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種病毒襲巴西 反中國疫苗總統能否繼續當「政治生還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隨着巴西疫情不斷惡化,這場危機越來越像一場政治肥皂劇。其主角呢?就是巴西頗具爭議的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

早已面臨着世界上最嚴重的疫情之一,巴西最近又受到病毒第二波的衝擊,醫生擔心這可能是由一種傳染性更強的變種病毒引起的。1月11日,消息首次傳出,指巴西出現了兩種新冠病毒變種,其中一種來自已經進入緊急狀態的亞馬遜州(Amazonas state)。

此時,亞馬遜雨林最大的城市馬瑙斯(Manaus)正在面臨着感染率上升和氧氣供應不足的衛生系統崩潰難關。由於該市無力補充日益減少的氧氣供應,導致一些危重病人窒息死亡,引起了全國的關注。此後,衛生機構危機蔓延到周邊的帕拉州(Pará state),該州的城市也開始出現類似缺氧和醫療設備的情況。

疫情引起的政治狂熱

在兩千公里之外的聖保羅市,馬瑙斯的慘況引起了博爾索納羅與其2022年下屆總統選舉潛在對手、聖保羅州長多利亞(Joao Doria)之間的政治鬥爭。

雖然在2018年讓博爾索納羅上台的大選後,多利亞和他是同一個聯盟中的政治盟友,一起反對傳統的左派工人黨,但疫情破壞了他們的聯盟,使他們變成了宿敵。

疫情開始時,作為該國最強大州的州長,他成為了強硬公共衛生管制的倡導者,建議關閉學校並限制商業和公共交通。相反,博爾索納羅堅持國家經濟應該保持開放,並淡化了病毒的威脅,經常拒絕戴口罩或支持社交疏離和封鎖措施。

2021年1月17日星期日,在巴西巴西利亞總統府外,一名示威者戴着一個用葡萄牙語寫着「博爾索納羅下台」的口罩,抗議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的疫情應對行動。(美聯社)

雖然在博爾索納羅上任的第一年,輿論一直對他有利,但他在疫情上的立場卻使他遇上政治逆風。可是,從2020年4月開始,靠着每月向約6,700萬巴西人發放的一系列緊急援助款項,卻一度幫助他贏回了巴西人的支持;好景不常,到了12月,「派錢」行動款項開始枯竭,這又再使他的支持率回跌。此等起落不定的民情定義了博爾索納羅在疫情以來的政治命途。

如今,這種政治風向的轉變以及亞馬遜地區醞釀的新危機,為多利亞和博爾索納羅的其他政治敵人提供了一個機會,他們通過強調政府的抗疫失敗來為自己爭取政治分數。

趁着此時馬瑙斯疫情危機的畫面震驚全國之際,多利亞就把握好時機,在聖保羅第一批醫護人員接受科興疫苗注射的活動中,公開對博爾索納羅政府進行抨擊。言論直接指向總統,多利亞說:「疫苗是給你們這些漠視生命、缺乏同情心的專制者的一個教訓。」

馬瑙斯危機發生後,最高法院法官萊萬多夫斯基(Ricardo Lewandowski)指出了政府在處理緊急情況時的「疏忽行為」,並命令政府提出解決氧氣短缺的應對計劃。1月17日,博爾索納羅的首席檢察官以一份16頁的報告作出回應,為政府的行為辯護,然而報告顯示,州政府和聯邦政府在情況變得危急前早已知道氧氣短缺的情況。

這一披露引發了新一輪的爭議,博爾索納羅繼續迴避責任,1月18日他在向支持者發表演講時宣稱:「我們已經向各州撥款數十億,但對缺乏醫療用品有責任的是各州和市的衛生部長。」

嘲笑中國疫苗 後來被迫索要更多

反對派抨擊總統的同時,該國在批准兩種疫苗緊急使用後,開展全國性的疫苗接種活動。1月17日,巴西批准了中國科興生物和英國阿斯利康疫苗。

然而, 隨蕘巴西研究人員公布了臨床結果顯示,科興疫苗的有效率為50.4%,博爾索納羅對中國疫苗表示反感,稱中國產品不可信。

此後,博爾索納羅政府否決了多利亞提出的購買更多科興疫苗的要求,反而拿出3.56億美元購買印度生產的阿斯利康疫苗。不幸的是,原定運送印度產疫苗劑量的航班在最後一刻被取消,印度政府以缺乏國內使用的疫苗為由,沒有批准向巴西出口疫苗,令巴西政府尷尬不已。

因此,科興疫苗成為巴西唯一可用的疫苗,博爾索納羅被迫放棄了使用阿斯利康的計劃。1月17日(周日),在多利亞舉辦第一批醫護人員接受疫苗活動後,博爾索納羅不得不在全國範圍內發放他一直針對的「中國疫苗」——博爾索納羅有「熱帶特朗普」之稱,其政治傾向與特朗普相同。

2021年1月19日星期二,巴西聖保羅,76歲的Elide Merlini正在等待中國科興生物生產的疫苗,當時正在為居住在公共場所的老年人接種疫苗。(美聯社)

然而,因為他否決了多利亞此前提出的購買計畫,巴西距離疫苗庫存用完只餘幾周的時間,且由於北京還沒有批准運送用於製造更多疫苗所需的原料(疫苗隨後由巴西作本地生產),該國可能很快就會面臨疫苗短缺。這再次引起了反對總統的聲音。多名公眾人物與多利亞一起批評博爾索納羅對科興疫苗的態度,並向總統施壓,要求他吞下自尊心,向中國索取更多他以前嘲笑過的疫苗。

1月19日,進行科興疫苗最大的三期臨床試驗的研究所所長科瓦斯(Dimas Covas),指出巴西現在完全依賴科興疫苗,他要求總統最終支持該疫苗:「既然(科興)疫苗現在是巴西(生產 )的,那麼總統大概就能夠提起尊嚴去捍衛它,甚至支持他自己的外交部去跟中國政府作(有關)商討了吧。」

科瓦斯補充說:「直到周日(科興疫苗被批准時),疫苗是我們總統的頭號敵人。(指它)一文不值,因為它來自中國;這只是一個沒有絲毫頭緒的人的胡說八道。」

同一天,巴西聯邦立法機構眾議院(Câmara dos Deputados)主席馬亞(Rodrigo Maia)表示,他將與中國大使楊萬明會面,討論貨物延誤問題,同時也對巴西方面缺乏善意表示遺憾:「巴西政府阻礙了與中國的關係。」

一天後,在1月20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多里亞宣稱,「中國政府明顯地對巴西政府不放心」,因為「總統博爾索納羅對中國和『中國疫苗』說了那麼多攻擊和貶低它們的話。」

博爾索納羅在過去經歷了許多爭議。在巴西首次爆發疫情期間,當死亡人數明顯迅速上升時,他對記者直說:「那又怎樣?我很抱歉,但你要我怎麼做?」 儘管他的言論受到廣泛譴責,但他還是避免了彈劾,甚至人氣也有所上升。現在,來自亞馬遜的變種病毒威脅着國家,政府對疫苗政策的混亂也加強了他對手的政治實力。這一次,他還能繼續做巴西的「政治生還者」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