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復興與創世紀:仿似時間靜止的片刻,忽然又祈嚮永恆

哲學
特約內容
最後更新日期:

當古希臘的精神文化如鳳凰般浴火重生之際,時間在此刻應當是靜止的;就算歷史固執地(或必然地)要繼續向前,它亦能坐上煥然一新的馬車,上面寫不盡的都是荷馬、維吉爾的詩,還有德爾菲神廟的箴言,在時間之流中馳騁。

<本文含有贊助內容>

關於文藝復興,理應不難敘述——它就是「重生」的化名:古典藝術和文學經歷了中世紀漫長的思想黑夜之後,再度甦醒,復現璀璨。也許其後那些作為歷史轉捩點的宗教改革、啟蒙運動、工業革命等等,都是從文藝復興那裡借來了生命——那些經典的文字和圖畫不僅奠定了歐洲現代思想的基礎,而且還以其深厚的精神內涵不斷召回邁著現代主義步伐的人們,在古典思想中吸取養分。

 

無需因為人們淡忘經典而悲嘆,暫時的落幕並不代表它已在歲月流逝中褪色;它們將周而復始地重生,時間的指針將能擺脫永無休止的現在,重新指向靈光乍現的一刻,猶如造物之神顯現的瞬間,時間頃刻停止了——就像是文藝復興一樣,剎那間從肅穆的中世紀回到了五光十色的希臘眾神殿。

 

從佛洛倫斯到羅馬:米開朗基羅《創世紀》

 

達文西、米高安哲羅和拉斐爾,應當是「文藝復興」中最廣為人知的名字。大概沒有其他作品能代替《蒙娜麗莎的微笑》、《創世紀》和《雅典學院》在這場文化運動中的地位。尤其是米高安哲羅為西斯廷禮拜堂所創作的天頂壁畫《創世紀》(Genesis),其價值不僅是作為一件偉大的藝術品,其宏大的創作過程亦堪稱奇蹟——試想一下,在二十米高的拱頂上繪製《聖經·舊約》的故事,這樣亙古未有的巨幅圖畫,其中耗費的工序與時間,在當時是難以想像的。

(米高安哲羅的鴻篇巨製《創世紀》)

這幅在西斯廷禮拜堂大廳天頂的九幅宗教題材壁畫,由「上帝創造世界」、「人間的墮落」、「不應有的犧牲」三部分組成。每幅場景都圍繞著巨大的、坐姿各異的裸體青年;壁畫的兩側是生動的女巫、預言者和奴隷。而九個主題分別為「神分光暗》、「創造日、月、草木」、「神分水陸」、「創造亞當」、「創造夏娃」、「原罪-逐出伊甸園」、「諾亞獻祭」、「大洪水」、「諾亞醉酒」。其中最膾炙人口的部分,想必就是位於天頂正中間的「創造亞當」了。

(「創造亞當」至今仍舊是文藝復興藝術的經典之作)

在「創造亞當」的畫布裡,米高安哲羅描繪了上帝按照自己形象用泥土造出第一位人類的情景。畫面左下的山坡上,人類始祖藴蓄著力與柔和的健美體魄,正等待自己的創造者將生命之靈灌注而來;而上帝作為全能智慧的化身,在天使的簇擁中自天宇飛臨,他注視著亞當,並且伸出蒼勁的創造之手,在創造物的手指上輕輕一點。正是指尖交觸的剎那,亞當獲得了生命、力量與智慧,彷彿從夢幻狀態中甦醒——創造力是一種電光火石的迸現

 

「神按照自己的形像造了人」,這大概是神話傳說中經久不變的旋律。舊約所載的創世過程,上帝先造了日月、山川、海洋和動物,皆是為人類到來的鋪墊,為他們準備好美滿充足的生活環境。人必當是世間的中心,是駕馭萬物和自然的統治者,這就是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的根源。雖然米高安哲羅的作品依然如中世紀般離不開頌讚「神」和宗教的主題,但他呈現了一種以「人」為中心的視點——造物主得到人類的崇敬和讚美,只因為創造了人類,而不是其他。

 

就像著名的文化學者布克哈特(Jacob Christoph Burckhardt)在其著作《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文明》中,把文藝復興概括為「發現世界和發現人」。人是宇宙間最深奧、最神秘的存在,是科學、哲學和藝術永久研究的課題。每個人的外形與心理有超越時代的一面,又無不刻上時代的烙印,米開朗琪羅也不例外,他作品中人的形象則是時代最真實、最生動的「鏡像」。藝術創造之所以特別關注人和人的形象,那是因為人在萬物中最有智慧、最美和最富有生氣,人的形體最勻稱、最和諧,最能吸引敏感於美的藝術家;更是因為,人的思維和活動,影響著社會的變革和歷史的進程,不斷引發藝術家們思考和表現的興趣。另外,頗有意思的是,藝術家對自身形象的迷戀和描繪自身形象的欲望,貫穿了整個人類藝術史——因為藝術家把認識自我,作為認識他人、認識社會,探究人的秘密的重要手段。

讓時間靜止,重新嚮往美麗生活

米高安哲羅創作《創世紀》時正值文藝復興藝術的巔峰時期。從達文西開始,那個時代的藝術家、雕塑家等紛紛採用古希臘時代的美學藝術觀念、技法進行創作。因為中世紀時期宗教的權威壓力,藝術只剩下枯燥乏味的肖像畫與宗教啟示圖;但是到了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重新回到藝術家的視野之中,從這時開始藝術與「世俗的人」、「世俗的物」緊密扣連,再次發揚了古希臘的藝術精神。

 

「文藝復興」的步履並非只侷限於文學與藝術,更準確地,它是文化的復興。除了恢復發展古典文學和藝術的範式,以自然主義為審美的最高意向外,文藝復興的思想家、藝術家們還系統地發展了以人為中心的哲學和倫理學。但實際上,這種發展依舊是圍繞著「古希臘經典」再延伸而去的,比如提倡個人主義、自我表現;研習文學、藝術、詩歌、修辭學和邏輯學;用文學藝術表達自我情感和理想,並且把對人生和美的理想表達在居住環境上,這些不都是古希臘的精神瑰寶嗎?

 

文藝復興運動的中心思想「人文主義」,就和古代希臘時期的人本主義有著極深的淵源。人文主義是對人的肯定,崇尚理性,主張積極探索人與自然的秘密,探究未知;它從希臘羅馬的古典遺產,找到了藉以推行改革的精神力量。那時的人文主義者試圖使古典文化藝術復興與再生;人文主義的信念和理想,驅使藝術家描寫人和人性,使得人文主義的文學、藝術得以蓬勃發展。

La Mer 「Genaissance」系列中「Genaissance」一字是「Genesis」及「Renaissance」的結合,正是從「重生」的意義擴散而去,其中所謂「Time Stands Still」的宗旨也似乎與「文藝復興」的精神不謀而合。(贊助圖片)

然而當代任何藝術形式都沒有離開希臘文化的經典,這種藝術精神更滲透人類的日常生活,在日用產品中充分展現其美學。La Mer「Genaissance」系列中「Genaissance」一字就是「Genesis」及「Renaissance」的結合,代表「重生」的意思,再生的肌膚猶如打破歲月界限,逆轉時光,讓青春重臨。

 

物理學家Max Huber博士於一次實驗意外中被灼傷,繼而從茫茫浩瀚海洋中汲取靈感,展開修復皮膚的征途,促成Miracle Broth™ 活膚精華的完美誕生。多年後Max Huber實驗研究中心一位科學家,更在一杯滿載Miracle Broth™ 活膚精華的燒杯中,發現純淨結晶體凝聚起來。經過慢長時間以極小批次提鍊後,終於重現眼前最純淨高濃的Crystal Miracle Broth™ 晶凝活膚精華,極速提升肌膚自然修復更新,逆轉時光,還原初生嫩肌,就是La Mer 晶凝原肌系列的精粹。

人的情感、精神、氣質和思想被重新肯定,人的理想能夠寄放在崇高的自身之中,人如古侯先賢般描繪個體的意志,這就是經典的力量。古希臘的旋律之所以能成為經典,正是在於其光輝不會被風沙、棺木甚至是時間掩蓋——那將是一個取之不竭的靈感寶庫。希臘、羅馬時代到中世紀時期距今已有千年之遙,人們或不可避免地會在某天將之遺忘,但它卻總能以新的面貌不期而至。

 

當古希臘的精神文化如鳳凰般浴火重生之際,時間在此刻應當是靜止的;就算歷史固執地(或必然地)要繼續向前,它亦能坐上煥然一新的馬車,上面寫不盡的都是荷馬、維吉爾的詩,還有德爾菲神廟的箴言,在時間之流中馳騁。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