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阿聯酋「冰釋前嫌」 中東現實政治的政治現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8月13日是「歷史性的一天」。這一天,以色列和阿聯酋在美國協調之下達成了和平協議,同意建立全面外交關係,換取以方暫時停止吞併約旦河西岸,使阿聯酋成為1979年與1994年分別與以色列達成和約的埃及和約旦外第三個與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國家。

雖然巴勒斯坦人的加沙地區仍被圍困,其西岸地區仍被佔領和割裂,但面對着什葉派伊朗這個共同敵人,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似乎已決心落實「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的現實政治操作。

頌聲中的獨自呼號

對於這個難得的外交成就,坐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公布消息的特朗普宣稱這是「人們說不可能」的任務。被問及其他阿拉伯國家會否跟隨之時,有份參與促成和議的第一女婿兼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Jared Kushner)更稱有些國家因為未能率先與以色列建交而感到不高興。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的利庫德集團表示,此協議「史無前例」地打破了以「土地換取和平」的外交典範——以往以色列與埃及和約旦的和議都有進行土地交換——將之換成「和平換取和平」,再不必付出佔地。雖然阿聯酋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Zayed)並沒有用「和平協議」一詞去形容協議,不過阿聯酋方面就強調此協議換得以色列同意停止吞併西岸的行動,保持了「兩國方案」的可行性。

內塔尼亞胡稱8月13日的歷史性的一天。(美聯社)

對此,內塔尼亞胡則稱吞併計劃沒有改變,只屬暫停。其實,以色列此刻已實然控制西岸關鍵地區,且有非法猶大定居點不斷建立,吞併只是一個法律行為;加上最近以色列受新冠疫情困擾,經濟下行與涉貪案件也使民情不滿內塔尼亞胡,即使沒有這個和議,內塔尼亞胡也分身乏術,無力正式吞併西岸。因此,阿聯酋的所謂「交換」其實只是跟以色列修好的說詞而已。

不過,有了這個「停止吞併西岸」的說法,阿拉伯世界似乎一致讚好。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指和議能促進區內和平穩定,特別強調和議中止了以色列的吞併方案,更致電穆罕默德恭賀此「歷史性的和平步伐」。約旦則稱如果以色列將和議視為中止佔領的誘因,這將有助地區走向公正的和平。

只有伊朗和土耳其等與阿拉伯國家關係緊張的其他穆斯林國家,有出言批評以色列和阿聯酋的協議。

面對阿拉伯世界與以色列的「和解」大勢,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痛批阿聯酋的行為是「背叛」,否定美阿以的三方協商,並呼籲阿拉伯聯盟否定此協議,聲言「無論是阿聯酋,還是什麼其他方面,也沒有權利以巴勒斯坦人之名發聲」。然而,巴勒斯坦當局此番讚好聲中的獨自呼號,無論如何也抵擋不住地區與國際之間的現實政治。

8月13日,特朗普在眾星拱月的場面中在白宮為以阿達成和議「慶功」。(美聯社)

阿拉伯與以色列「合作共贏」

其實,阿拉伯世界逐漸輕視巴人權益並親近以色列的趨勢早已有之。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以色列吞併戈蘭高地、美國關閉巴勒斯坦的駐華盛頓使團、美以和平方案主張吞併西岸等一連串事件過後,阿拉伯世界反應冷淡,最多只有言誅。

早在2019年波蘭華沙舉行的中東和平會議,包括沙特在內的阿拉伯國家都有派員出席,已造成了內塔尼亞胡首次與一眾阿拉伯國家高級官員同場出席國際會議的時機——在場的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就指內塔尼亞胡與阿拉伯各國代表一同撕麵包進餐,開啟新時代。

本年1月底特朗普宣布同意以色列吞併西岸的和平方案時,阿聯酋、巴林、阿曼的駐美大使亦在席。雖然數日後阿拉伯聯盟在巴勒斯坦當局要求下召開會議,表態否定和平方案,可是隨後以色列先行吞併西岸的計劃甚囂塵上之時,即使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5月宣稱停止與以色列安全合作作威脅,各國也無所表示。

同一時間,阿聯酋卻以為巴勒斯坦提供抗疫物資為由,首次派出商用飛機降落特拉維夫。即使巴勒斯坦多番抗議,類似的航行也一直持續,為今天以阿關係正常化打下實務基礎。

西岸有巴勒斯坦人焚燒內塔尼亞胡、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和特朗普的人像洩忿。(美聯社)

這次和議只是中東現實政治發展過程的一個環節,未來類似的「破冰」將陸續有來。雖然阿拉伯世界的代表性強國沙特並未有為此作明顯表態,但諸如阿曼、巴林等國也料將跟隨阿聯酋的步伐與以色列交好。

此時此刻,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合作對各國的共贏格局甚為明顯。對於以色列而言,與阿拉伯世界和好將使其安全憂慮能集中在巴勒斯坦人和區內伊朗勢力一方,可後顧無憂。對內吉尼亞胡本人而言,這更是擺脫國內抗疫不力、經濟政治難題困擾的契機。對阿拉伯各國而言,擁有甚高軍事和情報實力的以色列是同抗伊朗的最佳拍檔,而且以色列的抗伊之志遠比美國可靠;同時,只要以色列不正式吞併已早被佔領的西岸地區,繼續提供人支援助的阿拉伯各國依然可靠言詞保住道德高地。對特朗普政府而言,這也是便宜的外交勝利,且可構成對伊朗極限施壓的新一環。

多方共贏格局之下,巴勒斯坦人的建國夢已顯得微不足道。在現實政治之下,要打破局面,巴勒斯坦人似乎只能另尋一個更加接近中東區內政治現實的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