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澤克生日訪問片:政治正確的問題為我 (們) 惹來多少麻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昨天是全球知名的斯洛文尼亞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Žižek)生日,跟齊澤克友好的國隊新聞媒體 RT(原為 Russian Today)發佈了一段長約70分鐘的訪問片段,題為《斯拉沃熱・齊澤克生日特集:政治、哲學,與重口味色情片》(Slavoj Zizek Birthday Special: Politics, Philosophy, and Hardcore Pornography)。片中齊澤克對最近的不同議題發表意見,拍攝團隊事前亦在網上收集了大批讀者問題,給齊澤克揀選、回答。

 

回顧齊澤克的基本思想:齊澤克:文化理論界的貓王 (03/21)

 

別被影片標題騙了,訪問才沒甚麼關於「重口味色情片」的內容(嗯,的確有少許 Pornhub 的數據分析),主題仍然圍繞哲學與政治,尤以政治議題佔重。其中一題讀者問題是問齊澤克:希望自己被視為哲學家,還是政治行動者(political actor)?齊澤克回答兩者根本不同層次,他骨子裡真正想要做的是哲學。他自認自己只做政治分析,沒有真的做政治,而他寫的政治評論也比較接近業餘性質,他說:「我經常想我不應該寫這些東西的,但又必須有人寫這樣的東西,為甚麼沒有比我更懂的其他人做呢?」所以他就寫了。在回答另一條問題時,齊澤克表明雖然自己講很多笑話,但他對政治與哲學都是極度認真的(deadly serious),他尤其希望人記得他寫過一本過千頁、關於黑格爾的書(指的是《比無更少》(Less Than Nothing))。

 

齊澤克引以為傲的黑格爾大書(fat book/big book):《比無更少:黑格爾與辯證唯物論的陰影》(Less Than Nothing: Hegel and the Shadow of Dialectical Materialism)

 

影片中我們不難發現,主持與齊澤克之間的很多議題都涉及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比如有讀者問他何以反對政治正確,卻又堅持禮儀(manner)與日常禮節(common courtesy)?熟悉齊澤克的朋友,都知道政治正確不只在理論上是齊澤克的敵人,於實踐上亦使他被排斥。齊澤克談到西方的大媒體怎樣封殺或審查他,包括曾經不定期刊載齊澤克文章的《獨立報》(The Independent)、《衛報》(The Guardian)與《旁觀者》(The Spectator,只願意出版齊澤克較不敏感的文章),以至較學術性的左派期刊《新左翼評論》(New Left Review)。齊澤克說他們總是不直接拒絕他的稿件,而用各種各樣的藉口:「他們【《新左翼評論》的編輯】總說『你寫的東西很有趣⋯⋯』聽到這句你就知道自己要輸了,因為這句總緊隨著『不過⋯⋯』,例如『我們已經有其他人談論過了』之類之類。」

 

影片中齊澤克無所不談,其他有趣的主題包括他怎樣認為自己沒有電影導演的天份、哲學與笑話之間的關係、我們當今應該提出甚麼問題等等,想從另一個側面了解齊澤克的讀者,就不要錯過這段訪問片了。完整影片: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app.link/cTGh7iIcx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