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歷史終結論」;自由民主制之外的社會形式不能持存

撰文:01哲學團隊
出版:更新:

當我們看到電影中世界末日的畫面時,腦中不期然會產生對世界、歷史「終結」的想像。但一旦離開戲院,我們又搖搖頭,覺得那些只是誇張的科技幻象,「終結」離我們所在的現實太遙遠了。但實際上,哲學家們一直以來都認真地在探索這個問題。今天是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68 歲生日,他是一名日裔的美國人,博士畢業於哈佛大學政治系。他的著作《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引起一陣對「歷史終結」的討論。

福山《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Free Press)

〈歷史的終結?〉

他認為冷戰結束、蘇聯解體,全世界的政治環境也正趨向一種「民主體系」的西方系統,繼而提出「歷史終結論」。但福山所探討的「歷史終結」並不如電影中的科幻世界那樣,地球毁滅、人類滅亡,而是說歷史內在的規律達到一個最和諧狀態,運行而不會再有任何變化。

早在1989年,他在國際關係期刊上發表一篇名為〈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的論文,以萬多字的論述表達了自由民主制(liberal democracy)可能成為人類政府的終極模式。福山的理論主要是建立在俄國哲學家——科耶夫(Alexandre Kojève)對黑格爾的《精神現象學》的演繹之上。依照這個歷史發展的方向,自由民主制將會成為人類最終的社會形態,其他社會形式將不能持存——人類社會的演化過程已經來到了邏輯上極致的階段。

科耶夫:影響一眾法國哲學大師的黑格爾學者

圍繞福山的討論

文章發表之際,隨即引起各界廣泛討論。巧合的是,在文章發表後的十多天,柏林圍牆倒塌;兩年後,蘇聯解體。這些事情的發生使福山的論述有如預言。1992年,他出版的第一本著作《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就是那篇文章的擴展。

學者們對福山的「歷史終結」評價,主要分成兩大派系。反對者主要認為福山的推論草率、短視,當今的政治環境並不是如福山說的那麼穩定,民主體制內的形式也是多變的。加上世界經歷了911事件,更使人們要紛紛對福山的理論提出質疑和批評。德希達(Jacques Derrida)在《馬克思的幽靈》(Spectres of Marx)一書中,試圖追問:「共產主義在歐洲被瓦解了,這是事實,但這是否必然意味著自由民主以及與之相伴隨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已經獲得了勝利?是否『人類之連續的和有目的的歷史』 最終會引導『人類中的大多數』走向『自由民主制度』?」另一方面,福山的支持者則為他的論點辯護,認為批評他的人以偏蓋全地將注意力放在福山對西方政治體系的批判上,根本並沒真正理解他的思想整體的意義。

德希達《馬克思的幽靈》(Spectres of Marx)法文原版(Éditions Galilée)

在此要指出的是,不論反對還是支時,福山以上兩派的評論者都未必準確把握到福山理論的真正意義:「歷史」到底指什麼?是什麼「終結」了?福山到底有否對自由民主制過於樂觀?這些更深入的討論,請參考以下文章——福山的「歷史終結論」究竟說了什麼?我們對它的理解是否錯了?

_________________

+1

下載《香港01》App ,按「+」號加入《哲學》搶先看文章: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