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集體封殺特朗普是給拜登的投名狀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月9日,Twitter官方以特朗普(Donald Trump)發布「煽動暴力的不當言論」,違反該公司的公民團結政策為由永久性封禁了後者的Twitter賬戶。

而在Twitter痛下殺手之前,另一大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已在國會山暴亂發生的次日(1月7日)就已經對特朗普施以嚴懲。

當天,Facebook行政總裁朱克伯格(Mark Zuckerburg)公開宣布該公司將將無限期封禁特朗普總統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賬號,至少至其任期結束,理由同樣是其縱容暴亂的「越線言論」。

社交媒體巨頭如此密集的出手打壓引發了以特朗普支持者為核心的保守派陣營的強烈反彈,他們指責科技巨頭這樣的「恣意行事」是對言論自由原則的「無恥踐踏」。

與之相比,反特朗普陣營則是一派彈冠相慶之景。更有甚者,還有部分激進人士認為科技巨頭的這些零星「正本清源之舉」無論從力度還是廣度來說都還遠遠不夠。

Twitter於2021年1月8日宣布,永久封禁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賬號,理由是「有進一步煽動暴力的風險」。(Twitter@TwitterSafety)

然而,如果把觀察視線拉長的話,則會發現一個為爭論雙方都忽視的關鍵問題:眾所周知,美國科技巨頭屬於「天生的藍統支持者」——在政治立場上天然地偏向民主黨建制派所代表的自由主義。

這樣的先定立場決定了其從本質上與特朗普這樣的民粹主義政客是水火難容的,但令人稱奇的是,在過去的幾年裏以Twitter和Facebook為代表的美國社交媒體巨頭在大部分時間非但沒有對後者進行實質性的限制與打壓,反而與之維持了某種特殊的共生態勢,兩者之間這種曖昧不清的關係頗為耐人尋味。

歸根結柢,社交媒體巨頭與民粹政客之間的互利共生關係,一方面反映出前者在商業邏輯與政治立場之間的微妙平衡,另一方面則反映出民粹主義在當前西方國家政治生態中的現實處境。

從社交媒體巨頭的角度來說,民粹主義力量,特別是其中類似特朗普這種明星級政客能夠為平台招攬的預期流量是任何互聯網企業經營者都無法抗拒的。相比之下,多數建制派政客對社交媒體「鍵政」有着某種「傲慢的矜持」。

因此,這群「優雅紳士」對社交媒體巨頭的商業吸引力明顯地弱於民粹政客。這樣的情形也很好地解釋了為何在特朗普「馳騁Twitter」的十多年時間裏,雙方能夠相安無事,甚至達成了某種程度的默契。

從民粹主義政客的角度來看,新興的社交媒體極大擴展了他們政治潛能的施展空間。出於對民粹主義力量可能帶來的體制性衝擊之深層憂慮,由建制派精英集團掌控的西方主流媒體排擠民粹主義政客,盡全力阻斷後者向主流輿論場滲透的任何可能性。在這種嚴酷的輿論環境下,民粹政客們只得集體轉向社交媒體尋求政治突圍。

在上述互惠共生關係中「樂不思蜀」的部分社交媒體巨頭,甚至在某些關鍵時刻萌生了押寶民粹主義陣營的盤算。去年大選季期間,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與謀求連任的特朗普之間「暗送秋波」的舉動即為典型例證。

2020年8-10月間,朱克伯格先是高調聲援特朗普當局對TikTok的政治打壓舉措,接着又在接受美國阿克西奧新聞網(Axios)專訪時公開讚揚特朗普,稱其是位「表裏如一且值得信賴的領導人」。

不過,隨着去年美國因疫情失控而導致的政局動盪,尤其是在特朗普大選敗局已定的情況下,社交媒體巨頭與民粹主義明星特朗普之間的「親密關係」迅速走向破裂。

其中最為關鍵的原因在於掌握國家機器的美國建制派精英對社交媒體巨頭與日俱增的打壓力度,迫使後者不得不在商業考量與政治站隊之間做出取捨。

去年10月8日,在經過16個月的調查後,民主黨領導的眾議院反壟斷委員會發布報吿稱,美國最大的幾家科技公司已利用自身的優勢地位壓制競爭、扼殺創新,並呼籲國會考慮強制科技巨頭將其佔主導地位的在線平台與其他業務分開。

美國建制派精英對社交媒體巨頭的警惕與疑慮由來已久,圖為2018年4月11日,Facebook創始人朱克伯格在國會山接受眾議院商業與能源委員會的質詢,此次質詢圍繞Facebook的8,700萬用戶數據外泄的問題展開。(Getty Images)

該調查案涉及到包括亞馬遜(Amazon)、Facebook、Google母公司Alphabet、蘋果(Apple),以及Twitter等幾乎所有美國本土的互聯網巨頭。

在實質性的調查彈壓之外,民主黨建制派的頭面人物也沒有放鬆對巨頭們的「口頭圍剿」: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與當選總統拜登(Joe Biden)於大選季期間都在不同場合向巨頭們發難,前者指責社交媒體在有意無意地破壞社會共識,進而分裂美國。

後者則對大選期間社交媒體未能有效監管虛假信息傳播的行為大加鞭笞 ,更有甚者,拜登在勝選之後多次暗示將在履新之後對社交媒體領域進行全方位整頓。因此,趕在拜登內閣即將走馬上任的微妙節點行此「大禮」,也是這些矽谷新貴們向白宮新主納的「重磅投名狀」。

值得注意的是,網絡封禁特朗普可能會成為社交媒體巨頭與西方民粹主義力量之間的關係轉折點。就在Twitter宣布永久性封禁特朗普的次日(1月10日),大西洋彼岸的歐盟也上演了類似的劇目。

在匈牙利,Twitter一夜之間不加任何解釋地封禁了200位該國民粹主義政客歐爾班(Victor Orban)鐵桿支持者的相關賬號。或許,對於西方建制派精英來說,現在已到了必需與以社交媒體巨頭為代表的自由派資本聯手掐滅民粹主義力量的危急時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