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敗勒龐勢漸成 「法國特朗普」背後的媒體結構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對於來年4月舉行的法國總統選舉,外界一直以為這將會是現任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與極右勒龐家族傳人、國民集會(RN)領袖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的對決。然而,在9月初民望尚與馬克龍「叮噹馬頭」的馬林勒龐,一個月來支持度急挫近十個百分點,期間人稱「法國特朗普」的右翼記者兼作家澤穆爾(Éric Zemmour)人氣急升,在最近的一個民調更超越勒龐,可能成為馬克龍在次輪投票之中的極右對手。

根據10月6日公布的哈里斯互動(Harris Interactive)民調,澤穆爾以17%支持度排名第二,緊隨馬克龍的24%,而勒龐的民望則跌至15%,首次被澤穆爾超越。在哈利里民調機構9月初將尚未正式參選的澤穆爾加入民調之際,其支持度只得7%,可見其升勢之急。

特朗普的身影

現年63歲的澤穆爾,政治背景與特朗普頗為類同。特朗普雖然是紐約地產巨富,卻一直打不進紐約市的上流文化圈子,只能飾演「美式土豪」的角色,高調炫富,透過主持真人秀節目《飛黃騰達》(The Apprentice)名震全國,最後藉反建制、反政治正確的民粹浪潮問鼎白宮寶座。

澤穆爾雖然畢業於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 Po),卻曾兩次嘗試「加入建制」、投考國家行政學院(ENA,法國政治精英多出自此校,包括現任總統、總理)失敗,最終只能棄政從文,加入具爭議性的右翼媒體執筆,曾撰寫右翼著作,近兩年才透過主持被喻為「法國霍士」的右翼媒體CNews節目「面對新聞」(Face à l’info)而成為了極右的代表人物。

投考國家行政學院失敗近40年後,這一份名氣使得澤穆爾終於能夠一嘗從政夢。

澤穆爾以「面對新聞」主持的身份宣揚右翼政治主張,近來人氣急升。(Twitter@ZemmourEric)

跟特朗普一般,澤穆爾的右翼政治以「語不驚人死不休」為其代表風格。近來其較具代表性的主張,就是如果他當選總統,他將會立法規定在法國出身的孩子只能取天主教傳統的名字。

同時,他也主張要將近兩百萬外來移民趕離出境。在其新書《法國還未說出它最後的話》(暫譯,La France n’a pas dit son dernier mot)中,他就鼓吹穆斯林移民「殖民」歐洲、取代白人的煽動性言論,指來自車臣、科索沃、非洲西北部的「野蠻隊伍」在法國「偷竊、強姦、掠奪、虐待和殺人」。

類似的說法也不是澤穆爾近來出於政治投機才發表的。早在2010年,澤穆爾就曾稱「大部份毒販都是黑人和阿拉伯人」。在其2014年的著作《法式自殺》(暫譯,Le suicide français)中,澤穆爾除了批評法國經濟和移民政策的自由化之外,更將白人男性掌控一切的時代告終當成法國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逐漸衰落的緣由,特別針對他眼中女性主義的負面影響。

有論者就認為,在重視知識份子的法國,澤穆爾可算是有文化的特朗普。

馬克龍的支持度不足30%,在次輪選舉若對上澤穆爾,後者也只落後他幾個百分點。(AP)

右翼媒體的營利模式

跟美國的霍士新聞台(Fox News)激化右翼觀點、以尖銳政論奪取市場,最終間接導致特朗普崛起一般,澤穆爾的走紅也有賴法國右翼24小時新聞台CNews的助力。

CNews在2017年演變自傳統中立平衡的24小時新聞台i>Télé。當時該公司虧損連年,藉員工罷工之機大舉裁員,改以成本較低的清談節目為主打,專攻右翼惹火議題,如今已成為法國第二多人收看的新聞台。

澤穆爾與CNews可算是「絕配」,前者有惹火言論,後者卻有意藉惹火言論去經營其媒體生意。2019年,此前已曾在i>Télé主持節目超過十年的澤穆爾就「回巢」CNews,主持「面對新聞」節目,高峰期曾獲得過百萬人收看。澤穆爾也藉着CNews的曝光度迅速成為了右翼民眾的追捧對象。本年夏天法國舉行地方選舉之時,法國街頭就開始出現印有「澤穆爾總統」的海報。

澤穆爾的支持者在街頭張貼海報。(Twitter@GenerationZ_off)

以記者身份作政治宣傳

「面對新聞」節目的人氣,使得澤穆爾可以用記者的身分行從政之實,例如多位馬克龍政府的官員都曾出席該節目,與澤穆爾針鋒相對,變相合理化了後者的政治角色。

直到9月初,法國電子傳媒管理機構法國高等視聽委員會(CSA)才正式決定澤穆爾像政客多於記者,要求CNews限制其出鏡時間,以免對其他候選人造成不公。

不過,此等限制的效果卻值得質疑——根據媒體監察機構Acrimed的數字,澤穆爾9月1日至10月5日之間出席過16個熱門時段節目,總共出鏡時間高達11個小時,而社會黨候選人兼巴黎市長伊達爾戈(Anne Hidalgo)和馬林勒龐則分別只得兩小時和一個多小時。

澤穆爾,像特朗普一般,也非常懂得利用各種媒體宣傳。首先,CSA的限時決定從一開始就被包裝成對言論自由的打壓,澤穆爾本人更在9月13日結束其「面對新聞」主持角色,一方面讓人感到他被「禁言」,另一方面也騰空時間,讓他得到更多在其他媒體曝光的機會。

例如在9月24日,澤穆爾就透過與毫無勝算的極左總統候選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公開辯論,爭取到超過380萬人觀看。

同時,澤穆爾也看清了極右馬林勒龐的弱點,並對之加以攻擊。馬林勒龐一直以自己為極右不二之選作定位,2017年敗選後開始向中間靠攏,希望能在次輪選舉爭取到不滿馬克龍的右翼選民支持。然而,勒龐向中間靠攏,其右翼就出現了漏洞,讓澤穆爾有機可成。澤穆爾就曾稱馬林勒龐曾勸退他,卻被他訓以「選舉不能再靠中間取勝」、「人們期望堅定和信念」。

馬林勒龐近年向中間靠攏,其右翼面臨澤穆爾的挑戰。(AP)

受眾主導的媒體生態

澤穆爾的宣傳也不只依靠類似CNews的右翼媒體,而是像特朗普首次競選總統的時候一樣,由於其言論出位、對觀眾和讀者有吸引力,導致其他媒體也不能不跟着最初出自右翼媒體的風向來作報道或回應。例如在澤穆爾發表極端反移民言論之後,一些左翼媒體的記者就表示在其編務會議之上的論題正是要如何回應澤穆爾。

這些回應本身反過來又會在右翼媒體之中造成波瀾。如此你來我往,話題離不開澤穆爾,大大增加了其人氣。而這些人氣逐漸在民調上面被反映,民調本身又創造出另一些新聞故事。如此往復不止。

媒體對於極端言論的關注,也影響了政府在執行政策上面的宣傳方向。例如馬克龍政府最近就減少了來自突尼斯、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的簽證數字,指責它們不願接收簽證申請被拒的移民返國;而其內政部亦以極端伊斯蘭主義為由高調關閉了幾間清真寺。

當政府的政策議題也隨着右翼起舞之際,澤穆爾作為政治人物的認受性就愈來愈高。

法國媒體如今也開始探討這種以受眾喜好為主導的媒體生態最終會否導致「特朗普當選」在法國重演。就目前形勢看來,即使澤穆爾能打進次輪選舉,法國反對極右的「共和陣線」(Front républicain)最終都會含淚投票支持馬克龍。可是,自黃背心之後,法國人政治冷感愈來愈嚴重,本年地方選舉投票率也低得出乎意料,有鼓動人心之效的右翼極端政治最終仍然有可能會攻破這道「共和陣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