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菲軍事條約真會終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Rodrigo Duterte)與美國向來不睦,上周二(2月11日),菲律賓正式通知美國稱將終止與美國《部隊訪問協議》(VFA)。隨後,杜特爾特的發言人佩里托(Salvador Panelo)在記者會上強調「是時候依靠我們自己的資源」,菲律賓「願意與其他國家簽署《部隊訪問協議》」。

美國對此不免有些錯愕,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批評菲方此舉「令人遺憾,且方向錯誤」;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雖然表示「美方對美菲關係長期穩定充滿信心,並希望解決雙方協議終止所帶來的問題」,但暗示美軍不會駐留在不歡迎美方的國家。

事態發展令人頗感驚詫,但其實都在情理之中。要知道,馬尼拉這一計劃終究只是個動議,菲律賓官員已經表示,協議將在華盛頓方面收到通知的180天後終止,在此期間,協議仍然有效。隨之而來的問題是:菲律賓真的會終止這份協議嗎?

美菲並未真的撕破臉

在美國與菲律賓兩國的政界人士眼中,雙方傳統上的政治、軍事聯繫難以割捨,當中包括於1998年2月10日簽署、1999年5月27日獲菲律賓參議院通過的美菲《部隊訪問協議》。該協議的主要內容是關於菲律賓同意美軍與本國軍隊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准許美國戰艦停靠菲律賓港口並讓美軍上岸訪問等。由於美軍早在該法令簽署時已撤離菲律賓,且菲方在反恐領域上需要美國的幫助,使得該法案一直被視為順理成章的事情。

因此,如今杜特爾特的決定才顯得突兀。然而,美菲之間出現矛盾也非新鮮事。自杜特爾特2016年上任之後,兩國關係在吵鬧的同時,一直維持着平和。打從他於2016年10月12日指示「不準備美菲聯合軍演」開始,便陸續對美方作出不少「激烈」舉動,例如要求美軍撤離菲律賓南部的棉蘭老島、結束菲方與美軍在南海的聯合巡航、審查2014年美菲簽署的《加強防務合作協議》等。

不過,杜特爾特的呼聲並沒有影響兩國之間的軍事往來,美菲在南海的聯合軍演規模依舊一年勝過一年。去年4月,兩國的「肩並肩」聯合軍演在參演規模和所使用的新武器等方面還創下了多項紀錄。

美國防長埃斯珀(右)在2019年11月前往菲律賓,並與該國防長洛倫扎納(Delfin Lorenzana,左)大談兩軍之精誠合作,但美方終究無法略過杜特爾特的影響。(路透社)

菲律賓嘗試提升身價

杜特爾特此番向美國喊話的原因可能很單純。單就基本政局來看,這也許與美國對菲律賓的「反毒戰爭」頗有微詞有關。

美國官員一直以維護「人權」為由,批評杜特爾特為遏制國內毒品氾濫問題所展開的行動,就在今年1月,美國國務院還因此取消了菲律賓前國家警察總長、「禁毒戰爭」幹將之一的德拉羅薩(Bato dela Rosa)的赴美簽證,成為杜特爾特終止與美國軍事協議的導火線。既然這場風波事出有因,那麼就有就事論事予以解決的可能。

但這只是事態的一面,以菲律賓軍方為首的一批實權人士給出了一個令人更為信服的原因。菲律賓武裝部隊(AFP)參謀總長指出,AFP正推動與韓國、日本、印尼和其他盟友國家,以及包括中國在內的區域內其他國家進行軍事合作,以填補一旦美菲《部隊訪問協議》終止後可能出現的安全缺口。

事實上,去年4月,菲律賓海軍已把答案寫在了南海上。在美菲「肩並肩」聯合軍演結束後,菲軍和剛進港的俄羅斯艦隊在南海進行了聯合戰術行動與組織通訊演練,雙方更在同年3月簽署了海軍合作協議。這或許意味着菲律賓雖不會真的和美國瞠目相見,但一定會採取更為平衡的外交手段。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杜特爾特可能一直都在尋求讓菲律賓成為南海棋盤上「奇貨可居」的棋子的機會。

遍覽近年中美在南海地區的實力對比,以及美國在全球對待非歐美盟友時「狡兔死,走狗烹」的做法,不排除杜特爾特會認為,即便中菲交火,美國也僅會協防。

相較於全面配合美國而導致菲中關係交惡,卻並未得到相應實質利益的前任總統阿基諾三世(Benigno Aquino III)政府,杜特爾特面對錯綜複雜的國際局勢,正在嘗試為菲律賓尋求一個更高的身價。

上文刊載於第201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17日)《美菲軍事條約真會終止?》。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