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K襲擊連連 塔利班政府內外暗湧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11月2日,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發生又一場襲擊。全國最大的軍事醫院遭到自殺式炸彈襲擊,一群ISIS -K武裝分子在醫院內與塔利班成員爆發槍戰,據報造成至少25人死亡、超過50人受傷。
ISIS-K自8月塔利班奪權以來發起一系列襲擊,至今已造成數百人死亡。面對連番恐襲,塔利班自身管治也受到威脅,組織內外陷雙重危機,美國的戰爭雖已結束,阿富汗的卻尚未完結。

ISIS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區的分支ISIS-K(Islamic State Khorasan,「ISIS呼羅珊組織」)宣稱對此次襲擊負責。兩次爆炸都發生在醫院的入口處,從新聞照片、影像中可聽聞醫院內外的槍聲,爆炸後產生的黑煙、一具具蓋着白布的屍體,以及血流不止的傷員。可由於官方沒有公佈傷亡數字,實際情況並不明確。法新社消息指,塔利班駐喀布爾特種部隊巴德里兵團(Badri Corps)的指揮官Hamdullah Mokhlis在襲擊後的戰鬥中身亡,為塔利班奪權以來遇襲身故的最高級官員。

這家有着400張床位的Sardar Daud Khan醫院在2017年就曾經遭到武裝分子偽裝成醫護人員襲擊,最後造成超過30人死亡、50人受傷。目擊者Sayed Ahad對電視台表示:「作為阿富汗人,我實在厭倦了這場戰爭、自殺和爆炸。這種苦難何時才會結束?」

無論阿富汗人還是國際社會都難免存在這疑問,只是目前來看,答案非常不樂觀。

+1

自從塔利班入主喀布爾以來,ISIS-K接二連三的發動針對阿富汗平民和塔利班官兵的襲擊。最嚴重的一次為8月26日,美軍撤離期間在喀布爾機場的一次自殺式爆炸襲擊,當中170平民及13名美軍士兵死亡。此後,組織在全國各地發動的襲擊數量不減反增。

根據衝突和危機研究機構ACLED(The Armed Conflict Location & Event Data Project )的統計,機場爆炸案以來ISIS-K發動的襲擊已經造成408人死亡(加上最新的醫院襲擊總人數則達至少433)。僅9月18日至10月6日就有7宗襲擊案,在10月8日至12日間,另有五次針對塔利班和一些活躍分子的襲擊在喀布爾南部的賈拉拉巴德市(Jalalabad)上演。

ISIS-K與塔利班的對立

與立場漸趨溫和、試圖對外塑造現代化政黨形象的塔利班不同,ISIS-K的目標不僅是在阿富汗建立一個伊斯蘭教政府,而是要建立一個跨阿富汗、巴基斯坦乃至印度和巴基斯坦部分領土的哈里發國。而與此同時,塔利班在最高精神領袖、組織創始人奧馬爾(Mullah Omar)身故後由相對溫和、擅長外交談判的曼蘇爾(Akhtar Mansour)掌權。後者甚至一度表示不排除接受與阿富汗政府的和平談判、以及民主進程。

如今,與周邊國家政府、美國等各國協商談判、爭取外交認可的塔利班與ISIS-K的分歧更深,塔利班推行的允許女性就讀大學、包容什葉派教徒等政策,使雙方在意識形態的對立愈發明顯。在ISIS-K武裝分子眼中,塔利班早已背棄了伊斯蘭教義及其追求。

這種對立不僅直接引發了阿富汗國內更多襲擊,更間接地威脅着塔利班在當地管治以及組織內部的團結。

塔利班政權能穩住局面?

塔利班多年以來都打着為阿富汗帶來安全、穩定和秩序的旗號來籠絡人心,保守的伊斯蘭價值甚至尊崇伊斯蘭教條的做法,仍受到較落後的地區歡迎。在外,塔利班政府爭取外國社會支持。惟隨着ISIS-K襲擊不斷,塔利班方面雖策劃反攻,卻沒能止住自殺式爆炸、槍擊等各類襲擊。與此同時,阿富汗經濟長期依靠外援,可此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歐盟等多方的資金援助完全中斷,導致阿富汗面臨嚴峻的人道主義危機。

聯合國上周警告,近37%阿富汗人口面臨即時的飢餓威脅,急須人道援助。不少阿富汗家庭無法維生,CNN日前報道,農村地區有阿富汗家庭需要「賣女果腹」。一名父親把9歲女兒以2200美元賣給一名55歲男子作妻子,以餵飽一家八口。嚴峻的人道危機,為塔利班統治帶來巨大威脅。

年輕塔利班成員的叛離危機

再者,塔利班內部的許多年輕軍官在意識形態上相當激進,他們沒有經歷過上世紀末塔利班執政的失敗經歷,對阿富汗的未來抱有更大膽的、理想化的想象,當中不少堅信要在阿富汗建立「純粹的伊斯蘭政權」,對於他們而言,更極端的ISIS也許更加吸引。現時ISIS-K組織內不少骨幹成員,都是曼蘇爾時期的塔利班成員,惟因過於激進、兇殘而被逐出塔利班。

事實上,美國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2020年發佈的一項研究結果顯示,ISIS-K在阿富汗招募成員的一個主要來源,就是來自中產家庭的大學生,他們出於對現狀的不滿、崇尚ISIS-K的意識形態,投入了該極端組織的懷抱。

另一方面,隨着ISIS-K頻頻針對什葉派穆斯林的攻擊,其試圖激起阿富汗內部教派爭端的意圖也愈發明顯。而且針對什葉派的攻襲會使塔利班跟伊朗的關係再度惡化,伊朗有可能指揮他們阿富汗的什枼派民兵「法蒂瑪旅」(Fatemiyoun)對抗塔利班。

再者,塔利班需要資金去穩住組織高層成員、軍閥的支持,然而ISIS-K挑起的暴力襲擊不斷,使中國等重大投資全盤暫停,也令塔利班陷於財政困難。同時,阿富汗央行近95億美元資產正被美國凍結,阿富汗的地下經濟包括出口鴉片亦難以餵飽國內人民。ISIS-K的在此時機乘勢壯大,似乎來得比想像中更快。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