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未進首相府 英國先陷內外交困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上周三(7月17日),在最後一場的保守黨黨魁候選人答問會上,正當半隻腳已踏進唐寧街10號首相府的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揮動塑膠包裝的英國醃魚、控訴歐盟規例使醃魚運輸成本大漲之時,英國已悄然墮入內外政治難局之中。

在答問會的前一天,英國天空新聞台引述消息指約翰遜正考量出動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中止國會會期,以硬推無協議脫歐。英鎊應聲急挫,創2017年4月以來最低位。在被問及「出動女王的方便性」時,約翰遜更表示「這看起來甚有道理」。由於他早前已一口否定脫歐協議在愛爾蘭邊境安排上的小修小補,其言論使協議下的有序脫歐頓成空中樓閣。

國會奇招盡出 力阻會期中斷

面對王室干政的憲政危機,早已多次表明反對墮崖式無協議脫歐的國會以奇招對抗,原屬例行性質的《北愛爾蘭行政機關組成法案》更成為主戰場。保守黨前檢察總長葛偉富(Dominic Grieve)提出一系列修正案,要求政府自9月起就北愛爾蘭行政機關組成的進展每兩周向國會遞交報告,希望以「討論報告」為由,阻止約翰遜在10月31日脫歐限期前中止國會會期。不過,其修正案只獲下議院部份通過,其中主要條文更不獲表決。

阻止「中止國會會期」的先行者葛偉富。(路透社)

向來傾向避免政治爭議的上議院卻「奮起參戰」,於上周三以103票之差,重新將效果類似葛偉富提案的修正案重新加入法案,並發回下議院。翌日,親歐派的工黨議員更再下重藥,提出修正案明文規定「即使國會會期中止,也要開特別會議討論北愛爾蘭的報告」,並在近20名保守黨議員倒戈之下,以41票之差獲通過,變相使國會無論如何也有權力在脫歐限期前開會,阻止約翰遜的無協議脫歐。

雖然約翰遜仍可冒憲政危機之險,一意孤行硬推無協議脫歐,不過,市場聞訊後,英鎊馬上回穩,可見外界確是對脫歐危局暫舒了一口氣。

伊朗突扣油輪 英陷外交兩難

然而,好景不常,內政稍定,外交危機就馬上爆發。上周五(7月19日),伊朗革命衛隊以英國7月4日在直布羅陀扣押伊朗油輪的同類方法,在霍爾木茲海峽扣押英屬油輪「史丹納帝國號」(Stena Impero),並一度中止另一艘油輪前進,震動英國政壇。

被扣油輪「史丹納帝國號」。(路透社)

此前美國稱曾擊落伊朗無人機,其後伊朗否認,更公開革命衛隊成員游繩降落「史丹納帝國號」的影片示威。伊朗指「史丹納帝國號」被扣,全因油輪未有理會警告撞上附近漁船;英國外相、另一位保守黨黨魁候選人侯俊偉(Jeremy Hunt)則指,伊方在阿曼(Oman)海域扣押油輪「明顯違反國際法」。

英國月初扣押伊朗油輪,有傳是在美國主動提供情報之下,才不得不阻止這艘疑將違反歐盟制裁向敘利亞運送石油的輪船。其後,英方更表明對石油來源地不感興趣,只要伊朗保證石油並非運往敘利亞,便將予以放行。可見,英國一方面要與歐盟國家合作維護伊朗核協議,另一方面卻不得不照顧脫歐後極其重要的英美「特殊關係」,因而陷入進退兩難的局面。

即將換屆的英國政府,對英船被扣有不同表態。國防大臣莫佩琳(Penny Mordaunt)直指此為伊朗的「敵意行為」,但有望留任外相的侯俊偉只表示「極度失望」,又強調英國「沒有考慮軍事選項」,希望以外交途徑解決。美國則藉機重提多國海軍聯盟針對伊朗,並傳已決定駐軍伊朗死敵沙特阿拉伯。

外相侯俊偉出席內閣會議。在現時的情況看來,侯俊偉要做唐寧街10號的主人,相信還要等待下次機會到來。(路透社)

其實,脫歐爭議的內政與油輪被扣的外務極其相關。無協議脫歐後的英國與歐盟割裂,對美國的要求再難以說「不」,甚或會變成被迫失信於國際社會的另一個伊朗核協議簽署國,與重振大不列顫國威的脫歐精神頗有出入。

約翰遜任外相期間,就曾在最後一刻出訪白宮,希望說服美方收回退出核協議的成命,最後無功而還。將在本周三(7月24日)搬進首相府的他,原以為一心推動脫歐大業便可,如今卻遇上內外交困之局,脫歐路途更難之餘,即使大業功成,不再作「歐盟附庸」,也逃不過將國運託付美國的命途。

相關文章:

上文節錄自第172期《香港01》周報(2019年7月22日)國際觀察《約翰遜未進首相府 英國先陷內外交困》。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