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停火|或致戰事再爆的三大危機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經過11日的互轟,以色列和加沙武裝組織哈馬斯(Hamas)終於在當地時間周五(5月21日)清晨兩點正式停火。這場造成加沙地區232人死、近兩千人受傷、破壞不少建築物、基建和工廠的戰爭,也觸發了以色列國內極其罕見的種族衝突,打破了以色列政壇「巴勒斯坦問題不必解決」的「和平」美夢。然而,停火之後,戰事短期內再爆的風險依然存在。

危機一:東耶路撒冷產權之爭未平

首先,作為引爆此次衝突的主因之一,東耶路撒冷中產巴勒斯坦人區Sheikh Jarrah的爭產與迫遷案,只是因為以色列司法部的介入而被最高法院押後判決,法院於六月初將會再訂聆訊日期,讓局勢再次緊繃起來。

以色列法律只保障因1948年第一次以色列—阿拉伯戰爭被迫遷離家園的猶太人有重新獲得原有產權的權利,被迫遷的巴勒斯坦人物業卻被收歸國有。Sheikh Jarrah的一些地權原在鄂圖曼時代為猶太人擁有,1948年卻被當時管治該區的約旦用以安置被以色列迫離家園的巴勒斯坦人。

產權爭議區域Sheikh Jarrah。(Wikimedia Commons)

以色列右翼一直希望壓低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比例(如今為38%),使巴勒斯坦未來更難爭取以東耶路撤冷為首都,他們一直以來都有策略地揀選東耶路撒冷的物業,利用以色列的產權法將當地長住大半個世紀的巴勒斯坦家庭趕走。於是,上月眼見最高法院判決在即,Sheikh Jarrah就成為了巴勒斯坦人示威重心,也惹來猶太右翼民眾、政客前來抗爭,引爆警民衝突。

5月10日哈馬斯對以色列開火前最後通牒的兩大條件之一,就是要求以色列警方撤出Sheikh Jarrah。如果官司重臨,同樣事件可能會再重演一次。

危機二:內塔尼亞胡「保位」問題

其次,以色列反內塔尼亞胡派系的組閣限期將於6月2日來臨,目前其成功希望甚低,可能會引發在兩年內經歷過四次大選後的第五場以色列大選,而「國安牌」往往是內塔尼亞胡的拿手把戲。

在以巴開火前後,以色列媒體正報道反內塔尼亞胡派系的主角、擁有未來黨(Yesh Atid)領袖拉皮德(Yair Lapid)正將宣布組閣成功——這將創下首次有阿拉伯政黨加入以色列政府的歷史。在耶路撒冷衝突漸加熾熱的背景下,當時已有人擔心拉皮德同時必要爭取到的「右傾黨」(Yamina)領袖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會認為「與阿拉伯政黨合作」是「政治炸彈」而退縮。

本月初似乎總理地位不保的內塔尼亞胡,暫時是這場以巴戰火的最大贏家。圖為他5月19日向各國駐以大使解說哈馬斯火箭炮來自平民區。(AP)

到了以巴正式開火後,貝內特一如所料的退出談判,導致拉皮德馬上組閣夢碎。反內塔尼亞胡派系能否在這不足兩個星期的時間內,抵住因戰火而變得更為緊張的國內猶太、阿拉伯族群對立情緒,而再組政府,似乎不容樂觀。

如果以色列再次進行大選,加上上述產權之爭判決在即的背景,內塔尼亞胡可能會再次製造緊張形勢,以高舉自己「安全先生」(Mr. Security)的政治招牌。

危機三:巴勒斯坦內部權爭

最後,加沙的哈馬斯這次如此進取的為西岸東耶路撒冷的以巴矛盾而「大打出手」,本來就是要證明哈馬斯——而非其控制西岸的對手法塔赫(Fatah)——才是巴勒斯坦權益的真正維護者,此「內部權爭」形勢在停火後也不會改變。

法塔赫領導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是國際承認的巴勒斯坦管治機構,可是其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卻是以2005年贏得的「四年任期」一直留任至今的85歲老政客。長期與以色列在西岸管治上合作的他,被巴勒斯坦人視為以色列的「西岸管理外判商」——在此次以巴衝突中,他也有壓制西岸的巴勒斯坦人示威——而民調更顯示有高達68%巴勒斯坦人希望他請辭。

問題在於,阿巴斯長期獨攬大權,多年來屢次與哈馬斯達成協議舉行選舉,但最後都因為各種理由而沒有辦成。本年,他原計劃在5月22日舉行議會選舉、7月舉行政府主席選舉,然而民調顯示哈馬斯將再下一城,而法塔赫自身也分裂出兩個分離組織競選。眼見敗選在即,阿巴斯就以以色列不讓東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到郵局投票為「藉口」,無限期押後選舉。

在哈馬斯此次衝突聲威大盛、阿巴斯年邁攬權卻後繼無人的情況下,任何以巴緊張局勢也將被哈馬斯利用來突顯自身地位和阿巴斯的「無為」。

哈馬斯領袖哈尼亞(Ismail Haniya),現居於卡塔爾。(Getty)

即使阿巴斯決定讓選舉順利進行,哈馬斯預料將能透過選票而不費一兵一卒奪得西岸控制權,對以色列國土形成兩面夾擊之勢。哈馬斯向來被以色列視為誓不兩立的敵人,如今以色列為抑制其實力已不惜抵住國際人道主義重壓對加沙進行了十多年的封鎖,如果哈馬斯奪得西岸,恐怕戰火更將成為常態。

如果國際社會跟2006年一般,不承認哈馬斯勝選的話,當時引火的戰火也可預料將是另一形式重臨。

如今,阿拉伯世界已明顯不將巴勒斯坦利益當成優先考慮;土耳其、伊朗等國的積極支持也是流於口邊;美國的印太轉向,在這次衝突中拜登的言行已表露無遺。問題是,如果沒有外力去扭轉以巴當下的形勢,戰火短期內再次爆發的危機依然存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