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罷工】究竟「全面封關」是政治還是工業訴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襲港之初,乘反修例之勢成立工會組織的「醫管局員工陣線」,曾於2月發動要求特區政府全面封鎖內地關口的醫護罷工行動,引發政治凌駕科學之爭;事隔8個月後,醫院管理局向參與罷工的7000多名醫護發信,要求解釋當時缺勤原因,工會則反駁指是合法罷工,並非無理缺勤。論爭的關鍵在於,「全面封關」究竟是個政治還是勞工權益訴求?而以捍衛醫護安危為由的罷工,究竟是不受法律保障的政治行動,還是有明文賦權的工業行動?

根據醫管局人力資源部向參與罷工職員發出的電郵,當中列出員工缺勤日子,要求他們作出合理解釋,否則將以無故缺勤處之。醫管局員工陣線與律師團隊商討後,日前(10月18日)向會員提供回覆範本,重申香港居民享有參加罷工的權利和自由,又強調上述醫護罷工是受法律保障的工業行動,因此僱主無權以缺勤為由解僱員工。

乍聽之下,言之鑿鑿。然而,必須指出的是,儘管《基本法》的確賦予港人參與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但《職工會條例》所指的「罷工」,一般是因勞資糾紛引發的談判手段——即勞方透過拖慢甚至癱瘓生產秩序和效率,要求資方答應改善勞方待遇的訴求——而非政治行動。換言之,如果「全面封關」是一個沒有觸及醫護工作權益的政治訴求,那麼在現行法律當中,連續數天的「醫護罷工」極有可能不被當作「罷工」,也不受《僱傭條例》的保障;因此,釐清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罷工之真實目的,對於他們應否承擔相關責任顯得尤為重要。

先看「醫護罷工」的性質,當中可謂「政治味濃」。(資料圖片)

「政治行動」還是「工業行動」?

先看「醫護罷工」的性質,當中可謂「政治味濃」。

從醫管局員工陣線Facebook專頁的貼文可見,工會真正的抗爭對象是「特區政府」,而非他們的僱主「醫管局」——儘管他們在2月2日發布的「罷工終極懶人包」中,表示罷工是為「促請醫管局向政府發公開聲明施壓」,以禁止任何旅客經由中國入境、確保口罩供應充足,同時「促請醫管局確保員工工作環境的安全」,包括提供足夠隔離病房、醫護配套、承諾不會秋後算帳;然而,明眼人不會看不穿,「醫管局」的存在是「特區政府」的幌子,這從工會醞釀罷工期間的貼文足見端倪——例如工會於1月23日香港出現首宗確診個案後發表《政府無能,港人自救》聲明,只要求特區政府「立即拒絕旅客經中國入境香港」;至於1月28日的《守護香港宣言》亦顯示,工會是「為了對抗當權者的無為而治」,以「阻止政府及醫管局賠上港人寶貴的性命」,所以必須向當局施壓——「醫管局」沒有什麼角色可言。

為什麼醫管局員工陣線不敢「光明正大」地發動「政治罷工」?參照工會於1月26日解釋罷工因由的製圖,當中明確提到「現行《勞工法例》下,因政治原因罷工未受相關保障」,而「以工會身份組織以勞資糾紛為主軸的罷工行動」可以納入《僱傭條例》的保障,所以工會需要凝聚一眾醫護的力量,藉此成為「向醫管局爭取訴求的談判代表」——這可謂「畫公仔畫出腸」,足見工會如何利用「勞資糾紛」的名義,包裝這場高度政治化的罷工行動。

為什麼醫管局員工陣線不敢「光明正大」地發動「政治罷工」?(資料圖片)

「爭取權益」抑或「渲染政治」?

當時為了爭取社會支持「全面封關」,醫管局員工陣線曾經斥責特區政府「以政治凌駕專業」;然而,他們何嘗又不是「以專業包裝政治」?從工會的最終訴求「拒絕旅客經由中國入境」可見當中的政治意味,是企圖延續自反修例以來所鼓吹的「反中」情緒和「區隔」思維,因為他們由始至終所針對的只是「中國內地」,儘管其時疫情已經擴散到全球各地,他們卻沒有要求當局封鎖其他具備感染風險人士,包括其他地方入境旅客和從內地入境港人。

誠然,面對新冠肺炎疫情肆虐,醫護每天疲於奔命,也承受極高的感染風險;因此,無論是要求增加防護設備,還是提升薪酬待遇,都屬人之常情,局方和港府也應酌情處理。不過,如果一個聲稱維護醫護權益的工會,不但違反專業精神,甚至時刻以政治掛帥,令罷工行動脫離改善工人權益的純粹本質、把罷工行動操作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那著實令人唏噓。

根據1894年出版的工會運動重要啟蒙《工會歷史》,工會普遍被定義為「旨在維持和改善僱傭環境的受薪者持續性組織」。然而,觀乎聲稱致力維護醫護權益的醫管局員工陣線的主要工作,從其Facebook貼文可見,當中有七成都是針對特區政府和中國內地的「政治Post」,即大多與改善醫護待遇等切身權益無關,更遑論「維持」和「改善」僱傭環境。

對於醫護工會高舉政治訴求,不少人或會辯稱「政治與生活息息相關」、「政府有責任保護醫護安危」等等。(資料圖片)

勿把政治和專業混為一談

對於醫護工會高舉政治訴求,不少人或會辯稱「政治與生活息息相關」、「政府有責任保護醫護安危」等等——然而,如果這種牽強的理由也足以成立的話,那麼日後所有「政治罷工」都應該享有法律保障,例如去年「8.5罷工」參加者也可以聲稱,基於社會嚴重撕裂,黃藍不時街頭毆鬥,加上個別警員未能專業執法,導致人心惶惶,擔心上班途中無故被擊、無法按時完成工作,所以參加罷工並提出「五大訴求」,冀港府還以正常工作環境云云——幾可預見,所有極具政治意味的罷工活動,會被演繹甚至扭曲成維護工人權益的工業行動。

醫管局是受政府公帑資助的法定機構,大疫當前,醫管局僱員更應嚴守本份,發揮醫療專業服務大眾,而非被政治把戲衝昏頭腦,棄廣大市民於不顧。無可否認,特區政府在反修例風波當中顯得相當無能,及後的防疫抗疫表現同樣令人失望,必然觸發社運情緒——然而,如果這些青年專業人士有志從政,更需好好區分專業和政治,不可將其混為一談,甚至以專業包裝政治,令市民福祉淪為「政治遊戲」的犧牲品。罷工醫護需在今日(10月23日)之內向醫管局解釋缺勤因由——當下正是時候反思當日發動罷工的魯莽,向市民展現政治承擔。

更多《香港01》深度報道文章︰

【港深融合】香港憑什麼與「人才天堂」聯手?

袁氏一家折射香港「黃藍之爭」 社會撕裂還可怎樣修補?

【深度】最低工資「凍薪」 誰來體察基層市民之苦?

【深度】明日大嶼或翻生 盡顯港府三大無能

【深度】從港英到特區 香港享有「三權分立」嗎?

【工業意外・深度】人命只值幾萬元?條例落後30年 工傷難追究

網上學習・深度|基層學生學習難 為何政府資助未能對症下藥?

【抗疫基金・深度】第二輪保就業 為何政府總是重複犯錯?

【抗疫基金・深度】新加坡派錢保就業 香港企業錢照收人照炒?

【新冠肺炎.深度】為什麼香港必須力爭「清零」?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