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看世界|蘇格蘭再談脫英:源自山脈、威士忌和汽油的底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地形和石油儲備與蘇格蘭獨立有什麼關係呢?

2021年1月1日,也就是英國正式脫歐規制的第一天,新年只有幾個小時的時間,蘇格蘭政客已經揚言要離開英國,重新加入歐盟。本文從地理環境的角度來探討蘇格蘭爭取自治甚至獨立的問題。

在脫歐協議生效沒幾分鐘,蘇格蘭首席大臣施雅晴(Nicola Sturgeon)在Twitter上發出向歐盟承諾,「蘇格蘭很快就會回來」(Scotland will be back soon, Europe)。她在當天發表於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的一篇評論文章中也宣稱,因為脫歐,「蘇格蘭的大多數人現在都一致說他們贊成成為一個獨立國家」並明確表示,在她領導下的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仍然「致力於通過合法的、憲法的途徑成為獨立國家」。

不出意料,施雅晴的言論很快遭到了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的斥責。目前來看,施雅晴在脫歐問題上也無能為力:要想重新加入歐盟,她的政黨首先要在5月即將舉行的議會選舉中獲勝,然後要讓英國接受舉行新的公投,在此公投中要獲得多數選民支持,還要以獨立國家的身份申請重新加入歐盟並最後要滿足歐盟的所有的條件——這個過程有可能要耗費長達數十年(雖然如果歐盟有政治動力的話,須時可能不必那麼久)。

不過,今天的場合很適合重新審視一下蘇格蘭問題背後的一些因素。最近幾周民調顯示,蘇格蘭獨立的支持率創下2014年公投失敗以來的歷史新高。回顧歷史,自1707年蘇格蘭與英格蘭議會通過立法「聯合成一王國,稱為大不列顫」以來,至今已超過300年,為何國家獨立的理念到了今天仍然吸引着這麼多蘇格蘭人?

蘇格蘭獨立:地形的遺產

蘇格蘭的領土比英國其他非英格蘭文化的地區,如威爾斯、康沃爾,甚至北愛爾蘭都要大得多,它的總面積接近八萬平方公里,是台灣面積的兩倍多。

同時,蘇格蘭也是一個難以滲透的地區。它一般可以分為三個區域:北部是多山的高地(Highlands),中部是中央低地(Central Lowlands),而南部亦是高地(Southern Uplands),與英格蘭形成天然的緩衝區。南北高地的特點是山地難行,加上蘇格蘭的冬季漫長而嚴酷,以至於羅馬帝國在公元二世紀的軍事擴張也被迫止步於蘇格蘭的山腳下。羅馬人沒有繼續進入困難的地形,反而是修建了「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以抵禦住在北方的可怕的皮克特部落(the Picts)。

此後,高地山區在蘇格蘭的獨立身份中發揮了關鍵作用。蘇格蘭的第一個王國,阿爾巴王國(Kingdom of Alba),起源於高地,是843年居住山區的皮克特人和蘇格蘭人聯合起來的結果。山地為他們的王國提供了天然的邊界,並保護他們免受他們敵人南方英國國王的侵擾。1314年,在第一次蘇格蘭獨立戰爭中,蘇格蘭國王羅伯特一世(Robert the Bruce)在高地山脈腳下的班諾克本(Bannockburn)擊敗了逼自己軍隊大四倍的英國軍隊,最終導致英國國王在1328年承認蘇格蘭獨立。

在英國歷史中,蘇格蘭很長一段時間(甚至比威爾斯和康沃爾更長)對於英國人來說只是一塊遠方之地。英國著名地理學家、現代地緣政治學之父麥金德(Halford Mackinder)說那時候「倫敦與巴黎、法蘭德斯和漢薩同盟(荷蘭)的城市在潮汐路上的聯繫比與蘇格蘭的聯繫更緊密。」

從這個角度來看,蘇格蘭困難的地形一直到17世紀末保證了它的獨立,而讓蘇格蘭放棄獨立並不是因為英國人的入侵,而是因為蘇格蘭當年面臨歉收和巨大的財政損失。蘇格蘭早就通過王室聯姻與英格蘭王國結合,而這次經濟困境讓它接受與英格蘭聯合。

誰想喝威士忌?蘇格蘭的經濟問題

如果說北部高地是蘇格蘭的政治中心,那麼其經濟中心則位於中部低地。這區域比山地更適合發展,也是推動蘇格蘭工業革命的煤炭和含鐵岩石的產地。蘇格蘭最大的城市格拉斯哥和愛丁堡都位於低地,而蘇格蘭的大部分人口和經濟活動都位於格拉斯哥-愛丁堡走廊一帶。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這一地區就成為「蘇格蘭矽谷」的所在地,成功吸引許多高科技、研發和生物製藥公司。

蘇格蘭的地理環境,即其720個島嶼和穩定的風向,也使其在可再生能源方面處於領先地位。蘇格蘭利用風能生產的電力比任何一個獨立歐盟國家都要多。施雅晴在上述支持獨立的文章中也沒忘記提到蘇格蘭擁有歐洲四分之一的海上風力和潮汐潛力。

然而,是另一種更有價值的能源為蘇格蘭獨立主義者提供了最大的「燃料」:汽油。英國在北海發現汽油儲量一直是蘇格蘭獨立的最有力論據之一,如果蘇格蘭獨立,英國90%的海上汽油儲量都會落在蘇格蘭海域。70年代開始海上開採時,蘇格蘭民族黨創新了一個新口號「這是蘇格蘭的石油」(It’s Scotland’s Oil)。這個口號至今仍有迴響。

然而,蘇格蘭的地質資源真的能支撐其獨立嗎?這並不確定。蘇格蘭目前的支出遠遠超過了它的收入,而新冠肺炎疫情只會使其赤字更加嚴重。根據英國財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的報告,到2020年,蘇格蘭的支出和稅收之間的差額可能佔到GDP的27%,如果說離開英國,一個只有500萬人口的蘇格蘭獨自面對這樣的赤字是非常困難的。

雖然汽油收入會有所幫助,但也會讓蘇格蘭依賴波動的汽油價格。而正如蘇格蘭在17世紀所學到的那樣,避免經濟突然衰退的最好辦法就是加入更大的政治團體。今天,蘇格蘭的政治家們說想加入的是歐盟而不是英國,但加入歐盟可能需要數年時間,而疫情危機的經濟代價很快就要結帳。如果不能進入歐盟單一市場,難道誰會買佔蘇格蘭食品出口85%的高地威士忌?

對一個國家來說,地理壁壘可以提供自然屏障,但經濟壁壘會阻礙其發展。在財政問題上,躲在高地是救不了蘇格蘭的。如今地緣政治和經濟是緊密相連的,以軍事為例:蘇格蘭的地理環境為許多英國軍事基地也提供了庇護,而軍事基地是蘇格蘭重要的民間就業來源。西海岸的法斯蘭(Faslane)海軍基地是英國核潛艇船隊的所在地,東海岸則有兩個重要的空軍基地以及另一個建造航母海軍基地。不過,在國際事務中,蘇格蘭民族黨主張「中立主義」立場,如果蘇格蘭真的獨立,它就必須關閉這些基地。

過去,高地為蘇格蘭提供了強大的民族精神,而其經濟利益則將其推向了英國。今年的情況可能不會有太大的不同:蘇格蘭的地理環境為像施雅晴這樣希望獨立起來和重新加入歐盟的人提供了推力和拉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