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碰戈蘭高地火線 特朗普又被他利用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25日在白宮同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舉行會晤,並簽署了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擁有主權的公告。美以領導人此舉引發了地區及國際社會的普遍批評。

不過,從美以外交及各自內政角度考慮,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這樣做也是在政治上的一種互相利用。

戈蘭高地是敘利亞西南部一塊狹長地帶,被以色列在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中佔領並管轄,但一直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承認。在敘利亞內政爆發後,戈蘭高地停火線敘利亞一側被反對派武裝佔領。以色列政府正是看到了敘內戰期間無暇顧及邊境安全管控,企圖永久佔領戈蘭高地。

自從特朗普(Donald Trump)2017年宣佈將美國駐以大使館前往以色列後,以色列就在尋求特朗普的支持。特朗普3月26日簽署公告時,給出的理由也是「捍衛盟友國家安全」,避免伊朗和真主党等組織利用戈蘭高地對以色列發動襲擊。

美國多年來避免在戈蘭高地問題上偏袒以色列,但為何特朗普現在敢於宣佈戈蘭高地屬於以色列?

首先,內塔尼亞胡利用特朗普為自己的連任助選。4月9日,以色列將舉行議會選舉。但是,自今年年初以來,內塔尼亞胡在國內面臨的腐敗指控,已經開始影響他的連任前景。面對以色列總檢察官的起訴,內塔尼亞胡否認相關指控的同時也強調,這是反對勢力的「政治迫害」。這種措辭和特朗普對通俄門調查的定調一樣。

當然,也有聲音認為,內塔尼亞胡在以色列保守派看來政績斐然,在執政黨內部的地位非常穩固,連任前景不會因反對派的腐敗指控而黯淡。

其次,特朗普也可以利用內塔尼亞胡鞏固國內猶太裔及其他極端保守宗教選民。通俄門調查結束後,特朗普將更加自由地開啟自己的2020年連任競選。特朗普領導的共和黨通過一系列親以色列政策,目的就是為了打破猶太裔選民支持民主黨人的傳統,爭取更多猶太裔選民在2020年大選期間的倒戈。根據蓋洛普民調機構公佈的資料,2016年大選,宗教保守選民當中,猶太裔選民最不支持特朗普。

相較於美國福音派等基督徒團體對特朗普的支持,猶太宗教團體一直對特朗普持遲疑態度,儘管特朗普一再展現親以色列的態度(GettyImages)

再者,粗糙地為自己空殼化的中東和平計劃「填塞」內容。

特朗普政府的中東和平計劃拖延已久。該計劃因為沙特記者之死以及美國遷館耶路撒冷等事件而陷入僵局。加上巴勒斯坦的反對,這部計劃實際上處於空殼化狀態。此次特朗普宣佈戈蘭高地屬以色列所有,實際上是為了將其從和平計劃中排除出去,也就是機械化地將和平計劃中可能涉及的爭端議題通過政治手段提前消除。但這種做法依然是單方面的,完全是在偏袒以色列,只會讓和平計劃遭遇更多阻力。

最後,特朗普這樣做也標誌著其身邊極端保守勢力再次取得勝利。2018年1月以來,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白宮國安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已先後訪問以色列,公開表達對以色列的支持。尤其是彭斯和蓬佩奧,基本上代表了國內極端保守聲音。就在特朗普宣佈戈蘭高地屬以色列所有之前一周,蓬佩奧還訪問了以色列「哭牆」,對後者繼續表達支持。

從特朗普2017年宣佈將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開始,他就無法走回頭路,只能一步步滿足內塔尼亞胡。據說,內塔尼亞胡甚至將自己和特朗普的握手納入了競選廣告。這種政治友誼歸根結底還是離不開猶太裔財團或遊說勢力對美國內政外交的影響。這在短期內無法改變。

雖然傳統上美國總統第一任期聚焦經濟,第二任期發力外交,但特朗普似乎已經打破這一傳統,因為他只在乎鞏固自己的保守選民基礎。特朗普也知道,爭取更多選民的支持是第一位的。

所以,表面上看,特朗普和內塔尼亞胡是相互利用,滿足彼此的內部利益需求。但從長遠看,特朗普所做出的決定都是單方面、嚴重偏袒以色列的,而對美國來說,不一定有利。

美國內政外交受盟邦制約過大,本來就是不健康或不正常的,更何況這個盟邦還是地緣政治當中的「麻煩製造者」。美國也難免淪為麻煩製造者。在戈蘭高地問題上,特朗普將個人政治利益置於整個中東和平利益之上,更是美國領導人自私自利的表現。從這個意義上講,美國被利用或被帶偏的成分更多。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