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訃聞】德希達弟子、法國哲學家貝爾納・斯蒂格勒逝世

撰文:唐晉濱
出版:更新:

人類消失,他們的歷史留下。——貝爾納・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技術與時間 III:電影的時間與存在之痛的問題》

法國哲學家貝爾納・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1952-2020)剛於8月6日逝世,一位當代的思想家就此殞落。繼3月法國哲學家德希達(Jacques Derrida)遺孀瑪格烈特.德希達(Marguerite Derrida)因感染新冠病毒離世後,斯蒂格勒作為德希達的弟子,再離我們而去。

貝爾納・斯蒂格勒(Bernard Stiegler,1952-2020)(Wikimedia Commons)

斯蒂格勒出生於1952年4月1日,其一生最傳奇的事蹟,要數他因身處社會底層飽受壓迫,決定行劫銀行而被判入獄(刑期為1978至1983年),卻在牢房中開始自修哲學成才,取得哲學學位;他在後來的〈我如何成為一個哲學家〉文章中,就有詳述這段獄中經歷。出獄之後,斯蒂格勒得到德希達的賞識,在他的指導之下完成博士論文,後來斯蒂格勒成為世界知名的哲學家與公共知識分子。

斯蒂格勒《技術與時間 III:電影的時間與存在之痛的問題》(Technics and Time, 3: Cinematic Time and the Question of Malaise)(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斯蒂格勒被譽為「德希達之後最重要的法國理論家」,他的思想來源豐富而紛陳,當中影響他最大的有馬克思佛洛伊德、西蒙東、海德格與德希達。斯蒂格勒的代表作是三冊《技術與時間》(Technics and Time),這書題正向海德格的《存在與時間》(Being and Time)致敬。

斯蒂格勒被認為是最關注數碼科技的哲學家之一,他終生的思想取向,是對於科技趨勢的一種人文主義式回應。斯蒂格勒著書立說,批判結合了演算法技術的資本主義,但他的著眼點不只於當代的科技,他認為人類作為一個物種,自始就已經不斷透過跟各種技術物互動,以演化自己,而這些技術物一直在塑造人類的在社會上與個體上的存在。

因此,技術對於人類並非只是物質上的工具,而是構成人類存有與歷史的必要面向。對於當代的技術世界,斯蒂格勒一個著名的觀點是:科學、技術與全球資本主義之間的連結,使人的生命陷入一種新意義的無產階級化(proletarianization)。

斯蒂格勒亦以技術的觀點重讀整個西方哲學史,重述古希臘神話中的普羅米修斯與柏拉圖《米諾篇》等對話錄,可以參考他的文章——斯蒂格勒|人類是缺失的生物,因此才成為技術的生命

_________________

+1

下載《香港01》App ,按「+」號加入《哲學》搶先看文章: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