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取消TikTok禁令是為了進一步加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月9日,TikTok(即抖音海外版)迎來了關鍵的一天。當天,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固然簽署行政令,廢除了前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時期簽署的有關TikTok和WeChat的行政令。但也就在同一天,拜登即簽署了一份新規定用以應對這些「國外應用程式」。

根據白宮披露的資料,拜登的新行政令要求美國商務部評估特定的軟件,它們「由外國對手擁有、控制,或受其管轄的人員設計、開發、製造或提供,且可能會帶來不應有的、或不可接受的風險,危及美國國家和民眾安全」。按這一標準,TikTok等程式就將在美國政府委派的審查跨境交易工作組干預下繼續接受新的審查。

對華盛頓來説,TikTok從2017年5月後在美國的發跡從一開始就「可能給美國國家安全和民眾數據安全帶來威脅」。由於該公司只能採取較低限度的稿件審核,又不能如Twitter、Facebook一樣擅自刪除上傳稿件者提供的內容,這導致具備強烈表現欲的美國各階級人士在上面傳播了各種信息,其中包括一些軍方涉密內容。在2020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示威中,它甚至成了示威者用於指揮、發布消息的有力工具。

這樣一來。當拜登當局在2021年6月9日發布新標準,強調應用軟件「參與惡意網絡活動」,與「收集敏感個人數據的應用程式發生關聯」等細節後,這些內容幾乎等於點名TikTok。這意味着剛剛規避掉特朗普時期干預的TikTok終究不能免於美國的大棒。在拜登時期,只要美國認定其牽涉敏感內容,那麼它就會因尚未造成的「更大的風險」而遭遇制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説,TikTok的這種命運是早就可以預料的。因為拜登於2021年2月10日要求暫停TikTok禁令時,他就只是想先暫停特朗普的命令,並以民主黨的方式審查這款移動應用程式「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因此拜登政府並不會放過它。

在TikTok被美國海軍等機構於2019年12月禁用前,美國國防部本身一直熱衷於借這一平台展示美軍軍力之盛,譬如圖中的F-22戰機飛行員艾克漢姆(Sam Eckholm)就因近距離飛行視頻而成為其中紅人。上行下效之下,美軍內部掀起了一股拍短視頻「泄密」的熱潮。(美國國防部網頁截圖)

不可否認,拜登政府終究是相對講規矩的,是注重商業利益的,不會像特朗普政府那樣,既要勒索中國企業,又要勒索美國企業;不僅要求禁止該移動應用程式,還要和相關利益方將其瓜分。此外,TikTok背後依託的華爾街投資者集團也會讓拜登的手段看起來不那麼嚴厲。

TikTok依託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公司背後有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海納(SIG)、老虎基金、泛大西洋資本(GA)等活躍在華爾街的投資巨頭。這些資本大鱷在美國大選前支持拜登,並在選後取得了拜登團隊中的位置,譬如美國銀行、Twitter、YouTube、紅杉等企業均有相關人士在拜登麾下。作為利益交換,拜登也有必要向盟友輸誠,而對TikTok的懷柔就屬於其中相對合理的一環。

目前,仍未有轉機的孟晚舟案在提醒外界,拜登當局其實也不過如此:

但總的來説,相對於仇視信息科技、與矽谷關係不佳的特朗普當局,拜登政府在新技術層面上仍保持警惕。此外,考慮到合作方的利益,拜登當局還考慮以不損害美國投資者的方式採取「制裁」。這使得拜登政府雖然在5月上旬接觸了部分中國企業,如以自動駕駛大數據技術出名的「籮筐科技」等公司的「退市令」,其股票得以繼續在納斯達克上市,但前者的「涉軍制裁」並未被取消,目前得到美方這一優待的只有小米公司一家。

拜登政府還把制裁的目光投向了電子競技及遊戲等產業上。5月6日,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已派員與中國騰訊公司談判。該委員會稱「自2020年下半年起有權命令騰訊剝離在美國持有的資產」,意在威脅騰訊剝離其在美的全資企業,舉辦全球最大規模電子競技賽事的拳頭(Riot)遊戲公司。在這種局面下,仍在全美擁有1億忠實用户的TikTok無疑仍是華盛頓的心頭之患。

説到底,華盛頓的政治氣候在特朗普的下野後可能更為激化,這在經濟界尤為突出。譬如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在1月29日的第一次參議院聽證會上談及「會考慮是否仍然把華為等中國廠商放在實體清單裏」之後,這一發言就被共和黨議員抓住機會,批評其對中國妥協云云。當華盛頓瀰漫着「反華不徹底就是徹底不反華」的激進氣氛時,拜登當局想必也不會給TikTok更多機會。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