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學:胡塞爾、海德格、梅洛—龐蒂

撰文:01哲學團隊 秦晞輝 望萬里
出版:更新:

無睡意哲學課的第八個課題:現象學,包含了三位哲學家:胡塞爾、海德格及梅洛—龐蒂。「回到事物本身」,就是現象學一脈相承的關隘,而不同現象學家就對「事物本身」的看法不同:胡塞爾認為是「意識」,海德格認為是存在,而梅洛—龐蒂則認為是「知覺」。


一、胡塞爾:放下理論的偏見 - EP62


胡塞爾生於奧地利,當時奧地利中產階級對叔本華的悲觀哲學情有獨鍾,如維根斯坦等哲學宗師亦沉浸其中。然而胡塞爾沒有受這文化氛圍影響,他早年攻讀數學,師從數學家魏爾斯特勞斯(Karl Weierstrass),後來因思考數學基礎的問題,走進了哲學。胡塞爾的哲學道路深受富有教學魅力的布倫坦諾(Franz Brentano)和邏輯學家布爾扎諾(Bernard Bolzano)的影響。


布倫坦諾的描述心理學影響了一代的心理學家和邏輯學家,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受其影響,卡納普(Rudolf Carnap)亦細緻地討論過布倫坦諾的判斷理論。布倫坦諾的一個中心思想,是意向性(intentionality)使心靈現象在本質上區別於物理現象。意向性即意義指向,透過意義關聯於事物,而物理現象自身則沒有這個屬性。比如說,只有在擁有心靈的我們解讀一本書的符號時,符號才產生意義,但書本作為物理東西自身,是不會有意義指向的。完整文章:放下理論的偏見 - EP62


二、胡塞爾:歐洲思想的危機 - EP63


胡塞爾認為,這會使歷史主義陷入與自然主義相同的問題,也就是取消了理性的可能。自然主義把理性奠基於盲目的物質運動,使得反思變得無價值;歷史主義對溝通抱持絕望態度,亦使人類社群間彼此變得獨我,取消了反思的價值。


2013年,主張溝通理性的當代德國大哲哈貝馬斯(Jürgen Habermas)在到比利時演講時,亦特意拜訪胡塞爾檔案館。儘管哈貝馬斯對胡塞爾多有微言,但是哈貝馬斯主張跨文化理解的戰略方向,亦與胡塞爾的宣言《哲學作為嚴格科學》立意頗為相近。完整文章:歐洲思想的危機 - EP63


三、海德格:存有與此在 - EP64


海德格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亦是整個歐陸現象學思潮的核心人物。他生於德國巴登烏騰堡郊區梅斯奇希村的一個天主教家庭,這成長背景使他終其一生都帶著夾雜著宗教意識的鄉土農民氣息,尤其反映在他的後期思想之上。


海德格十八歲時因格約伯神父贈予一本布倫塔諾(Franz Brentano)所著的《論存有對亞里士多德的多種含義》,深受打動,而決志投身哲學。另一方面,他中學時亦喜愛閱讀德國詩人荷爾德林(Friedrich Hölderlin)的作品,為他以後對詩性語言的重視埋下種子。完整文章:存有與此在 - EP64


四、海德格:轉向與分期 - EP65


大概1934年前後,海德格在思考與表述哲學問題上有明顯的轉變,《存有與時間》寫作計劃的失敗,迫使他要以另一條進路以繼續探問存有的問題。同時,以海德格自身經歷來看,他經歷了跟當時納粹黨合作與決裂,從弗萊堡大學的校長至被禁止教學。這重大事件都在一定程度上對他是一種衝擊。


所謂的「轉向」(turn, Kehre)與「分期」一說,實然海德格在一封書信中自己亦承認了「海德格I」與「海德格II」這個說法。海德格轉向前後的分別,表現在幾方面:首先,在《存有與時間》之後,他捨棄此在分析的進路,沒有再發展下去,作品中少有再提及此在,而直接就講人(man, Mensch)。即使「此在」這詞間中或有在他的後期作品出現,但在論述中已再無理論地位,不再牽涉到此在分析的架構。其次,在所用的哲學語言方面,海德格在《人文主義書簡》中說,《存有與時間》的第三分部無法以形上學式的語言寫成,因而轉向了使用詩性語言。第三,隨著思想的推展,海德格發展出本現(Ereignis)這概念,並一直環繞著本現來思考存有的問題。完整文章:轉向與分期 - EP65


五、梅洛—龐蒂:身體圖式 - EP66


梅洛—龐蒂(Maurice Merleau-Ponty, 1908-1961)的名聲或許稍遜於海德格,但他是法國現象學的代表人物。他最重要的貢獻,在於他是西方思想史上最重視身體在哲學上的位置。哲學史中尤其在笛卡兒提出主體這觀念之後,哲學家一直視人類心靈與精神為優越於身體與物質。當然唯物論者提出相反的看法,認為物質方為優先,但在梅洛—龐蒂的眼中看來,唯物論者所設想的仍然是抽象的物質,也沒有給真正有生命的、活動著的身體足夠的理論關注。梅洛—龐蒂的思想根源有胡塞爾的意識哲學、海德格的存有論與當代心理學與其他自然科學,他承繼現象學的方法,配合最新近的科學研究,發展出一套植根於身體的存有論。

 

梅洛—龐蒂於1961年因中風而猝死,享年五十三歲,屬英年早逝。他正值思想創發達至頂峰的時期,法國失去了一個的哲學家,而他死時正伏案在笛卡兒的書上,正在為一門笛卡兒的課準備。完整文章:身體圖式 - EP66


六、梅洛—龐蒂:科學與語言 - EP67


梅洛—龐蒂的理論中意識的意向性與身體圖式之間的連接,是受胡塞爾影響;而對存有問題的重視,如對藝術作品作為開顯世界的想法,則源自海德格的啟發。梅洛龐蒂一方面跟隨這兩位現象學的前輩的步伐,另一方面亦極為重視當時自然科學的發展,尤其是心理學與腦神經科學。

 

梅洛—龐蒂的分期雖不如海德格明顯,但他後期漸漸對語言投放了更多的關注,同時質疑現代科學與現代哲學。這可以跟胡塞爾的《歐洲科學的危機與先驗現象學》與海德格的《關於科技的問題》一起思考:胡塞爾批評西方科學因伽利略提倡的「自然的數學化」,即將本來跟人類活生生地接觸的自然世界,化成物理學、幾何學等建基於數學的自然科學,從此人類即將自然視作可計算的客體、對象以把握;海德格將工業革命後的機械技術視為一種世界觀,世界的所有有形或無形的事物,甚至人本身,都變成可被探索、被操縱的資源,這就阻隔了整個西方形上學的發展。完整文章:科學與語言 - EP67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