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zek VS Peterson 大辯論(二):齊澤克為何要反對資本主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作者|唐晉濱



上篇文章分析過彼得遜對《共產黨宣言》的批評有何缺失,這次輪到齊澤克的開篇陳述。齊澤克在有限的時間內做了三件事:第一是重申自己一貫的政治立場、關注的問題與思考的方式(這些論點全部都可以在他以往的著作或影片中找到);第二是用各種例子快速勾勒出當今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之間的困境;同時達到第三點,回應彼得遜對於馬克思欠準確的批評。本篇首先論齊澤克如何看待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馬克思主義)。

 

重溫彼得遜的陳述:Zizek VS Peterson 大辯論(一):《共產黨宣言》的錯誤讀法

 

資本主義是系統性的問題

彼得遜疑惑何以馬克思與恩格斯在批評資本主義的同時,卻指它是人類歷史上最有效的生產方式。彼得遜不知道的是,馬恩二人與齊澤克都相當肯定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它的確為人類帶來生產力的增長,大大改善了人類的物質生活,這是不容置疑的。然而資本主義的問題在於它同時會產生內部的矛盾:資本市場的運作必定會帶來金融危機(從二十世紀至今天皆可見);由市場主導資源投放,經濟會趨向利息與收租等不事生產的項目上,不利社會發展;為了最大化利潤與持續累積資本,生產就不會考慮到生態環境,導致環境災難的後果等等。資本主義的內部邏輯必然會引發危機,馬克思因而認為它只能作為人類歷史的一個過渡階段,而必定要被揚棄。齊澤克在辯論上的表達或許要溫和一些,他認為資本主義必要適度地被限制,而當今新自由主義對於市場的限制方式是錯誤的。

 

 

彼得遜對於馬克思另一個主要指控,是後者隱密地將資產階級描繪為惡,無產階級為善,從而製造了一個虛假的善惡二元對立。對此,齊澤克多次道明自己對於資本主義的批判,並非在於資產階級有著罪惡的本性,相反資本家並非都是自私自利的,甚至他們當中很多人都帶著善意:為了貢獻人類社會而努力擴展企業,發明新產品,促進商品與資本流通等等。另一方面,為了澄清自己絕不是在偏幫共產主義,齊澤克指出共產主義亦可能出於同樣的理由而想要推進生產力,但因不存在公眾的監控,往往會導致比資本主義社會更恐怖的後果。因此齊澤克本人其實直接回應了彼得遜的問題: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是系統性的問題,與善惡完全無關。

 

為何我們要批判蓋茨與索羅斯

辯論上齊澤克提到當今一種常見的意識形態,他將之名為「長著人性臉孔的全球資本主義」(global capitalism with a human face)。他曾多次以星巴克(Starbucks)的市場推廣計劃為例,星巴克會說:在你付錢買咖啡的同時,你已經幫助了外國的農夫或兒童,改善了他們的生活與地球的生態環境。這種將消費與慈善捆綁一起銷售的方式,彷彿消除了我們作為消費者的罪疚感。

 

齊澤克|星巴克要你買的不是咖啡,而是為自己贖罪的意識形態

 

星巴克的做法乍看近乎完美,是個多贏局面,事實上卻不然。辯論上齊澤克提到比爾・蓋茨(Bill Gates)與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我們知道兩者如何獲得巨富:蓋茨是壟斷電腦軟件市場,索羅斯則是買賣全球的貨幣與股票。齊澤克指他們都願意捐出巨款到慈善團體,同時支持社會運動、支援 LGBT 團體、提倡改善社會副利,彷彿真的盡了「資本家的責任」。

可是齊澤克批評蓋茨與索羅斯正以左手掠奪全世界的財富,右手將掠奪回來的錢重新流到慈善組織與爭取身份認同的團體去,而這只是治標不治本的表面工夫,這種慈善與支持社運的姿態都是虛假的。為甚麼?因為若想要真正改變世界的狀況,就只能改變事情發生的條件。對於貧窮、難民問題以至生態災難的解決之道,不應該是滿足於「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式的扶貧行動,要歐洲全數接收所有難民,或是捐款支持種植樹林;真正要解決問題的話只能從問題根源著手,即「依據將貧窮、難民與生態災難變得不可能的基礎來重建社會」,而這些是手握巨大財富的蓋茨與索羅斯所沒有提倡的。

 

行動了再說?不!先思考!

面對資本主義,我們又應該做些甚麼?齊澤克(再次)引用馬克思的《關於費爾巴哈的論綱》第十一條: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齊澤克指我們應該將它顛倒過來:在二十一世紀我們要承認我們太急於要改變世界了,現在我們要做的是重新解釋世界。

「不要行動,思考!」是齊澤克多年來的基本立場,這是反動或保守的態度嗎?不是,因為任何不經思考的行動,很可能會變成好心做壞事(比如生態學家未經深思熟慮的激進環境改善方案,很可能倒頭來引發出新的生態災難)。齊澤克亦不是要我們只思考,甚麼也不做,我們仍然要去改變社會上的某些事情,但要做的不是顯然不可能的改變,比如一步到位地說要廢除私有產權制,而是像全民醫療保障這種已經成功在不少國家推行的方案。

 

 

小結:意識形態仍然是首要問題

彼得遜在齊澤克發言後,指對方只有講資本主義與幸福/快樂,而無對「傳統馬克思主義」提供支持,這一方面是彼得遜沒把握到齊澤克與馬克思的共通點,而另一方面,齊澤克亦的確並非傳統的馬克思主義者或共產主義者,他對於應該行動的方向依然存疑,他認為在當今的意識形態之下,仍然看不出有任何簡單的出路,因此他說自己是悲觀的。

下篇文章主要會整理雙方回應對方與討論的部分:齊澤克對當今意識形態的分析,與兩人對於幸福/快樂和其相應的倫理學之上的共識。

 

Zizek VS Peterson 大辯論(三):快樂如何成為我們的敵人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