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需要開展一場司法「反腐」

撰文:黃治金
出版:更新:

如果提及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執政期間美國最腐敗、最混亂的部門,一個是蓬佩奧(Mike Pompeo)領導的國務院,另一個就是捲入選舉政治的司法部。兩個部門都換了兩位負責人,而且都富有爭議,原因大多和是否服務於特朗普個人政治利益有關。尤其是司法部,在特朗普眼中,已經淪為調查和打壓特朗普政敵的工具。

和很多國家不同的是,美國司法部不但有司法管理職能,而且也負責執法。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就屬於司法部管轄。正常情況下,美國司法部負責保障美國法律的順利實施,維護美國法律利益和法律公平,對手應該是嫌疑人或犯罪分子。但在特朗普任內,司法部的對手反而是特朗普國內的政治對手或國外的地緣戰略對手。

塞申斯(Jeff Sessions)擔任司法部長時,司法部通過了美國史上最苛刻的移民政策,基本上對非法移民「零容忍」,包括廢除奧巴馬(Barack Obama)時期的暫緩遣返童年來美者計劃(DACA)項目,造成了邊境兒童與家人分離的悲劇。針對這種違反人權的做法,塞申斯和特朗普政府官員的說法是可以「震懾」非法移民。

+1

另外,塞申斯在應對暴力犯罪、毒品走私、阿片類藥物氾濫等問題時的立場和處理手段更加強硬,鼓勵檢察官在處理某些毒品走私案件時從重起訴嫌疑人。這反而激化了刑事司法體系當中種族不平等的問題。不過,2018年中選後,特朗普開除了塞申斯,但主要原因是通俄門調查中他自我回避的立場得罪了特朗普。

巴爾(William Barr)接手後汲取了教訓,政策目標完全順從於特朗普。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否定前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通俄門調查中對特朗普阻礙司法的批評。為了特朗普的家族和個人政治利益,巴爾反而要調查針對特朗普的「通俄門」調查是如何啟動的。

在大選期間,特朗普針對郵寄選票的指控,巴爾也會隨聲附和。特朗普打中國牌,巴爾也會和蓬佩奧一道批評中國。但選舉結束後,巴爾又承認,沒有證據顯示選舉存在舞弊。12月12日,特朗普抨擊最高法院拒絕受理他提出的推翻總統大選結果的要求,並稱巴爾的表現「令人失望」。這是巴爾被迫辭職的主要原因。

現在,巴爾的離開留下了一個信譽遭受重創的司法部。根據皮尤研究中心今年4月公布的數據,4成美國人對特朗普領導下的司法部沒有好感。就黨派而言,76%共和黨人對司法部看法積極,而只有50%的民主黨人對司法部持正面看法。

特朗普今年特意手持《聖經》前往教堂擺拍,並且因此對周邊清場引發爭議,點擊查看大圖:

+1

拜登(Joe Biden)新政府急需對該司法部進行一次系統性的整改,尤其是要對司法部的工作少一些政治干預,通過合理渠道推動內政議題的改革。

簡單講,美國司法部的工作就是應對反恐、暴力犯罪、非法移民和緝毒。政府換屆,這些內容基本不會改變,改變的只是優先級關係。特朗普注重打壓非法移民和干涉司法調查,拜登則注重優先對警務系統開展改革。

拜登的司法部可能會介入地方警務改革,比如劃撥聯邦資金時就要考慮地方警力人員組成是否反映種族多樣性或者他們執法時能否遵守一定的行為規範。曾擔任過奧巴馬(Barack Obama)高級顧問的賈勒特(Valerie Jarrett)認為,拜登上台後要對司法部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不應該侷限於警察體系。

根據民主黨智囊的建議,拜登也可以通過法律降低起訴警官的法律門檻,包括禁止鎖喉、禁止將軍用設備用於警察執法,以及設立全國統一的執法標準。其他措施包括加大司法部監督和反腐部門的權限,改革法律顧問辦公室,加大政策建言力度。

有些改革可能需要國會立法,需要共和黨的合作。在這一方面,新任的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將扮演重要角色。就如同特朗普執政時期庫什納(Jared Kushner)力推刑事司法改革一樣,賀錦麗將推動聯邦警察改革法案的通過,着力解決警察濫用職權、暴力執法的問題。

2020年11月7日,拜登的兒子亨特(左)擁抱拜登。(AP)

司法部應對疫情的做法也是一團糟。數月以來,司法部以「公民自由」的幌子在針對民主黨主政的州發起指控,挑戰一些州的防疫限制舉措,但都失敗了。拜登上台後,不會讓政治因素干擾聯邦層面的疫情防控。

另外,由於意識形態或官僚主義的不作為,司法部在關鍵領域的執法工作也不到位。比如,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環境保護類犯罪指控是20年來最低的。拜登上台後注重氣候變化議題,預計會加大此類案例指控。

這些其實只是改革的一部分。特朗普執政期間,司法部內部職業檢察官和執法高層的「沉默」其實也是一個問題。這就需要拜登對該部門整個管理體系,包括法律建言機構,開展全面改革,尤其加大機構內部的問責力度。

最後,司法部作為行政部門,本身很難遠離政治,但它的執法人員和檢察官應該「依法辦事」,講究證據,按事實說話。無論今後兩黨推動何種調查或改革,拜登新政府面臨的一大任務就是重塑美國民主體制形象及美國司法部的信譽,提升美國民眾對司法調查及執法的信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