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佛洛伊德紀念館新展覽《個案歷史》

最後更新日期:

位於倫敦的佛洛伊德紀念館的新展覽已於兩天前開幕,展出紐約藝術家馬汀威爾涅(Martin Wilner, 1959─ )於2002年開始的長期藝術計劃《製造歷史》(Making History)。

位於倫敦的佛洛伊德紀念館的新展覽已於兩天前開幕,展出紐約藝術家馬汀威爾涅(Martin Wilner, 1959─  )於2002年開始的長期藝術計劃《製造歷史》(Making History)。

負責是次展覽的藝術家馬丁·威爾涅(資料圖片)

 

威爾涅該藝術計劃最早開始時,是透過自己身邊所及的各類材類進行創作,從收集圖像、文字、聲音等等,用以進行繪畫作品。但從2012年開始,威爾涅便將精神分析的元素融合入自己的藝術創作之中,開始邀請病患與他通信數月,並且再次透過紙筆將其材料轉化為一幅又一幅的特殊作品。

 

但在精神分析的領域中,藝術作為表達的工具媒材其實並不少見,例如在兒童藝術治療以及某些像沙遊這類非特定精神分析治療的心理學領域之中。更有甚者,有許多分析師自己便有長期的藝術論著與創作經歷,但要同時身兼治療者與創作者身份並能以此揚名的確實少見。馬丁威爾涅便是此類人士,同時身兼藝術家與精神醫學治療者身份的他,現在也任職於康乃爾大學醫學學院 (Weill Medical College of Cornell University)的助理教授。

 

考慮到個案書寫的特殊性,威爾涅的藝術作品其實也值得觀者重新思考其價值與意義。個案書寫一直是精神分析文獻中相當特殊的材料,一方面因為精神分析思考所有的泉源便是來自被分析的個案,因此藉由分析師所紀錄出版的文字,可說是精神分析理論最生動也應該是最原初的文獻材料;但另一方面,個案書寫也一直備受與其相關的歷史概念所困擾,並且同時考驗著歷史這個概念本身。這不僅是因為個案書寫從佛洛伊德開始,就涉及了分析師本人的修訂與竄改,因而立即受到歷史客觀性概念的質疑,同時也因為該書寫涉及了精神分析中的幻想概念,紀錄下個案幻想與現實歷程的眾多文字,也就決定了從中生發出來的理論如何與傳統的歷史客觀性概念相距甚遠。

而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其實來自佛洛伊德的書寫才能,他重新發明了個案書寫的概念,重新融匯了疾病史、治療史以及理論發展與學派政治鬥爭於一爐,加上其精煉文筆,使得「個案書寫」幾乎成為佛洛伊德文獻中最特殊的一類材料。而在佛洛伊德之後,也的確少見能與其相比之個案紀錄。

 

因此,一旦創作者透過個案的臨床或通信材料進行創作時,這就已經不是治療媒介與藝術創作工具。相反地,透過藝術創作再次展現臨床材料與過程,威爾涅的計劃的確是將個案書寫重新與藝術融鑄,但並非是被治療者的藝術,而是分析師本人的藝術,因而該計劃與分析領域中的案例書寫之關係,也的確應該受到重視與思考。

 

眾所皆知,佛洛伊德於晚年時,因德國納粹之故從維也納移居倫敦,並因癌症所苦最後離世(根據傳記材料,經佛洛伊德本人同意,由醫師主持安樂死過程)。而精神分析之父的居所,也規劃成為相關紀念館,並收藏相關資料、長年有藝術展覽、學術講座、年度演講等活動,與維也納的佛洛伊德紀念館並列餘輝。


本次是倫敦紀念館首次展出威爾涅的作品(The Case Histories, 2016/11/23-2017/02/19),同時,該持續性的藝術計劃也將在明年三月五號開始,於美國加州的洛斯加美館(New Museum Los Gatos)展出。

有關佛洛依德手稿的藝術品(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