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緬律師:政變後步入緊急狀態 各方博弈前景未明|專家有話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緬甸軍隊因不滿大選結果於2月1日發動政變,扣押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總統温敏及一些民盟高級官員,當前局勢仍在變化之中。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對緬甸軍方喊話施壓,緬甸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當天援引昂山素姬發表的一份聲明,「軍方的行為將這個國家重新置於獨裁統治之下」。未來局勢將如何演變,緬甸人民怎麼看待國家的政局突變,圍繞以上問題,《香港01》採訪了在緬甸多年的台籍律師曾勤博。

01:緬甸自軍隊發動政變以來,局勢變化非常快,對於普通民眾而言,出現了斷網、通訊中斷的情況,很多公共服務停擺。目前為止,你所在地的情況如何?你如何看待此次政變?

曾勤博:很多人被突然的斷網嚇了一跳,1日當天只能看到軍方的電視頻道,很多人在商場搶購,我自己也是其中一個,但街上大體正常。我認為局勢還在發展中,可能後續一到兩週才會是事件的高峰。

政變之後的緬甸↓

+5
+5
+5

緬甸國內的族群構成比較複雜,這次事件背後有各方博弈的複雜因素,國內的、國際的還有夾在中間的地方勢力等等。目前來看,局勢還在發展中,軍方政變使得國家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但能否一年內維持正常社會運轉?一年後能否順利舉行選舉?之後軍方是不是還要面對巨大的內外部壓力?這些都存在不確定性。

01:美國和澳洲政府先後發表聲明批評緬甸軍方的行動,其中美國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警吿,如果緬甸軍方不撤回行動,將會「採取行動」。從您在緬甸感受的氛圍,當地是否會擔憂來自外界的制裁?

曾勤博:外部壓力,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這是拜登(Joe Biden)政府的第一個較為重要的國際突發事件。這次事件中,緬甸被推上了衝突的前沿,美國不會坐視不理,如果美國沒有處理好這件事,會影響美國政府在國際上的信譽。所以美國肯定會繼續對緬甸軍方施加壓力,現在白宮方面的聲明符合這一立場,今後幾天白宮應該還會拉着盟友一起施壓。

中方目前只有外交部發言人就此事表態,發言人表示,希望緬甸各方在憲法和法律框架下妥善處理分歧,維護政治和社會穩定。

不久前中國外長王毅訪問緬甸,與昂山素姬和國防軍總司令敏昂萊都有過交流,敏昂萊也與王毅提了認為選舉舞弊的事情。

從目前來看,中方的意見很關鍵,甚至比美國更重要。中方未來的表態及行動,都非常關鍵。

01:緬甸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當天援引昂山素姬發表的一份聲明稱,「軍方的行為將這個國家重新置於獨裁統治之下」, 「我敦促人們不要接受這個(政變),要作1出反應,全心全意地抗議這個軍方發起的政變。」如何看待這番表態?這樣的呼籲民眾「抗議」軍方的聲明,會不會引發緬甸社會層面的衝突與對抗?

曾勤博:首先我不能確定這個聲明的真實性如何(按:民盟主席吳温騰已確認了其真實性),她現在的處境到底還能不能發聲。因為理論上她被控制了,沒有網絡,也不知道這個聲明是基於什麼樣的目的,昂山素姬想要人民怎麼回應這件事,我們目前都無法確定。

昂山素姬在緬甸國內的聲望還是很高的,我相信選舉結果已經說明了一切,無論選舉有沒有誤差,但至少大方向是沒有錯的,因為你不可能把50分偽造成80分。所以,就她個人形象而言,仍然是某種精神象徵。

01:目前局面還存在較大不確定性,再加上疫情還在持續,緬甸內政的穩定性不容樂觀,接下來還要面對制裁的可能,在這種多重壓力之下,最糟糕的局面會是什麼?

曾勤博:緬甸人民和緬甸軍方對於糟糕的定義肯定是不一樣的,兩者指代不同的事情。如果軍方順利控制整個國家,可能就和泰國一樣,一年又一年的控制下去,這是可以預見的(雖然08年憲法對延長緊急狀態是有時限的(第425條):得延長二次、每次六個月)。

我認為,軍方的預期是回到2011-2016登盛主政的時代,但是最糟糕的局面可能是回到1988至2011年(按:國家恢復法律和秩序委員會/國家和平發展委員會的管治時代,即「SPDC/ SLORC」時代),緬甸將會重回閉關鎖國,不與外界互動,歐美重新制裁緬甸,只有少數國家如中國、日本和新加坡會給緬甸開一個口子。

對於軍隊而言,肯定評估過最壞的局面,再差也不過如此,就算沒有人制裁,受疫情影響,今年的經濟民生也不會好,還不如放手一搏。

2021年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昂山素姬被軟禁在家。( AP )

當然,背後還有很多原因,總之,被選舉結果逼到牆角的軍方,會有此一舉。

此前,軍方與民盟的主要爭執點在於修憲,敏昂萊早些時候放話,「如果大家都不遵守憲法,那憲法可以廢棄。」他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民盟過去五年的主要訴求就是修憲,已經出了很多修憲的提案,這次選舉結果出來,修憲肯定要繼續往前推進,一旦修憲成功,軍方再也無法維持現在的優勢。

所以,被觸動利益的軍方必須絕地反攻,評估了對經濟的影響之後發現,也不過如此,就算不政變人民也不會過得更好。從外部環境看,中美纏鬥,西方世界現在深陷疫情也是自顧不暇,最多出來說幾句,不會有實質性的動作。

就連一直被詬病的羅興亞難民問題,至少在未來一段時間內,西方沒辦法顧及。再加上疫情又提供了掩護,在歷史上,出現任何動盪,人們都會湧上街頭,但是現在的疫情又提供了掩護,他們大可說,不能聚集。

所以,綜合了所有因素之後,軍方利用這個機會就政變了。

01:軍方承諾,在國家緊急狀態結束後,緬甸將會重新舉行大選,國家權力也將移交給新當選的政黨。軍方在一年緊急狀態結束之後履行承諾的可能性多大?

曾勤博:現在這個階段這樣說,是給民眾傳遞信息,軍隊掌權只是暫時的,最多就一年時間(2008年憲法第417條)。

但是,這一年,軍方能要到嗎?我覺得現在下定論還太早,另外,就算要到了,一年之後的選舉會是什麼情況?自上世紀90年代民盟設立以來,只要選舉,就是一面倒的大贏。這一點和泰國類似,只要開放選舉,他信的陣營都會贏。

緬甸這種情況更突出,因為泰國選民分布的區別是城鄉差距或者階級差距,而緬甸是軍人與非軍人的差距,軍人才多少人?所以人數上就是懸殊的,民盟怎麼選都會贏。

01:歷史地看,基於緬甸「雙政府體制」,也就是當選政府和軍人共享權力的體制,所以註定很難避免類似今天這樣的對抗局面。

曾勤博:是。把時間拉得更長一點看,緬甸獨立沒多久,1962年就發生了政變,整個國家處於軍事統治之下的時間要長於民選政府,如果要比較人民對於民選政府和軍政府的認可程度,顯然人民會認為民選政府不會比軍政府差,所以這次選舉民意還是站到了民選政府一邊,給了民盟機會。

你說的必然性,主要在於槍桿子。這也是民盟政府過去五年失敗的地方,沒有處理好這個問題。當然,也有可能是力有未逮,也可能是大意,在政治上不夠周全,認為有民意就有一切的政治家是犯了幼稚病,從現在這個情況看,選民遞過來的選票,可以在軍權面前一夕瓦解。

01:在你看來,民間有可能爆發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嗎?

曾勤博:可能性很大。這也是我認為敏昂萊甚至這一年的穩定都可能要不到。其中的關鍵就在取得大國的支持,這樣軍方怎麼都能拖夠這一年,不然,在西方的壓力之下,很快就會垮掉。

1988到2011年的經驗顯示,只要還有透氣口,它們就還能生存。但是我認為,這是一種很危險的賭博,緬甸一不小心就很可能把自己推向大國衝突的前沿。

01:中方在這個過程中能扮演什麼角色?因為中國的立場一直很清晰,不干涉他國內政,而且目前來看,中國和民盟及緬甸軍方的關係都不錯。

曾勤博:對,中國的基本國策是和平共處,不干涉內政,這一點沒錯。不過在開放的議題上,中國可以積極斡旋,這也是敢於亮劍的一種表現,換句話說,中國可以在外交上表現得更加積極。

為什麼中方有可能在緬甸問題上表現得更積極?是因為緬甸很重要,對於中國而言,緬甸有很重要的戰略意義,無論是緬甸消極地作為一個對中國比較友善的緩衝地,還是中國積極走向印度洋的橋頭堡,或者說充當平衡印度的力量,無論怎麼看,緬甸都很重要。

中國在處理周邊問題上,與以前的想法不一樣,中國在周邊投射力量,主要是為了保護核心地方的安全,維持對於外部的一定影響力,對中國而言有着重要的戰略意義,緬甸剛好扮演了這樣一個角色。

01:從你在緬甸了解的情況來看,此次政變會對外資企業,尤其是中資企業將帶來哪些影響?

曾勤博:首先中國企業在大多分布在能源、基建等行業,現在中國想要做的一個大項目就是中緬鐵路。2020年是比較詭異的一年,先是受疫情影響,後來又發生政變,很多外資擔憂,還要不要繼續在這裏做生意。

無論是中方的投資還是非中方的投資,今年大都沒有落地。對於緬甸來說,現在正面臨內外交困的時刻。當然,若政局快速穩定下來,一些項目還是能落地。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