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義偉的韜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日本前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9月獲得自民黨黨內五大派閥支持、贏得前首相安倍晉三接任戰之時,外界對這位平民出身、長期從事幕僚工作的新首相不免有懷疑之感,猜測即將年屆72嵗的他只是個過渡首相,任内將亦步亦趨跟隨安倍的政策,完成應對疫情和舉辦東奧兩大任務後即可落幕,明年自民黨總裁選舉將推出更加年力富强的接班人。

但從菅義偉上任這兩個多月的表現來看,外界此前似是低估了他的抱負和手腕,光從外交層面出發,這位被質疑缺乏外交經驗的新首相,在美、中、澳洲等國間游走平衡的水平,目前為止可謂與安倍旗鼓相當。

先鞏固與傳統盟友關係

先從菅義偉上任初期說起,他在特朗普政府的末尾期間,將焦點放在美日同盟與針對中國的「自由開放的印度洋戰略」(FOIP)上。他在9月16日當選新首相後,首次與外國首腦交談即是在9月20日分別與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及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澳洲的通話順位似乎體現了日本對於澳洲這一印太重要夥伴的看重,以及趁機在中澳關係低迷之際進一步鞏固日澳關係的意味,他之後才在9月24日及25日分別與韓國總統文在寅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話。

其後在10月6日,日本承辦了美國近來力推的「美日澳印四方安全會話」(QUAD),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會議上一如既往地激烈攻擊中國,並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將四國同盟「制度化」的構想,而在總統特朗普前一天染病、美國即將舉行大選的混亂背景下,日本等其他三國選擇了較為審慎的言辭,避免具體提到中國。菅義偉也藉這一場合平穩完成了他的外交首秀,與蓬佩奧進行了15分鐘的會談,內容並無特別出彩之處,畢竟面對一個下台機率較高的特朗普政府,顯然穩妥為上。

美日澳印四國從11月3日起進行聯合海上軍演。(美聯社)

在舉辦完QUAD後不到兩周,菅義偉從10月18日起開啟了上任後的首次海外訪問,目的地分別為越南和印尼。此兩國乃東盟(AESAN)內最具發展潛力的大國,前者是東盟今年的輪值主席,還因中美貿易戰「漁翁得利」,後者因其2.6億人口的巨大體量而前景不可估量,而且兩國在南海問題上都與中國有摩擦,皆屬日本「自由開放的印度洋戰略」的重要一環。此前,安倍2012年二度拜相時,第一趟出訪之旅便包括以上兩國。

菅義偉此行也成果頗豐,日越同意加强防務與安全合作並簽署一項軍事協議,該協議將允許日本向越南出口巡邏機等防務裝備和技術。日本與印尼也將重啟服務業人員來往,菅義偉還承諾向印尼提供5,000億美元貸款,加速印尼疫後復甦。此後另有消息傳出,日本正積極地向印尼推銷護衛艦,滿足印尼升級海軍的需求,如果日方最後能夠中標,將是該國首次對外出售護衛艦,也將成為安倍自2014年部分解除武器出口禁令後的一大成就。

這種在東南亞雙管齊下地推進經濟合作和武器出售的做法,也是延續了安倍內閣一貫策略。日本近年來一直是東盟地區的第四大貿易夥伴(排在中國、歐盟和美國)之後,在區域化越發盛行、日本亟需疫後復甦、且需要長久地吸引外國勞動力的大背景下,加強經濟合作是必然趨勢。

另外,日本也對中國軍力持續發展保持警惕,除自身不斷增加軍費外,也計劃通過軍售來進一步武裝其他的東南亞國家,謀求平衡地區軍力。菅義偉特地在疫情期間選擇首訪越南及印尼,便是發出了以上的訊號。

菅義偉11月28日視察自衛隊,要求提高三軍能力。(美聯社)

趁美政治癱瘓與華加深合作

時間來到11月12日,在美國候任總統拜登宣布勝選5天後,菅義偉向拜登表達了祝賀,兩人交流了菅義偉預期在明年2月訪美一事,也再次確定了美日同盟的重要性,拜登也向其保證釣魚島屬於《美日安保條款》保護範圍之內。

之後,在特朗普鍥而不捨發動法律挑戰、試圖顛覆選舉結果之時,日本開始轉移外交焦點,與中國穩定地推進關係。日本先在11月15日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美媒常形容這一協議的簽署屬於中國的重大「外交勝利」,旨在抗衡美國曾經帶頭、但特朗普上任後退出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後改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即CPTPP)。美國顯然對此不滿,但正逢華盛頓短暫癱瘓,日本便趁機將生米煮成熟飯。

但日本雖然在經濟上推進與中國合作,但在政治、防衛方面繼續與西方盟友靠攏,尤其是日澳關係更進一步。澳洲總理莫里森11月18日訪問日本,雙方宣布達成歷經六年談判的軍事合作協定《互惠准入協定》(RAA),預計明年在澳洲正式签署,一旦簽署,將成為日本自1960年與美國簽定駐軍協議以來的首個此類協議。莫里森冒着返回澳洲後需要隔離兩周的代價在此刻訪日,足見日澳升級兩國紐帶的意願。

而在中方指責日澳打造「亞洲小北約」之時,日本馬上又狀似向中國拋出「橄欖枝」,在中國商務部發言人11月19日表示對加入CPTPP持開放態度後,菅義偉次日即隔空表示,日本在明年作為CPTPP輪值主席時的目標是擴大規模,這看似在回應中國,也意在提醒新的拜登政府考慮重返CPTPP——顯然,如果真將中國納入CPTPP,這將是美國戰略佈局的重大失敗。

澳洲總理莫里森(左)雖然返國後要隔離兩周,仍然在11月18日訪日,宣布達成《互惠准入協定》。(美聯社)

其後,王毅11月25日訪日期間,中日達成了成果頗豐的五點共識和六項具體成果,包括啟動商業人士來往的快速通道,和爭取年內開通兩國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直通電話。雖然日方沒有答應中方提出的改善釣魚島爭端方案,但整體來說已是不錯的成績,展現出菅義偉順着安倍改善中日關係道路走下去的意願。

整體來說,菅義偉在美國大選之前專注鞏固與美國、東南亞夥伴和澳印等戰略盟友的關係,此後又趁拜登當選、美國政權過渡的真空期,與中國互動頻頻,深化合作,但期間仍交叉着與澳洲加強防衛關係等行動,間接達成了美國此前的QUAD「制度化」的部分目標,讓美國「安心」。由此看來,菅義偉將安倍的「平衡術」學了個十足。

展現強人一面 未必蕭規曹隨

但同時值得注意的是,菅義偉近來的一套外交操作雖然十分老道,學到了安倍的精髓,但對於安倍的遺留問題,即日韓紛爭,菅義偉似乎缺少解法,只是一味地要求韓國先採取讓步行動,導致兩國僵局未能隨着新首相的上任而破局,這是否體現出菅義偉在外交方面過於依賴安倍套路,難以提出創新解法?

不過,從另一角度考慮,菅義偉在國內政策中表現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強硬一面,讓外界不由得思考,在他獲取了更多外交經驗後,是否會轉變外交風格,甚至是開拓自己的路線?

王毅11月25日訪日成果頗豐。(美聯社)

菅義偉9月上任後不久,否認了「學術會議」(日本知識分子向政府諫言的特殊機構)的六位成員任命,打破過往不干預的慣例。經日媒查證,這六人均極力反對安倍將自衛隊正式寫進憲法的大計,此事引起軒然大波,但菅義偉堅持不讓步,認為政府既然向「學術會議」撥款,就有權干預人事,這種「強人」一面讓觀察者略感不安。

此前《紐約時報》曾報道,菅義偉事實上是安倍一些較為威權主義做法的背後設計者。再聯想到菅義偉有幕僚匿名向《日經新聞》透露,新首相因缺乏外交經驗,打算在執政頭一年跟隨安倍的路線,之後「會自己做決定」,這體現出他有信心不會淪為只幹一年的過渡首相,而且有可能在未來提出自己的外交路線,偏離安倍左右逢源的策略,至於這是否能達成,還要看菅義偉在明年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的手腕了。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