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緬甸少數民族活動家對話:人民不再信任軍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從緬甸2月1日軍隊發動政變以來,國務資政昂山素姬的行程一直未被公開,唯一的公開消息是緬甸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援引昂山素姬在社交平台上發佈的一份聲明,「軍方的行為將這個國家重新置於獨裁統治之下」,「我敦促人們不要接受政變,要做出反應,全心全意地抗議這個軍方發起的政變。這份聲明卻與此前昂山素姬呼籲人們不要上街的信息出現矛盾,

目前為止緬甸並未發生大規模示威活動。局勢仍在在發展之中,聯合國安理會2月2日就緬甸政變舉行緊急閉門會議,會議未能達成共識,但談判仍將繼續進行。《香港01》圍繞緬甸局勢採訪了緬甸少數族裔活動家Michael Aung。身處「震中」的Michael以親歷者的身份回答了相關問題,在他看來,此次政變讓他們回憶起了1962年和1988年,緬甸曾發生過的政變,大部分人已經不再信任軍隊。

01:可以談談那你所在地的情況嗎?據說政變發生以來,出現了民眾搶購生活物資的情況,後續保障跟上了嗎?你身邊的民眾大概是什麼反應,他們都接受軍方所說「選舉欺詐」的理由嗎?

Michael Aung:整體情形非常令人沮喪,由於暫時不能確定昂山素姬的聲明是否出自本人,民眾目前為止還沒有上街遊行。據說,昂山素姬在被拘留之前留下的信息是,她呼籲人民不要接受政變,同時也建議民眾不要上街反對軍隊。她的目的是防止人們掉進軍隊的陷阱,但是,人民對於軍隊的行為感到非常憤怒,只不過在沒有得到領導人的準確信息之前,民眾仍然保持冷靜。

人們並不相信所謂的選舉舞弊,大部分人認為選舉是公平的,儘管軍隊和鞏發黨一直堅稱選舉欺詐。

真正的問題其實在於,政變是民族主義政黨和軍隊奪回權力的唯一辦法。

2021年2月3日,居住在泰國的緬甸國民在泰國曼谷聯合國大樓前舉行的抗議中,燒燬緬甸軍事總司令敏昂萊的照片。(AP)

01:雖然根據緬甸憲法,軍方首領可以在國家陷入危機等極端情況下接掌權力,但拘留昂山素姬等政治領袖仍然備受爭議。你對於這次軍方政變怎麼看?有可能引發哪些後果?

Michael Aung:根據緬甸憲法,軍隊有權力在極端情況下接管權力,但是拘留昂山素姬和一眾政府高官是無理且非法的,軍方的這次行動不僅完全違法,也違背了人民的意願。

除了親軍隊的勢力和民主主義者接受政變之外,這樣一次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政變無法讓人接受,後果將會是痛苦的,可能引起政治動盪甚至內戰。

媒體鏡頭下,政變之後的緬甸↓

01:軍方承諾,在國家緊急狀態結束後,緬甸將會重新舉行大選,國家權力也將移交給新當選的政黨。你認為軍方在一年緊急狀態結束之後履行承諾的可能性多大?

Michael Aung:軍隊自稱將掌權一年,在政治局勢穩定之後,會重新選舉然後將權力移交給當選政黨,然而,有了1962年(記者注:這一年發生的政變是緬甸獨立以來的第一次政變,標誌着威權統治的開始和軍隊在緬甸的統治地位,跨越了26年)和1988年(注:又稱「8888民主運動」,是緬甸獨立以來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最終在軍隊的殘酷鎮壓之下流產,軍方勢力此後進一步擴大)的經歷之後,人們再也不相信軍隊了,因為這幾次政變之後,軍隊掌權長達幾十年。

01:昂山素姬在緬甸的民主化進程中有着重要的標誌意義,雖然因為羅興亞難民事件,她在西方世界的民主女神光環幾乎卸下,但她也一直試圖推進在緬甸國內的民族和解,作為少數民族活動家,你如何評價她的舉措?

昂山素姬在緬甸推動民族和解的嘗試,並沒有得到認可。圖為2021年2月1日,住在泰國的緬甸人在緬甸大使館前的抗議活動中,手舉昂山素姬照片的示威人群。(AP)

Michael Aung:作為少數民族活動家,我對她在民族和解方面的作為並不滿意。昂山素姬其實沒有充分重視與少數民族武裝組織的談判,她所做的僅僅是試圖與緬甸軍方和解。

現在的情況是,能與軍方對抗的力量只有少數民族武裝,但它們只能採取冒險的方式,確切地說,昂山素姬和她的同僚在緬甸施政的過程中不得不在某種程度上遵循民族主義。

01:美國和澳洲政府先後發表聲明批評緬甸軍方的行動,其中美國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警吿,如果緬甸軍方不撤回行動,將會「採取行動」。是否會擔憂來自外界的制裁?

Michael Aung:西方世界的制裁在我看來並不新鮮,因為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在經歷制裁,我並不是說我不擔心會有新的制裁,我的意思是,就算有新的制裁,也不會對軍方有影響,只會傷害普通緬甸人。所以,大家都要清楚的一個事實就是,制裁只會落到普通人頭上,軍方幾乎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