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接種之失 澳洲抗疫光環不再

撰文:周萱
出版:更新:

澳洲總理莫里森自去年疫情以來一直恪守嚴格的「清零」政策,他將澳洲打造成一座「抗疫堡壘」,感染率和死亡率遠低於美歐等國,其支持率因此一度高漲至68%,為澳洲總理過去十年最高。但在眼下持續兩個月之久的第三波疫情中,Delta變種的高傳播率使感染鏈難以追蹤,新增確診不斷刷新記錄,民眾也對沒完沒了的封鎖感到疲憊而怨憤,莫里森支持率應聲下滑至疫情以來最低點,其能輕鬆連任的樂觀預測不再。

在莫里森的領導下,澳洲實行了全球最嚴厲的封鎖政策之一。該國全力追蹤每一起案例,一旦出現社區傳播即會實行封城直至「案例清零」,前兩大城市悉尼和墨爾本自疫情以來的封鎖天數均已超過200天(這是武漢封鎖天數的近三倍)。同時,該國還嚴格控制人員進出,甚至在今年春天印度疫情大爆發時,還一度禁止本國公民從印度返國,引發輿論大嘩。

如此強硬的抗疫手段曾為莫里森帶來了可觀的政治紅利,一扭其因2019年應對山火的災難性表現而大跌的支持率,也改寫了外界在他2019年5月以微弱優勢意外帶領自由黨獲勝時,認為他會與前幾任「短命首相」殊途同歸的悲觀預測。甚至有觀察家認為,如果他抓住時機在今年春天提前大選的話,將會帶領自由黨贏得「超級多數席」。

利用抗疫紅利提前大選夢碎

不過,2月底爆發的莫里森內閣性侵醜聞耽擱了提前大選的日程表,逼得其在3月底改組內閣,邀請多名女性入閣以洗刷形象。當媒體6月紛紛猜測優於預期的失業率數據會否促使莫里森提前大選時,當月Delta變種的社區傳播又使政府將重心放回抗疫。

悉尼已封鎖兩個月,圖為8月13日中央車站幾乎空無一人。(美聯社)

但這一次,莫里森引以為傲的「清零」策略失去了它過往的魔力。Delta的傳播速度遠遠超過防疫人員追蹤感染鏈的速度,它在5月底進入澳洲社區以來,彼時在完全接種率不過2%的社區內迅速傳播,瓦解了澳洲的防疫堡壘。直至今日,疫情不斷飆升的趨勢仍未被扭轉,並在8月21日達到了創紀錄的日增890宗確診,而澳洲超過半數民眾已被封鎖了足足兩個月——期間民眾只能外出購物和鍛煉,只有提供必要服務的商家可以運轉,且悉尼所在的新南威爾士州還將封鎖期限延長至下月底。

見不到封鎖盡頭的民眾疲憊而憤怒,民意急轉直下。《澳州金融評論》的JWS Research民調顯示,認為聯邦政府抗疫情有方的選民比例從2月的56%驟降至8月的38%。《澳州人報》民調則顯示,反對黨工黨以6個百分點領先於「自由黨-國家黨」聯合政府。墨爾本8月21日還有逾4,000人示威反對封鎖,是疫情以來規模最大、最暴力的示威。莫里森趁抗疫紅利提前大選計劃已然夢碎,他將大概率在完成三年任期後,接受明年5月的大選審判。

更重要的是,莫里森的自由黨,一個核心價值為支持小企業、個人自由和收支平衡的政黨,已經疏遠了大批最堅定的支持者。悉尼的一家藝術工作室老闆Kathy Chalker就不滿地說,她不會再投票支持莫里森,因為對方忽視了保護中小企業,另一位悉尼搖擺選民Jody Reeves則指出,「莫里森需要強力的宣傳攻勢才可能使我們忘記現在吃的苦,但我會提醒大家的」。

墨爾本8月21日爆發反封鎖大示威。(美聯社)

疫苗接種瞻前顧後 錯失良機

當然,莫里森之失並非在其「清零」的強勢,更多地在其疫苗接種的失誤。跨進今年,在各大國都如火如荼施打疫苗的時候,莫里森政府卻自得於強勢封鎖下受控的疫情,甚至在3月表示「疫苗接種不是一場競賽,澳洲情況沒有著火」,來為疫苗推進速度緩慢開脫。

其中部分原因是疫苗訂購失誤,莫里森政府去年對昆士蘭大學研發的疫苗抱有過度信心,一口氣預定了5,000萬劑,在去年12月該大學研發失敗後,政府轉而加購其他疫苗,包括將阿斯利康疫苗從3,000萬劑加購至5,380萬劑,同時還在2月和4月兩次加訂輝瑞至4,000萬劑等。不過由於輝瑞出貨較慢,澳洲今年上半年收到的疫苗中以阿斯利康居多。

這就到了莫里森第二個,也是最主要的失誤。其對阿斯利康疫苗的血栓疑雲非常遲疑,遂在4月初更改接種指南,僅建議50歲以下人群接種該疫苗。儘管彼時曾一度停用該疫苗的多個歐洲國家已重新接種,歐洲藥品管理局和世衛組織也紛紛為阿斯利康背書,但澳洲疫情當時實在十分平緩,政府不願背負可能的血栓案例代價,因此瞻前顧後,轉而等待其他疫苗交付,疫苗接種速度遂異常緩慢。據統計,澳洲目前有逾60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在倉庫無人問津,所有人都翹首以盼輝瑞疫苗交付。

澳洲疫苗接種隨時間推移圖,前期因對阿斯利康疫苗的顧慮浪費了寶貴的黃金期。(Our World in Data)

這耽誤了一段寶貴的平靜期,也使得澳洲5月底在被Delta病毒殺了個搓手不及時,根本還沒有建立起保護屏障,完全接種率僅有2%,至少一劑接種率不到15%。而即使是6月下旬多城重回封鎖之際,政府依然不願推廣阿斯利康疫苗,還是建議優先接種輝瑞疫苗。負責疫苗推廣工作的澳洲高級軍官弗莱文(John Frewen)中將還承認,由於輝瑞供貨不足,政府遲遲未有發動「振奮人心」的疫苗接種廣告活動。此後,儘管澳洲政府試圖在封城期間加速疫苗接種,但迄今僅僅25%的完全接種率,也屬於遠水救不了近火,封城還將持續一段時間。

可笑的是,莫里森在計算重新大選時間時,對罕見血栓案例損及抗疫功績的過度恐懼,卻促成了如今長久封城、疫情仍居高不下的災難性後果。而在洶湧的民意反彈和經濟壓力面前,莫里森也不得不拋下了「清零」策略,本月初宣布在接種率達到七成就放開國內限制,接種率達八成就放開邊境。不過,且不說在輝瑞「擠牙膏」式的供貨速度面前,該國要達到這個接種目標還需好幾個月,這種以接種率為衡量放鬆限制的唯一標準的承諾,如若遇上更厲害的變種病毒又當如何?

以色列的案例已經證明,疫苗有效率會隨時間推移下降,變種病毒突破疫苗屏障的可能性也顯著增加,莫里森如今為了平息核心支持者的怨氣匆匆放棄了「清零」策略,可能如同他在4至5月時掉以輕心,錯過了疫苗接種黃金時期一樣,又下了一招錯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