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蘋果日報》風波:反共華人的選戰豪賭

撰文:戴侖
出版:更新:

中國、俄羅斯、伊朗等國家涉嫌以各種手段干涉美國選舉,似乎成了美國大選固定的劇本。但類似黎智英和《蘋果日報》據報捲入2020年美國大選的風波,過去卻少有聽聞。
在各方圍觀這類勁爆消息之餘,少有追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這些似乎試圖影響美國大選周邊輿論的更多是反共華人,能否代表大多數華人?他們支持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川普),能否代表自由與民主?

事情要從美國媒體《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爆料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擔任一家烏克蘭石油企業高管時收受利益的醜聞說起。

《紐約郵報》該報道出街時距離大選只有三周,美國國會和聯邦調查局(FBI)對爆料真實性的調查不可能有結果。這很容易讓人想起四年前,同樣是臨近大選的時候,當時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被曝出「電郵門」。事後證明,「電郵門」對大選結果產生了相當程度的影響。同樣的,《紐約郵報》的爆料若能對拜登團隊士氣造成打擊,遠比真相是什麼更重要。

但隨後的劇情走向則有點大反轉的意思:有媒體揭出,給《紐約郵報》爆料的,是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而不是獨立第三方。《紐約郵報》也對整個事件充滿懷疑,撰寫曝光新聞的記者自己也不願署名。而FBI的調查顯示,很可能是外國駭客入侵了拜登兒子的電腦,然後將信息提供給了特朗普團隊。

事態原本就會這樣不溫不火地持續。誰曾想到,這個故事最精彩的地方,竟然是還會有下半場。

美國媒體稱網絡上大爆拜登兒子醜聞的報吿涉嫌造假,而《蘋果日報》則是這份報吿的「委託製作方」。(Reuters)

近期在美國互聯網上出現了一份長達64頁的報吿,內容是拜登父子在中國有着「見不得人」的生意,這使得拜登很容易受到中國政府的「控制」。

然而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近日報道稱,這份報吿涉嫌造假,「作者」阿斯彭(Mark Aspen)並不存在,其資料中的照片是由AI人臉合成器生成。NBC引述報吿原始發布者鮑爾丁(Christopher Balding)的話稱,阿斯彭完全是一個虛構的人,只是為了發布這份報吿而虛構出來的,報吿的主要作者出於個人和職業風險原因要求匿名。

更加引發國際輿論關注的是,NBC表示香港《蘋果日報》也參與其中。NBC在報道中稱,鮑爾丁說自己參與了報吿的一部分撰寫,是《蘋果日報》委託他們寫出這份報吿。NBC稱為此聯撃了《蘋果日報》的一位發言人,該發言人確認,《蘋果日報》確實曾與鮑爾丁就報吿進行過合作。

但很快,香港與台灣的《蘋果日報》均發聲明,否認委託鮑爾丁或任何人撰寫任何文件或報吿,並敦促NBC儘快澄清相關報道。

不過《蘋果日報》創始人黎智英隨後對外表示,他的私人助理Mark Simon有參與報吿,並強調自己毫不知情。隨即Mark Simon在個人Twitter上承認涉事,並就事件致歉及宣布辭職。

Simon表示,他曾經以私人身份委託鮑爾丁對報吿中的有關人員進行背景調查,並曾在黎智英的私人公司中提取10,000美元,經他的私人公司支付給對方,作為調查的開支,並稱原本委託的目的只是調查,並非要發表報吿。

+3

英國廣播公司(BBC)關注到了鮑爾丁對此事的回應。鮑爾丁在Twitter上表示,《蘋果日報》付款給他做背景資料蒐集,這件事他早已跟NBC說明不能報道(off the record)。他堅稱報吿不是陰謀論,自己認識報吿的主要作者將近10年。

而引發輿論波瀾的NBC的報道中,還指出了兩大現象:

一,在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體上,有大量技術手段生成的「假用戶」,這些賬號是「病毒式傳播」支持特朗普,以及針對拜登和民主黨陰謀論的主力軍;

二,具體到爆料拜登兒子與中國秘密生意往來的這份文件,其主要的推手乃至「創造者」,與反共團體脱不了關係。

除了《蘋果日報》,NBC還在報道中點出了鮑爾丁與美國極右翼反共代表人物班農(Steve Bannon)、「大紀元」之間的密切關聯。值得插一句的是,《紐約時報》中文版網站10月27日專門就「大紀元」發文,稱這個「有反華傾向的低預算小報」近兩年已經迅速成為美國右翼媒體中的「生力軍」,且「在特朗普的內部圈子裏也開始影響力日增」,而其壯大的秘訣就是依靠社交媒體「推銷危險的陰謀論」,這也讓「大紀元」的一些資深前僱員感到不滿,認為轉向特朗普的投機行為讓「大紀元」的「道德目的已經沒有了」。

NBC還指出,大力傳播關於拜登兒子的報吿的,有流亡美國的中國商人王定剛——王定剛有一個更有名的名字「路德」,其創辦的同名網絡媒體「路德」曾多次播出郭文貴的「爆料」,今年6月4日前中國足球名宿郝海東那番令人錯愕的「反共宣言」,前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傳染病研究中心病毒和免疫學研究員閆麗夢今年年初對於中共隱瞞疫情的指控,同樣都出自「路德」不遺餘力的報道。在美國華人圈的媒體眼中,「路德」就是郭文貴的影子罷了。

顯然,NBC想要說明的是,這些反共勢力與特朗普團隊存在某種「通力合作」的可能。

特朗普團隊連續多次針對拜登家人的指控,都被發現可信度成疑。(Reuters)

在不少評論者看來,為了支持特朗普連任,這次反共人士也是似乎有了更積極的角色。黎智英此前在直播時曾對美國總統大選表態,認為此次選舉不止對美國重要,對全球也非常重要,他個人希望特朗普連任,因特朗普現時應對中國的手法是「正確的」。

反共、「挺特」的現象,亦可見諸台灣民情之中。有台灣民意基金會民調就顯示,執政民進黨的支持者中,樂見特朗普連任的比例超過八成,而全台而言,也有過半受訪民眾樂見特朗普連任。

有趣的是,美國媒體《華盛頓郵報》10月30日曾刊發報道稱,在蔡英文今年就職典禮的外賓祝賀影片中,來自美國民主黨人士的祝賀被刻意刪減,使民主黨人的份量不如共和黨人,台灣官員後來還因此向民主黨道歉。儘管台灣外交部對此嚴正否認,但尷尬的影響已然放大——既然台灣一直宣揚自己是「主權國家」,在兩黨之間厚此薄彼本就是大忌,更何況特朗普現在的大選形勢岌岌可危,《華盛頓郵報》的報道可能會給民進黨當局未來的對美外交帶來麻煩,一如當年蔣介石全力押注杜威(Thomas Dewey),最後當選的卻是杜魯門(Harry Truman)。

在美國的華人,對於此次大選也是空前關注,而不同華人家庭之間政治分裂的嚴重程度同樣前所未有。《紐約時報》9月16日的一篇報道指,經過了疫情、中美貿易戰和美國政府對中國的不斷制裁之後,華人移民之間的分歧並沒有消弭,反而顯得更加激化

擁有眾多讀者的中文自媒體tuzhuxi(兔主席)近期也發文表示,在特朗普的粉絲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群體——反中華人(「兔主席」也稱之為自我仇恨的中國人/華人,即「self-hating Chinese」),他們廣泛存在於台灣及香港等地,在北美華人圈及大陸「公知」圈也有存在。這些人支持特朗普、「在美中的歷史文明衝突中選擇站在美國一邊」的理由,是因為他們堅定的反共,認為只有特朗普才能好好的「教訓」中共。同樣,台灣的蔡英文與香港的黎智英等頭面人物也似乎更願意押注特朗普。

但這樣的賭注真的值得信賴嗎?

當然,可以預見的是,如果特朗普最後當選,他當然不會責備那些似有「干預」大選的華人或新聞媒體;如果拜登當選,一向講究政治正確與意識形態的民主黨人,恐怕也難於開口責備他們。這,或許才是其中的關鍵。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