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巴拉克已逝 穆巴拉克的埃及仍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1981年統治埃及長達30年,至2011年在阿拉伯之春浪潮中倒台的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周二(2月25日)逝世,享年91歲。

曾是西方世界處理中東問題的首要接頭人,讓埃及30年來處於緊急狀態管治的穆巴拉克,在2011年2月11日,被軍方迫令下台。此前一天,心中似乎還在想辦法安排自己兒子繼位的他,面對持續在開羅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超過兩周的示威,堅持留任總統一職,只願將職責交由副總統處理。然而,當時由突尼西亞漫延開去的阿拉伯之春民主激情,沒有給他留下體面離場的餘地。當時推翻其管治的軍方也聲稱:「只有來自人民的,才是合法的。」

被迫下台前一天的穆巴拉克向全國人民發表演說。(路透社)

1928年出生的穆巴拉克21歲便在軍事學校畢業、加入空軍學院。隨後近20年,皆浮沉於埃及空軍,曾多次到莫斯科接受訓練。由於在擴展人員方面成就甚佳,穆巴拉克至1972年被任命為副國防部長、主管空軍。這轉變造就了穆巴拉克棄軍從政、強勢管治埃及30年的命途。

不經奪權 走上專權之路

1973年,贖罪日戰爭隨着埃及對蘇彝士運河(Suez Canal)東岸的突擊空襲爆發,穆巴拉克領導的空軍攻擊準繩度高達90%,為阿拉伯世甲和埃及一雪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的恥辱,使他成為了埃及的人民英雄,於1975年被時任總統薩達特(Muhammad Anwar el-Sadat)任命為副總統。

贖罪日戰爭的結果促成了埃及在1978年有關中東和解的《大衛營協議》(Camp David Accords),以及翌年以色列將西奈半島(Sinai Peninsula)交還埃及的雙方和議,為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關係至今尚未完滿的正常化打開序幕。雖然薩達特因此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可是卻為自己埋下了殺身之禍。

2010年,穆巴拉克到訪白宮,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會面。(路透社)

此時,穆巴拉克獲得薩達特重用而權力漸長,多次在阿拉伯世界與西方國家代表埃及進行外交談判。可是,曾遊說阿拉伯各國與以色列和解的穆巴拉克,最終卻沒有完全支持《大衛營協議》,讓他未來既可繼承薩達特的務實外交溫線,卻又不必因此馬上成為阿拉伯人的眾矢之的。

當薩達特1981年因其和解路線而遭埃及極端伊斯蘭聖戰組職成員刺殺時,穆巴拉克正坐在他身旁。在國家危機之中,這位民送英雄不經任何奪權操作而終於坐上了總統寶座。

「穩定」壓倒一切

上任之初,穆巴拉克對國內異見份子初見寬容,然而親眼目睹總統近身衛隊被極端聖戰份子滲透,最終促成薩達特之死的經歷,卻讓穆巴拉克深信穩定就是一切。此時談吐謙恭、經常將「我不知道,請給我建議」掛在口邊的他,逐漸加強國安維穩力量,收緊對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甚至非伊斯蘭左翼人士的打壓。

到了上世紀90年代,穆巴拉克繼續強硬壓制異見份子,也得到不少民眾的支持——畢竟伊斯蘭武裝份子時有殺害遊客、基督教徒、學者、政客的行動,連穆巴拉克本人也曾多次險遭刺殺。

可是,高度強調國安維穩之下,國內經濟成果分配嚴重不均。根據2000年的數據,財富最多的10%埃及人佔有了61%的財富。而由於穆巴拉克為求安穩而用人唯親,其國內貪腐問題也日趨嚴重。「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0年公布的廉潔報告中,埃及排在178個國家中的98位,而穆巴拉克及其家人的財富更被多方估算為超過400億美元。

同時,緊急狀態管治下的政府對任何異見者也絕不留情。埃及雖有選舉,可是最大反對力量穆斯林兄弟會卻一直被列為非法,而無論組黨還是以個人身份參選,也有難比登天的極高要求。任何反對勢力也幾乎會被扣上伊斯蘭極端份子的帽子,因而受到酷刑對待。根據維持解密(Wikileaks)洩露的一則2010年外交通訊,單在開羅一市,每天至少有上百宗警局中的虐待事件發生。政府對媒體與少數族群的打壓更是無日無之。

國內外形勢不改 埃及舊政治依然

不過,上任後重新與阿拉伯國家交好,又能保持與以色列「冷淡的和平」的穆巴拉克,卻是個可以與西方「談生意」的人,被普遍被為阿拉伯地區對抗極端主義的穩定力量,得到美國歷年來以十億美元計算的軍事援助。英國首相貝理雅(Tony Blair)更曾稱他是「深具勇氣的正義力量」。

國內外長年的利好形勢,也使得穆巴拉克愈來愈驕縱。其自我形象可在一張2010年由官方媒體發布的照片可見。其中,穆巴拉克與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ohammad Abbas)、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一同走在紅地毯上,圖片顯示穆巴拉克走在眾人之先,儼如首領。可是,這卻是改圖而成,原圖中的穆巴拉克只走在旁邊,五人之中由奧巴馬先行。

去年曾擔任非洲聯盟輪任主席的埃及總統塞西(中)。(路透社)

2011年穆巴拉克下台後,埃及人選出穆斯林兄弟會執政。翌年,他就因策劃謀殺示威者而被判囚終身。不過,穆斯林兄弟會不改埃及管治者集權的傾向,又引來非穆斯林的不滿,最終由時為埃及軍方總指揮官的現任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推翻,而穆斯林兄弟會則重新被訂為非法,法院也於2017年為將穆巴拉克的所有罪名一掃而空。此時,埃及重新落入軍方勢力籠罩下的強人統治,以往的高壓政策,以及西方世界渴望阿拉伯地區穩定而對埃及管治者的寬容,又再牢固起來了。

穆巴拉克此刻得以長眠的地方,還是他被迫下台前的那一個埃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