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蓬佩奧到王毅:歐洲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8月25日至9月1日間輾轉訪問意大利、荷蘭、挪威、法國、德國等五國的行動還在繼續。在26日的訪問中,王毅離開意大利,前往荷蘭海牙,先後會見了該國首相呂特(Mark Rutte)、外長布洛克(Stef Blok)。

當中、荷雙方在歐洲這塊最具商業歷史的土地上討論如何「為推動世界經濟復甦作出積極貢獻」時,這種言論也再次強調了歐洲方面最大的訴求,即經濟問題。

它也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前一階段的歐洲之行呈現了劇烈的反差。針對蓬佩奧的東歐之行,歐洲各國及媒體的評價對其頗為尖刻,其核心莫過於美國沒意識到歐洲的最大訴求可能在經濟上。

在捷克,該國第二大富豪、現任總理巴比什(Andrej Babis)直接拒絕了蓬佩奧在中國通訊巨頭華為公司的要求,他拒簽了一份明確把華為排除在捷克第五代移動通訊網絡(5G)建設之外的「聯合聲明」,還以「捷克為主權國家」為由拒絕了蓬佩奧提出的讓美國公司取代俄羅斯公司接手該國杜庫凡尼(Dukovany)和特梅林(Temelín)兩座核電站技術設備的建議。

在奧地利,維也納當地主流媒體之一的《標準報》評論蓬佩奧此行訪歐旨在分裂歐洲對「北溪-2」天然氣管道問題上的團結,威脅制裁包括奧地利石油巨頭OMV在內的所有參與項目建設的歐洲企業,進而為美國的天然氣巨頭服務。奧地利高層的反饋也是明確的,儘管美方希望奧地利將華為排除在5G網絡之外,但奧方對此興趣寡淡。

在德國,即便是對北京頗有微詞的《明鏡》周刊,也在蓬佩奧抵達波蘭後直指他此舉並未找到重點,即東歐國家的利益仍聚焦於利益與周邊安全;對華沙和布拉格來說,中國的「風險」是非常抽象的,其威脅尚不如以進攻性防禦在東歐及歐洲廣佈諜報網的俄羅斯。當美國高官巡遊一圈,目的僅在於「讓這些國家成為中美衝突中美國的盟友」時,這種失焦的前提也就難免導致結局成效不佳:最終,美國僅和斯洛文尼亞簽署了一份5G安全聯合聲明。

也就在蓬佩奧在8月中旬開始其中東歐之行時,挪威、奧地利、荷蘭等國也先後於同期破獲俄羅斯間諜網案件。但這並不妨礙蓬佩奧在巡遊中大談中國威脅,進而將俄羅斯相關問題放到次要位置上。(美聯社)

說到底,無論是東歐還是西歐,他們在2020年內的最大訴求可能都不在政治領域上。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打亂了歐洲經濟的發展節奏,由於歐洲經濟都是典型的出口導向型,並處於全球化分工體系的最頂端,對於貿易的高度依賴正使得其在緊張的全球局勢下步履維艱。

根據歐盟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歐元區國內生產總值(GDP)按月下降3.8%,創下1995年以來最大的季度跌幅。歐盟委員會在5月也認為,今年歐盟經濟整體將萎縮7.4%,歐元區19國經濟將萎縮7.7%。

當歐洲在經濟上面臨困境,而前者又隨時會反饋到政治上時,這使得歐洲的興趣已經史無前例地聚焦到了經濟領域。從美國提高鋼進口關税、空中巴士非法補貼爭端再到歐盟徵收數碼税,歐洲與美國之間的摩擦不斷,由此也造成了貿易的下滑。以歐洲的經濟火車頭德國為例,儘管2019年該國的外貿進出口保持增長,但增速與此前幾年相比顯著放緩。

貿易增長的失速,也帶來了歐洲製造業的萎縮。在2019年,IHS Markit歐元區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連續11個月低於50。疫情和抗疫措施迫使貿易與工業生產停擺,嚴重影響了需求和生產。到2020年5月,歐洲PMI已降至39.4。

7月17日,歐盟成員國領導人在布魯塞爾舉行新冠疫情暴發後首個面對面峰會。大會期間,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右)與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相互肘擊致意。這也是歐洲人在疫情之下迅速養成的新風俗習慣。(新華社)

雖然在7月,德、法兩國復工復產帶動歐元區PMI衝上50大關,歐盟經濟事務專員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等人也表示,經濟復甦可能將在2020年下半年「不均衡」地開始。但對於經濟結構失衡高度依賴貿易與服務業的歐洲而言,其經濟復甦的難度不小。

有學者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歐洲打擊巨大,2020年歐洲經濟大幅度衰退已成定局,2021年經濟的反彈依舊不能彌補今年造成的損失。這使得歐洲急需外部動力助推。而來自中國的擴大開放的方案,即擴大「快捷通道」等機制就顯得很有必要。此舉可以加速中國、歐洲兩大市場經濟融合,快速重啟經濟的必要措施。這是遭遇疫情重創的歐洲需要的。

中歐雙方在擴大開放這一問題上已經具備充分的基礎,譬如在疫情之下,中歐班列等機制繼續穩定運行。截至2020年5月,中歐班列累計開行1033列,首次突破1000列,發送貨物9.3萬標箱,單月開行列數和發送量均創歷史新高。而中國「快捷通道」等機制的應用也在德國等國有了相應實施基礎。該機制旨在在確保疫情防控前提下,為當事國雙方重要的復工復產急需人員往來確立定點省市進出關係,由此提供便利,維護發展雙邊經貿合作,保持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暢通。

北京目前雖不能確保相關兩國民間旅行通暢,但可以保障雙方重要商務、物流、生產和技術服務急需人員的往來。考慮到王毅已經在會見意大利外長迪馬約(Luigi Di Maio)、荷蘭外長布洛克時強調雙方要利用好人員往來「快捷通道」,加速企業家復工復產,北京的意圖就已經不言自明,歐盟各方想必亦能得出合理答覆。荷蘭、意大利等國「贊同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的表態,也再一次向外界明確展示了歐洲的訴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