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被指干預美國大選 兩國有心儀的下任總統人選嗎?

撰文:王家豪
出版:更新:

美國總統大選臨近,俄羅斯再被指發動網路攻擊,企圖干預美國選舉。除了前美國情報官揭露白宮要求淡化俄羅斯干預大選外,微軟也指出俄羅斯和中國黑客曾監視兩黨陣營。美國情報界透露,莫斯科傾向支持特朗普連任,而北京則屬意拜登勝選。

克里姆林宮當真屬意特朗普?

雖然外界解讀俄羅斯支持特朗普,但美俄關係在他任內陷入低谷。特朗普曾表示仰慕普京的強人作風,將中國取締俄羅斯成為美國的頭號競敵,也間接削弱跨大西洋聯盟的團結。然而,特朗普政府對俄羅斯政策維持強硬,曾因烏克蘭、敘利亞、干預美國大選、人權等議題,對俄採取連串制裁措施。另外,特朗普也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INF Treaty)及《開放天空條約》(Open Skies Treaty),亦暫時無意延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損害全球戰略穩定。特朗普主張與普京舉行峰會,但成效不似預期,俄美關係始終欠缺實際突破。

即使拜登的反俄立場鮮明,但俄羅斯未必抗拒民主黨人當選總統。當拜登成為美國總統後,他無疑會鞏固歐盟和北約的團結,重新推廣美國民主自由價值,如加強對烏克蘭的外交支持,以及更多關注俄羅斯國內人權狀況,包括車臣的反同性戀運動。不過,拜登將採取較具建設性的態度處理核軍備控制,願意與俄羅斯商討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的期限。拜登也承諾改變對伊朗政策,有望重新談判《伊朗核協議》。

今年8月,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在經過幾年的調查後宣稱,俄羅斯總理普京下令對2016年的美國大選進行了干涉。(Getty)

干預選舉冀製造美國內亂

說到底,俄羅斯未必有心儀的美國總統人選,皆因總統個人對外交政策的影響有限,而且美俄關係更多受制於結構性因素。不論特朗普或拜登擔任下屆美國總統,美俄關係短期內不見得有改善跡象。假如克里姆林宮欠缺心儀候選人,俄羅斯介入美國總統選舉可能只為製造政治分化、破壞社會穩定。

俄羅斯曾被指協助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特朗普的競選運動,兩人的最大共通點為「反建制」的形象。俄羅斯銳意搜集拜登團隊的黑材料,也許旨在揭露拜登的偽善,使群眾對建制菁英失去信心。四年前,俄羅斯黑客洩露希拉里團隊電郵,揭示民主黨不公平對待桑德斯,可謂一墨相承。

假如克里姆林宮欠缺心儀候選人,俄羅斯介入美國總統選舉可能只為製造政治分化、破壞社會穩定。(GettyImages)

另一方面,假設特朗普最終成功連任,他的政治認受性將會遭到質疑。甚至繼續蒙上「普京傀儡」的污名。按照這種邏輯,俄羅斯已經成功掀起美國內鬨,誰在美國總統大選中獲勝也許不再重要。

俄國要亂、中國求穩?

至於中國方面,北京方面大抵應該也更期望拜登連任,其根本原因在於,北京對中美關係的訴求是穩定的「競合」關係,而特朗普政府在過往三年有餘的時間裏多有朝令夕改、顛覆既有共識的行跡,這種施政方式或許對美國的傷害遠甚於對中國的傷害,但無疑不利於中美關係的穩定。因此無論中國民間看法何如,北京官方大抵應更期待拜登勝選,從而為中美關係重回「講道理」的正軌創造契機。

另一邊廂,美國國家反間諜執法辦公室(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也做出類似的觀測,其主任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表示:「我們認為中國較希望特朗普未能連任,因北京認為他難以預測。」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