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辯論在即:拜登最大的試煉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當地時間9月29日晚上9點,美國兩位總統候選人將在俄亥俄州(Ohio)進行本次大選的第一場電視辯論。儘管目前民調上拜登仍然保持着領先,理論上與特朗普的一對一過招於拜登而言應更顯輕鬆,然而外界卻普遍對拜登的辯論表現表示擔憂。從最近一年多以來拜登頻頻出現的口誤、特朗普向來在電視上從容自如的台風等多方面來看,等待拜登的是一場重要且不容失算的試煉。

11月3日大選前將舉行共三場辯論,周二(10月29日)首輪過後,10月15日和22日 分別還有第二、第三輪,期間還有10月7日的副總統辯論。不過一般而言,三場總統辯論當中以第一場最為重要。其後兩場在時間上更靠近投票日,且選民的抉擇大多在第一場後已經成型,可以說,這場辯論是大選前兩位候選人最重要的一場交鋒。

特朗普的先天優勢

若排除目前民調的形勢、兩位候選人的事前準備等因素,僅從電視辯論本身考慮,這次對決的天平無疑是倒向特朗普一邊的。他本人雖然不擅長嚴肅辯論,但卻是難應付的舞台型對手。

在此次首場競選中,辯論主持人由霍士新聞台(Fox News)的華萊士(Chris Wallace)擔當,他為這場長達90分鐘的辯論設計了6個主題,每個有15分鐘時間供兩位候選人發揮。這6個主題包括兩人的過往記錄、最高法院、新冠肺炎疫情、經濟、種族和暴力、以及選舉公正的議題。儘管議程如此,但可以預估雙方針鋒相對的焦點必將偏離辯論的議題本身,轉向對候選人彼此的批評、甚至是人身攻擊。因此這場電視辯論所考驗的更多的是候選人身為政治家和領導者的舞台表演功力。

而從特朗普過往的表現來看,他在這一層面上的能力是勝於拜登的。

9月22日,特朗普在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競選集會上發表演講。(Getty)

這一點在特朗普在自己的政治辯論「出道舞台」——2015至2016年的共和黨初選上,就表露無疑。面對多位經驗老道的議員、州長,毫無政治經驗的特朗普從一登台就盡顯從容:從站姿、特朗普式的經典肢體動作、表情到語言表達中的自信和篤定,都讓特朗普在諸位政客中更為突出,以至於《紐約時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辯論後都承認特朗普對辯論更加游刃有餘。

除了過人的台風之外,在面對尖銳的提問時,特朗普也臨危不亂。當時作為辯論主持人的知名女主播凱利(Megyn Kelly)毫不留情的直擊特朗普「痛點」,在提問中說:「你曾經用『豬』『狗』、『懶蟲』和『讓人噁心的動物』等方式來稱呼你厭惡的女性...」特朗普聽到這裏打斷了主持人的話,在台下一片噓聲中帶着一絲笑意以開玩笑的方式回答道:「只有奧唐納(Rosie O’Donnell)才會讓我這麼說。」(奧唐納為美國知名喜劇演員和電視主持人,與特朗普兩人早在2006年交惡,並時常在電視節目、網絡中互相抨擊對方。)

而在凱利緊接着的質問下,特朗普也沒有退縮,他避開了對他不當行為的指控的直接回應,而說:「我認為這個國家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人們必須要)做到政治正確。而我沒有那個時間去顧及政治正確與否。而且說實話,這個國家也沒有這樣的時間了。」

9月28日,工作人員在電視辯論的演播室進行準備工作。首場辯論將在位於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的凱斯西儲大學(Cleveland Clinic and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舉行。(美聯社)

縱使特朗普偏離議程,全然無視總統辯論的嚴肅性,但毫無疑問,他極擅長化解危機,並一次又一次地展現出強大的動員能力。

不公平競爭

對拜登更不利的是,選民對兩人的審視在一定程度上也不公平。特朗普的確常常出言不遜,而這一點也早已成為其固有形象的一部分,觀眾似乎也對此有了一定的接受性。據《華盛頓郵報》的報道,在這次電視辯論中,特朗普想要對拜登本人及其家人——尤其是拜登的兒子——進行攻擊。對於有着為人正直的形象拜登而言,兩人競爭的起點就已經是不公平的。

再者,對於特朗普而言,引述不實消息、誇大事實之類的行為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這甚至已經成為他的「人設」,而在這次的電視辯論中他也很有可能採取這些慣用伎倆。儘管辯論過後,媒體很有可能會就兩位候選人在辯論中提出的信息進行核實,但觀看辯論的人當中,能夠接收到這些事後核查信息的人只有一小部分。

2016年2月,特朗普在共和黨初選的辯論上。其競爭對手有來自德州(Texas)的議員克魯茲(Ted Cruz)以及俄亥俄州前州長卡西奇(John Kasich)。(Getty)

雖然有不少人提議應當請專門的人員在電視辯論進行過程中進行同時間的事實核查,若有候選人捏造或者引述不實資訊,則即時予以警示,但由於事實核查所需的時間,這種方案在現實上也是不可行的。即便拜登花費大量時間去糾正特朗普的發言,也不僅減少自己向選民展現的機會,也無法解決更根本的問題:選民在做出決定時,並不一定都會理性地考慮事實為何,而是基於一個感性的、自己願意相信的「事實」而定。

拜登「口誤」纏身

此外,拜登自身的辯論表現也存在弱點。一方面是幾個月來,被特朗普、共和黨和右翼媒體所集中攻擊的拜登「口誤」問題。近來最嚴重的一次失誤便是在競選活動中錯將美國因新冠肺炎而死的總人數說成2億(也就是美國人口60%)、將美國服役人員當中死於新冠肺炎人數誤說成超過6,000人,而實際上只有7人(9月28日第八人因病去世)、稱自己180年前便擔任參議員等等。對於常常出現的類似問題,拜登本人也一度承認自己是一個「口誤機器」。

除了口誤以外,拜登近來在接受採訪時也常出現思緒不清晰的情況。面對簡單直接的問題,拜登的回答顯得漫無邊際,似乎說話說到一半時,忘記了自己想說的話。而這些問題被特朗普大肆利用、借題發揮,甚至質疑拜登是否已經多次出現中風的狀況、又或者說拜登為了增強自己在公眾面前的表現而服用藥物,要求在辯論前對其進行藥檢。在即將到來的辯論中,拜登在語言表達上問題無疑將被置於放大鏡之下。

雖說如此,但這次的電視辯論於特朗普也絕非可以「躺贏」的局面。四年前特朗普的處境和如今已有許多不同,他當時的勝出不能說沒有形勢造人的因素在,亦有人認為,恰是因為特朗普的漫天胡言,拜登反而只需表現「正常」,便可任由特朗普自行出醜。不過,面對着多重不利因素,即將開始的數輪電視辯論於拜登的確是最為艱難的試煉,如果不能克服這些障礙,目前的優勢可能會被特朗普超越。

美國大選2020專頁 | 香港01

地圖中的美國:這究竟是怎樣的國家?

01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