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知識論 - EP01

最後更新日期:

作為哲學三大範疇的知識論,顧名思義是以人類知識為主要研究對象的哲學課題。知識論(Epistemology, 拉丁文為Epistemologia)這個詞則是由兩個希臘單詞:Episteme 及 logos 所組成;前著指學問或知識,後者指理性或道理。合而言之,是指知識的道理。


所以知識論是研究人類知識的真確性、可能性及其範圍的一種哲學,其主要涉及兩個問題:一、人類能夠獲得知識嗎?如果能夠獲得,那麼就衍生了第二個問題,知識的來源及範圍在哪裡?以這兩個問題出發,知識論的討論將會延展至一切有關「知識」的哲學思考,比如知識本身的作用是什麼?他是否與實際事物相對應?檢驗知識的標準及真理是什麼?哲學上的知識論,就是一個不斷解答問題,繼而再次提出問題的循環發展過程。


知識問題的起源


西方知識論的起源可追溯到蘇格拉底的名言:「認識你自己」。蘇格拉底在街頭與人談話,他總是先提出一個抽象的概念,要對方回答,經由反覆的問答一步一步使對方承認自己的「無知」,而無知就是知識的開始。承認自己的無知,也就是認識了自己。柏拉圖則從「觀念」或「理型」(Idea)建立了知識思考的體系,他認為自然世界只是完美理想世界的影子,人類所渴望永恆、不變、完美的「真」(真確的知識)不是經由感官經驗所理解,而需要心靈(Soul)的附和,才可使感官經驗有客觀存在的價值。


他的學生亞里士多德(Aristotle)則提倡了不一樣的學說,亞氏認為我們對外的一切知識都是先由感官供給資料,而我們的心靈中是什麼知識都沒有的,有的只有認識的能力,所以一切知識都淵源於認知能力。


知識來源之爭,理性與經驗主義


到了啟蒙運動的時代,知識論逐漸演變成了「知識真確來源」的課題,並且成為了當時哲學思考的主流。面對這個哲學問題,主要有兩大派別爭持不下,分別是理性主義學派和經驗主義學派。理性主義學派(Rationalism)主要在歐洲大陸冒起,他們強調理性和思考為知識的核心,並且主張心靈有能力獨自發現真理,知識從人內在的心靈和觀念中獲得。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法國的笛卡兒(René Descartes),他提出:「我思,我在。」(Cogito, ergo sum)這句名言,他假定思考的自我是獨立於身體或者事物之外。因為,雖然一個身體或者事物俱有空間上的延伸性,但是卻不能夠思考,心靈不具有延伸性,但是卻可以思考。因此,知識只可被心靈獲得,而非感官。


經驗主義(Empiricism)則認定知識的來源是感官,該學派強調人類的知覺、觀察能力,以及其他感官從環境中得到的東西,所以知識的獲得是根據觀察到的事實形成概念,因此我們的知識就是感官所發現並傳遞的經驗。其中代表人物就是英國的洛克(John Locke),在洛克的觀點中,人類天生的只有感官帶來的認知能力,至於通過認知而得的知識,全部都是後天求得的。他設想人的心靈如同白板(Tabula Rasa),沒有一切文字、不帶任何觀念我們的一切知識都在經驗裏扎根,知識則由這些經驗轉化而來。


康德的知識統攝


直至十八世紀啟蒙運動的尾聲,德國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才將這兩派的爭議平息了下來,他將「理性」與「經驗」整合了起來,並且提出了有關「認知能力」的研究,哲學史上稱「哥白尼式的哲學革命」。


康德認為理性和經驗主義都對「理性」和「經驗」本身欠缺足夠深入的研究,因此前者成為獨斷論,理性的運用脫離了感性(sensation)的範圍,產生了自圓其說的形而上學和世界觀;後者由於把「經驗」理解為無序的片段和雜多,否定規律的存在,而成為懷疑論,消滅了知識的可靠性。


康德同時反對以上兩種看法。在知識論的層面上,理性的運用必然是限制在感性的範圍之內;而經驗也并非如經驗主義者言的無序並有確定的形式。例如,當我們看到一只紅色的杯時,我們不是經驗到一堆混亂的感官資料,我們經驗到「這只杯是紅色的」,即某個實體(substance)擁有某個屬性(predicate),「實體與屬性」就是此經驗確定的形式,如沒有形式,此經驗本身就不可能發生。而由於這些形式就是經驗的可能條件,形式本身不可能來自經驗。


知識與概念並行


康德認為,這些確定的經驗形式,就是我們的先驗概念(transcendental concepts)或範疇(categories),在此康德和理性主義者同一陣線,認為人有先天的概念,但反對這些概念能獨立於經驗運作。另一方面,康德和經驗主義者一樣,康德認為知識必須由經驗開始,但他反對經驗的存在能夠獨立於概念,經驗脫離了概念只是無意義的片段和雜多。


因此,康德說:「沒有內容的思想是空虛的,沒有概念的直覺是盲目的。」


康德把由人的感官和概念運作而建立的經驗和知識稱為表象(appearance),而獨立此運作外的則是物自身(thing-in-themselves)。人不可能對物自身產生知識,而知識的合法範圍就限制在表象的範圍內。


理性和經驗主義之爭,於康德在「表象」和「物自身」的區分上,暫時畫上句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