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求加入CPTPP 習近平先發制人讓拜登做選擇

撰文:紀瀾
出版:更新: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11月27日已經結束對日韓的訪問。這是疫情發生以來王毅首次到訪日韓,更是拜登(Joe Biden)政府上台前,中國主動與美國的這兩個亞洲盟友的對接。

中國正在加速謀局。在王毅訪問日本和韓國之前,歷經8年談判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RCEP)簽署。更為重磅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在出席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視頻會議時稱,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原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因美國退出而改名) 。而日本首相菅義偉已表示,2021年將尋求CPTPP擴容。聯繫起來看,王毅很可能與日本討論了中國加入CPTPP一事。

王毅首次會見日本新首相菅義偉,中國正在對日本等發起攻勢(點擊圖集瀏覽):

要知道,《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是奧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時期專門打造的在經濟層面抗衡中國的工具,奧巴馬曾直言「不能讓中國這樣的國家書寫全球貿易規則」。這基本上等於美國將中國拒之門外了。而後,特朗普上台,美國退出,被改名的TPP縮水,意義大不如前。加之中國力推RCEP,可能沒有人會想到中國有一天會將目光轉向由日本主導的CPTPP。

中國的這種轉變意義不同尋常。從體量來看,CPTPP覆蓋近5億人口,成員國GDP總量約10.6萬億美元,佔全球GDP總量的13%。相比之下,RCEP涵蓋22億人口、26萬億美元GDP,數據上看CPTPP是不如RCEP。但未來一旦中國加入CPTPP,中國有近14億的人口、近14萬億美元的GDP,計算下來,CPTPP不遜於RCEP。並且,相比於RCEP包含的是東亞、東南亞和西太平洋國家,CPTPP的範圍更廣,還包括加拿大、秘魯等這樣的環太平洋國家。

更為重要的是,CPTPP的標準不僅高於世界貿易組織,更高於目前大多數的自貿協定,包括RCEP。如果中國同時身在亞太的這兩個重要自貿協議之中,將在亞太經濟一體化中扮演關鍵的推動力量。

CPTPP早已在2018年12月便已生效,當時有國家呼籲中國加入,但中國並沒有行動。直到今天中國才準備加入,這種轉變一個繞不開的因素便是美國,尤其是勝選的拜登政府。考慮到拜登計劃組建「民主國家聯盟」,要靠盟友來抗華,中國必須要提前做出佈局和應對,而提出加入CPTPP就是從經濟層面應對的一部分。

中國是先發制人讓美國做出抉擇。對於是否重返CPTPP,拜登團隊目前並未有明確的回應。如果未來美國要重返,奧巴馬時期「不能讓中國這樣的國家書寫全球規則」誓言被完全敲碎,拜登想要聯合一眾盟友抗華的計劃也難以實現,中國不只是在RCEP,也將出現在CPTPP中,盟友再在中美所在的「二選一」就需要掂量一番。

如果美國不重返,亞太地區的兩大自貿協議都沒有美國的身影,中美在亞太地區的經濟影響力也會進一步「此消彼長」。當然,如果美國不重返而是提出比RCEP和CPTPP更為宏大的經濟構想,畢竟拜登提名的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安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都支持美國重返亞太,中國憑藉RECP和CPTPP也可以對沖來自美國的經濟壓力。問題在於:CPTPP已經是全球標準最高的自貿協議之一,其中的不少內容都是美國接受的最大的讓步,拜登政府還能提出何種構想?

中美在亞太地區的博弈愈發激烈,以往都是美國出招、中國接招,奧巴馬時期的「亞太再平衡」、TPP乃至特朗普政府時期的「印太戰略」都是利用自身的優勢來遏制中國,中國更多的是處於守勢。今天看來,在達成RCEP後,北京很快宣布謀求加入CPTPP,說明北京正在主動設置議程,不再觀望美國如何做才考慮下一步怎麼做。在恰當的時間主動出擊,又是一種不同且利於自己的局面。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