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同中國撇清關係便能自保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接連釋放可能要封殺中國企業字節跳動(ByteDance)旗下的短視頻應用抖音國際版TikTok: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7月12日在接受霍士新聞網採訪時稱,預計特朗普將對TikTok和中國社交APP微信採取「強有力的行動」,以回應中國利用這些工具對美國進行「信息戰」。

此前,特朗普7月7日稱自己正在考慮在美國禁用TikTok。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也表示華府「肯定」正在計劃禁止中國社交媒體軟件,包括TikTok。

華府可能以「中國企業」為由將Tiktok拒之門外,Tiktok則已採取了一些「去中國化」的行動。

《華爾街日報》7月9日稱,字節跳動正考慮改變TikTok的公司架構。正在談論的選項包括:為TikTok創建新的管理委員會,或者是在中國以外的地方建立總部。據報道,Tiktok一直在考慮最早在12月開設全球總部,新加坡、倫敦和都柏林都是候選地點,而近期發生的事情或將加速該總部設立計劃。

美國政府將華為拒之門外,並頻繁呼籲盟友共同抵制華為(點擊大圖瀏覽)

除此之外,字節跳動還在人事問題上進行了調整,僱傭美國高管和員工經營海外業務,比如今年(2020年)5月,迪斯尼高級流媒體執行官梅耶(Kevin Mayer)加盟字節跳動,負責字節跳動全球職能部門(不含中國)。同年3月,曾任職於美國ADP公司網絡安全專家克勞迪爾(Roland Cloutier)出任TikTok首席信息安全官。在微軟工作20多年的微軟前首席知識產權顧問安德森(Erich Andersen)在1月加入字節跳動,出任TikTok全球法律總顧問。

此前,YouTube前高管帕帕斯(Vanessa Pappas)2019年加入TikTok,成為TikTok在美國的負責人之一。曾在美國視頻網站Hulu擔任品牌營銷和文化副總裁的特力安(Nick Tran)則加入字節跳動公司後負責TikTok的品牌營銷、宣傳推廣和社會活動。

美國國內有不少聲音認為Tiktok有竊取用戶信息之嫌,為此,2019年年底,字節跳動發表聲明,美國所有TikTok用戶的數據都存儲在美國境內,並在新加坡進行備份,不受中國法律管轄。2020年6月8日,字節跳動宣布,禁止中國工程師訪問海外產品數據代碼庫。

不僅是Tiktok在行動上與中國拉開距離,另一個被美國打壓的中國高新技術企業華為也在撇開與中國的關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接受採訪時多次公開否認與中共的聯繫,更是否認為中國政府從事間諜活動等。

Tiktok與特朗普結下「私仇」;印度全面下架TikTok;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則親自加盟。(點擊大圖瀏覽)

當越來越多的中國跨國企業走出去的時候,它們很容易被貼上與中國政府有關的標籤,尤其是在中美博弈蔓延到科技層面時,這些企業首當其衝成為美國的目標。有時候,「中國企業」這個身份成了很多中國跨國企業的負擔。如何適應他國、打消外界的質疑就成為這些企業需要回答的問題。

Tiktok撇清與中共的關係是一個策略,更重要的是,它深知外界的關切,比如網絡時代的數據獨立、隱私乃至自由等問題。這樣看來,Tiktok的做法就不失為一種比較精明的公關策略,在開展全球業務時更加本土化,這就相當於打入對方的內部,既可以回擊外界的質疑,同時也可以避免因為文化、法規等不同所導致的誤解。

當然,這種策略也不一定真正能阻攔那些想要打壓中國企業的政府,比如納瓦羅也已經明確表示「如果TikTok分拆為一家美國公司,對我們也沒有幫助」,字節跳動在印度建立數據中心以便在當地存儲印度用戶數據,印度政府依然在6月29日將其封殺。但當中國跨國公司走出去、越來越本土化時,某一國動用國家機器來打壓某一家企業越來越難以服眾甚至可能招致國內的反對時,中國的這些跨國企業也可以為自己贏得更多的生存機率。

總之,在中美大國競爭的大背景之下,「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中國企業不可避免也要受到波及,美國要政治化這樣的議題總能找到藉口。中國企業經營的公司走出去註定要走向風口浪尖。「中國」成為它們備受詬病的原因也成為它們的後盾,如何制定適當的策略需要慎之又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