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拉科夫斯基:作為一種說明未來的學說,馬克思主義已經完全僵死

撰文:01哲學團隊
出版:更新:

萊澤克・科拉科夫斯基(Leszek Kolakowski)是當代波蘭最重要的哲學家之一,童年經歷二次大戰炮火洗禮,成長後則在蘇聯控制下的波蘭生活。在這種紛亂而壓迫的大環境裡,他對於馬克思主義作了全面反思,從而登上學術的高峰。

科拉科夫斯基(Leszek Kolakowski)(Wikimedia Commons)

科拉科夫斯基生於1927年,在12歲之時,波蘭遭德國入侵,從而開始了歷時半世紀的弱勢時代。科拉科夫斯基唯有從中學輟學,當波蘭教育轉為「地下活動」後,他憑自學通過了考試。在蘇聯接管波蘭、實行波羅共產黨政權時,科拉科夫斯基被黨組織分派至波蘭,接觸斯太林主義並成為華沙大學(University of Warsaw)的哲學博士。1958年他升為哲學史教授,並擔任哲學系系主任。

現今的華沙大學(University of Warsaw)(Wikimedia Commons)

修正主義的指控

修正主義(revisionism)一詞出現於史太林亡故前後,中國共產黨當時稱赫魯曉夫政權為「蘇修」,就是因那時蘇聯背離了馬克思主義及史太林主義,轉向資本主義靠攏。而科拉科夫斯基在這股思潮裡擔當其極重要的角色,他批判「制度化的馬克思主義」,認為社會主義必須脫離官僚、克服異化才能成立。是以,1966年他被開除出黨,一年後被解除教授職務。再過一年,他離開祖國開始流亡美國,著作也被禁止出版。蘇東劇變後他才回到波蘭,而2009年他於牛津逝世,波蘭議會當天甚至為他默哀一分鐘。

在他的巨著《走向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Toward a Marxist Humanism: Toward a Marxist Humanism: Essays on the Left Today)中,他指出「馬克思主義」並非必須要不就完全接受,要不就全然拒絕。它不是一個普遍準則,而是影響人類世界觀的哲學啟示,持續激勵著人類社會的知識與記憶。而由於他深刻地批判教條主義,就被貼上修正主義的標籤。

《走向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中文版(黑龍江大學出版社)

《馬克思主義的主流》

《馬克思主義的主流》(Main Currents of Marxism: The Founders - The Golden Age - The Breakdown)於1976年出版,全書洋洋逾千頁,論及60餘位哲學家與20個相關流派。科拉科夫斯基認為20世紀以來,馬克思主義改變了整個世界,但馬克思主義者必須認真檢討自己哲學上的解釋。他指出馬克思主義必須出自於並歸結於「哲學人道主義」,超越異化,實現人類的和諧一致。而他認為恩格斯以來的「科學社會主義」,在二十世紀已無法跟上科技與時代發展。是以他說:「作為一種試圖解釋世界、社會與歷史的學說,作為一種說明和預見未來的學說,馬克思主義已經完全僵死了。」

《馬克思主義的主流》英文版三卷裝

新馬克思主義(neo-Marxism)思潮近百年來一直在世界各處盛行,其主要學者有前幾天的【在與時】主角阿圖塞(Louis Althusser),而提出文化霸權的安東尼奧.葛蘭西(Antonio Gramsci),他甚至影響法蘭克福學派的阿多諾(Theodor W. Adorno)。科拉科夫斯基活躍在波共以後的學術舞台上,整合先驅們的努力,並成為近代馬克思主義的一顆巨星。

台灣近年的新版《馬克思主義的主流》(聯經)

參考資料:

萊澤克・科拉科夫斯基:《走向馬克思主義的人道主義》──教條主義批判與人道主義重建

_________________

+1

下載《香港01》App ,按「+」號加入《哲學》搶先看文章: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