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諾:他所預言的時代-火焰燃燒之所在 (02/17)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撰文|01哲學團隊

 

鮮花廣場(Campo de' Fiori)是意大利首都羅馬的著名景點,在售賣水果、美食、鮮花的小攤中,豎立了一個與這裡的熱鬧格格不入的人像。身披道明會黑色斗篷、神情低調而威嚴的雕像俯視群眾。其銘文寫道:A BRUNO - IL SECOLO DA LUI DIVINATO - QUI DOVE IL ROGO ARSE(致布魯諾-來自他所預言的時代-火焰燃燒之所在)。這個雕像的原形就是文藝復興時代最激進的哲學家、天文學家、秘教學家焦爾達諾.布魯諾(Giordano Bruno),他在1600年的今天被宗教裁判所定為異端,而被赤裸倒吊在刑架上,活活燒死。布魯諾的偉大在於深化了日心地動說與無限宇宙論,到了人們可以自由投入科學研究的今天,布魯諾應當被視為是言論、學術自由與科學精神高貴的殉道者。

 

位於羅馬鮮花廣場(Campo de' Fiori)豎立著布魯諾像,底座的銘文寫道:A BRUNO - IL SECOLO DA LUI DIVINATO - QUI DOVE IL ROGO ARSE(致布魯諾-來自他所預言的時代-火焰燃燒之所在)

 

不屈學者的流浪與論戰

布魯諾於1548年在拿坡里王國出生,少年時受訓於奧斯定會的修道院,學習形而上學與神學;其後他加入了道明會,在24歲時被任命為神父。布魯諾的理論能力出眾、博聞強記,曾經受到當時的教宗庇護五世接見。然而因為他崇尚思想自由,不忌憚閱讀禁書,又向見習修士傳授被禁制的思想,他在教會內備受爭議。後來布魯諾所收藏並標過注腳的禁書被發現,教會下達公訴書拘捕他。布魯諾被迫離開拿坡里,開始浪跡歐洲列國,每個地方只停留一兩年的時間,在當地演講、教授哲學。布魯諾經常按不住自己的脾氣,抨擊當地的著名學者與神學家,而遭到譴責。布魯諾在世時沒有甚麼人研究他的哲學,但他的記憶術連法國國王亨利三世亦為之拜服,詫異其記憶力是否源於魔法。在法國國王的支持下,他得以出版講解記憶術和魔法的論著,更被派遣到英國與當地文人和神秘學者交流。

布魯諾後來輾轉去了布拉格,常與亞里士多德主義者論戰、批判地心日動說,但對方人多勢眾,他再次被排擠,更被路德教派驅逐。1592年布魯諾應威尼斯總督莫塞尼戈(Giovanni Mocenigo)的邀請去教記憶術,他又覺得故鄉的宗教裁判所應該比以前放寬禁制了,所以回到離開了十多年的意大利。豈料只教授了兩個月,莫塞尼戈便因為不喜歡布魯諾的學說和性格而向梵蒂岡告密。布魯諾因為反對天主教信仰、反對三位一體說、宣傳無限宇宙說、靈魂轉世說等罪名而在威尼斯被捕,一年後又被押到羅馬,被囚禁和審判了額外七年。宗教法庭要求他撤銷言論,但布魯諾堅決拒絕,終於被定為異端,處以火刑。傳說布魯諾對判其火刑的法官當庭大罵:「判刑的閣下似乎比受刑的我有更大恐懼!」布魯諾就義時鎮定無懼,當局還害怕他會口唸邪咒,而封住了他的嘴巴。火滅後,其骨灰被草草地撒在台伯河中。

 

鮮花廣場上亦有描繪布魯諾被審訊情景的青銅浮雕

 

文藝復興哲學的集大成者

布魯諾是文藝復興晚期的思想家,同樣不被教會接納的哲學家費其諾(Ficino)與阿格里帕(Agrippa)對他影響深遠;他也長時間研究包含了咒術、煉金術、通靈術與占星術等秘教學說的赫耳墨斯主義(Hermeticism)。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的日心地動說在當時沒有正式被教會查禁,但仍然被視為危險思想,布魯諾是當時少數接受並且大肆宣揚日心說的學者。布魯諾死後一段時間,共濟會(Freemasonry)視他為言論自由和泛神論的象徵,公開讚揚他,並為他鑄雕像。但在學術上,要待到一百多年後,德國的雅各比(Friedrich Heinrich Jacobi)和黑格爾才正式對他的哲學作嚴格的研究。

布魯諾在逃離追捕的時候仍然寫下支持泛神論、泛靈論與無限宇宙說的論著。他根據日心說,推論出不單只有地球所在的太陽系存在,而尚有無數個圍繞著各自的太陽(即恆星)來運轉的星系,這些星系全部都處於同一片的虛空中,因此不單宇宙是無限的,可以說整個世界都是沒有邊界的。

 

布魯諾最著名的作品《論無限宇宙與多重世界》(意大利文:De l'infinito, universo e mondi/英文:On the Infinite, the Universe and the Worlds)

 

布魯諾也認為所有動物和植物都是自然的產物,而自然不過就是神在物之中的顯現,因此神性就在所有東西之中,人與自然溝通就等於通向神性。既然永恆的神性就在所有物之中,所有的東西以至宇宙,都具有靈魂和實體性,所以根本沒有真正意義的死亡,萬物的靈魂始終會在無垠的世界中遊走變動。布魯諾本人的情感也沈醉在這個世界觀中,他曾經以幾近狂喜的文字寫道:「我切開天國,翱翔在無限中。當我自地球飛馳到其他星球、穿透到永恆的領域時,那些被遠處的人所見之物,也早已被我拋在遠處。」

我們或許不用花太多心神去比較布魯諾的學說與現今的科學理論,畢竟他並沒有我們的理論工具與觀測儀器作為論據。我們不得不讚賞布魯諾的,是他偉大的想像力和熱情,使無限性概念不再只是一個沈悶的推論結果,還能激起人類的超越感、引導出像他那種克服困苦甚至死亡的精神。

 

 

《01哲學》,哲學入門,深入淺出,更好地理解,更好的邏輯。
立即下載《香港01》App: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