夜間經濟已佔全英GDP的6%,倫敦夜間收入達到263億英鎊,夜間生活亦擴至劇院、音樂廳、藝術館等,英國的文藝講座、對談、研討會亦推延至夜間進行,倫敦地鐵的通宵營運計劃每年締造逾7,700萬英鎊的收入。夜經濟已發展到文化、藝術、展覽等更多元文化領域,疫情肆虐的歲月裏,拓展較少人流的夜間消費模式,已成為重燃城市希望的重要方程式。

市民在觀塘海濱觀賞日落。(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發現香港夜色之美

啟德踩單車看夕陽—傍晚日落時分一點都不算夜,大多數香港人可能才剛放工,想到這個大好黃昏怎捨得錯過,到九龍灣單車公園租上一輛單車,一直踩往啟德郵輪碼頭的草坪,再踩到觀塘海濱長廊,還真有人傍晚到海邊草地上做瑜伽,大抵看着落日餘暉做瑜伽就有更多的靈氣吧!再踩遠一些,可以去到鯉魚門的海邊,剛好又是時候看日落,可以賞賞天后廟和小燈塔,還可以順道吃個鯉魚門海鮮晚飯,或者買一點這裏出名的餅食當餐前甜點。這裏有不少老餅家,紹香園、瑞香園、年香園、鳳香園……

有不少老人家會在凌晨時段在深水埗天光墟擺地攤。(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上文節錄自第23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9月14日), 文章原題《黑夜經濟學 疫中夜香港不寂寞》。如欲閱讀全文請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瀏覽更多深度報道。

231期《香港01》周報精選內容:

【封面故事】管理公共衞生危機的必修課 勿讓民粹主導抗疫

與張超雄對話 如何改善智障人士的生活?

三大問題致良好政策一團糟 青年宿舍無法令青年安居

45年後中印邊境再「響槍」 莫迪政府「玩火」 轉移內部矛盾

【香港角度】疫下的金融科技發展

白羅斯、烏克蘭與俄羅斯瓜葛不清 東斯拉夫人同床異夢

當提升自給率成多國國策 「糧食自主」乃國際大疑難

AI寫作見「人性」 真正智能指日可待?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