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棄東突 示好中國:塔利班轉向的原因

撰文:葉侃
出版:更新:

7月28日,中國外長王毅在天津對到訪中國的阿富汗塔利班九人代表團提出「阿塔需要與東伊運等極端組織徹底劃清界限,並予以堅決有效打擊」的要求。
對此,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團領隊、現任阿塔二號人物巴拉達爾(Abdul Ghani Baradar)給予了高度積極的回應。

阿塔絕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希望中國能更多地參與阿富汗的和平重建進程,並在其中發揮更大作用
巴拉達爾(Abdul Ghani Baradar)

考慮到此前塔利班與東突分子之間的「戰友之誼」,以及阿富汗長期作為極端組織培養温牀的既成事實,塔利班當下做出如此果決的表態,頗為耐人尋味。

塔利班與東突:互利共生的蜜月體驗

在東突武裝分子於1990年代中期初涉阿富汗之際,這一素有「帝國墳場」之稱的歐亞十字路口已然成為各路伊斯蘭極端組織的樂園。

作為之前抗蘇聖戰運動的「優秀遺產」之一,彼時初掌大權的塔利班,對於東突分子這些來自「東鄰」新疆,「熱切」追隨聖戰理念的異域來客,可謂極盡地主之誼。不僅毫無保留地灌輸聖戰教義,而且還在力所能及的的範圍之內,為後者提供必要的軍事訓練。

儘管如此,由於自身所掌控的政治與經濟資源有限,塔利班在最初的一段時期內,尚無法為「朝聖而來」的東突分子給予完備的「聖戰主義培訓」。但1990年代末,隨着「伊斯蘭聖戰教父」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攜其旗下基地組織入駐阿富汗,以東突與塔利班為代表的「聖戰追隨者」們迎來了他們的春天。

王毅7月28日在天津會見塔利班代表。(中國外交部網站)

通過本拉登本人的紐帶,來自沙特的「聖戰援助」資金源源不斷地進入阿富汗——這其中既有本拉登本人的身家,也是沙特王室通過輸出瓦哈比主義臻至外部統戰與對內維穩這雙重考量的「慷慨解囊」。

在上述利好條件的刺激下,以阿富汗為中心的伊斯蘭聖戰事業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之景。雖然阿塔不久之後的2001年就在小布殊(George W. Bush)當局領導的全球反恐戰爭衝擊下不慎失去政權,但這股「布殊旋風」並未傷及以基地-塔利班為核心的伊斯蘭聖戰網絡之根本。

退居阿富汗廣大鄉村地區的塔利班,不僅仍然在堅持不懈地襲擾「邪惡侵略者」——以美軍為首的北約聯軍——還把觸角伸向了鄰國巴基斯坦。於巴基斯坦國境內成立的塔利班巴基斯坦分支經過數年苦心經營,已成為該國北方邊境區域內一股不容小覷的勢力。

基地組織在「911恐襲」的高光時刻之後,仍然在全球各地遍撒聖戰的「燎原之火」,堅持不懈地策劃實施恐襲。

而作為輔助性角色的東突武裝分子也當仁不讓,於阿富汗完成整訓後,便馬不停蹄地前往中東與東南亞各國積極參與當地的「聖戰大業」。據2017年5月,敘利亞駐華大使穆斯塔法(Imad Moustapha)在中敘商界峰會上的相關發言,僅敘利亞一國,參與各類聖戰組織的東突分子就超過5,000人。

更有甚者,在阿富汗作為聖戰策源地的「黃金時代」,連作為中美共同反恐盟友的巴基斯坦,出於與勁敵印度進行地緣競爭的考量,也在某種程度上對阿富汗這一「聖戰黑洞」採取了綏靖政策。

風雲突變 塔利班驟然轉向的無奈

然而,從2017年起,阿富汗作為「聖戰黑洞」的黃金歲月就逐漸走向終結。首先是作為聖戰運動最大金主——沙特的改弦易轍,於當年6月出任王儲並實際執掌大權之後,穆罕穆德王儲(Mohammad Bin Salman)迅即開啟了在沙特對外政策領域的全面改革,其核心要義即在逐步放棄此前的「聖戰輸出」方針,轉向針對強勢經濟體的、以經貿與產業合作為主的「懷柔外交」。

在這一轉向中,利雅得方面在對美與對華關係上的相關調整尤為引人矚目。就沙美關係而言,穆罕穆德王儲在掌權之後,在中東安全政策上與華府密切合作,於反恐問題上不再採取此前那種兩面三刀的鴕鳥政策。就沙中關係而言,利雅得當局頗為積極地參與中國主導的「一帶一路」倡議。作為回報,對北京方面提出的「東突與阿富汗安全問題關切」,沙特也必須改變此前那種含糊其辭的態度。

+4

在穆罕穆德王儲「改革春風」的勁吹之下,利雅得當局在扼制極端主義蔓延問題上的政策日趨強硬。在阿富汗,沙特一再削減此前對塔利班「慷慨過度」的聖戰金援。以此為基礎,利雅得方面進一步嚴令後者最大限度地減少武裝敵對行動,並把主要精力放到「和平建國」的途徑上來。

對於在中東與東南亞四處流竄的東突分子,利雅得方面同樣給予了毫不留情的打擊。去年11月20日,作為G20年度領導人峰會主辦國,沙特安全部門「恰逢其時」地在峰會召開前夕高調拘捕了兩名東突骨幹分子。在峰會結束之後,穆罕穆德王儲更是不顧西方輿論的種種非議,與北京方面就二人引渡受審問題達成一致。

如果說,沙特大幅減少金援與重拳出擊極端主義,已經對塔利班產生了釜底抽薪之效,那麼東鄰巴基斯坦一改以往在阿富汗問題上模稜兩可的態度,而全力施壓塔利班則讓阿塔領導層陷入進退維谷的境地。

由於中巴經濟走廊在巴基斯坦國家發展戰略中所佔地位愈發突出,伊斯蘭堡方面愈發難以容忍阿塔出於自身「私利盤算」給這一關乎巴基斯坦百年發展大計的「黃金走廊」所帶來的種種地緣風險。

基於此,近年來巴基斯坦安全部隊不斷收緊對巴阿邊境跨境部落區內,包括東突分子與巴塔在內的極端組織的打擊力度。日前,伊斯蘭堡方面更是於中國外長王毅發出正告的同時,向阿塔領導層明確傳達了巴基斯坦的「堅定意志」——即要求阿塔必須徹底切斷與東突及巴塔的任何關聯。

不難看出,在如此不利的外部條件下,擺在阿塔領導層面前的政策選項十分有限。以全面拋棄東突為籌碼示好中國,從而獲得北京方面在未來重建進程中持續投資的承諾,對於眼下在阿富汗內部戰場上勢頭正盛的塔利班來說,無疑是性價比最高的一類抉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