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胎權案「未判先知」? 美國最高法院洩密背後的政治劇本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5月2日的美國東岸時間晚上8時許,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發布驚人報道,稱已得到美國最高法院長達98頁的判決草稿,指法院已投票推翻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留下的墮胎權憲法保障。此憲法權利一失,美國至少有24州將馬上否定婦女的墮胎權。數小時之後,最高法院門外已出現示威。

判決中的多數法律意見由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撰寫,據報道已得到除首席大法官約翰羅拔絲(John Roberts)以外的4位保守派法官支持。由於如今最高法院的保守派與自由派比例為六三之比,即使沒有羅拔絲支持,美國的全國性墮胎權保障將被推翻。不過,由於草稿仍有改動空間,我們對於法院的最終判決結果仍不能100%確定。

自由派的最壞結果

在草稿之中,阿利托開宗名義聲言「羅訴韋德案必須被推翻」,指出憲法並沒有提到墮胎,而其條款也沒有隱含此等保障。他引用各州19世紀至20世紀初將墮胎刑事化的例子,去證明墮胎權的保障並非美國歷史和傳統中根深蒂固的權利,並批評以「自由權」的模糊理念去支持墮胎權的觀點。

阿利托認為「羅訴韋德案」本來就是「極其嚴重的錯誤(判決)」,因此不應受到「遵循先例」(stare decisis)的法律原則保障,而應該被推翻。在草稿中,他更附上兩頁長的被推翻先例清單,當中包括不少自由派都會支持的判決,包括最高法院曾肯定種族隔離合憲的過去判決等。

事實上,在草稿被公開之前,各方從案中有關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禁止懷孕15星期後墮胎法律的庭上爭辯中,已看出「羅訴韋德案」以及其後的1992年」計劃生育聯盟訴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所訂下的24周內墮胎權界線將被修改。人們都知道,預計在本年6月前後才會公布的結果,大概會是在像此草稿內容一般的完全否定,或者是對墮胎權時限的進一步收緊。

此刻被洩露出來的結果可算是自由派預想中的最壞可能。

最高法院搬起欄杆為可預見的示威作好準備。(AP)

實際影響尚待觀察

不過,即使墮胎權在聯邦層面失去了憲法保障,這並不代表墮胎將不能合法進行,只是墮胎合法與否從始就變成各州事務。在最高法院草稿被公開之後,至少有16個民主黨州份的州長都表明墮胎權在該州將繼續受到法律保障。

因此,未來更有可能發生的是,不少需要墮胎的女性未來就要進行跨州墮胎。根據支持墮胎選擇權的研究機構Guttmacher Institute的估計,未來以加州內的墮胎服務提供者為其最接近處的非加州女性人數,在「羅訴韋德案」被推翻後,將由現時的4.6萬,增加至140萬。

由於美國保守派州份以往一直以各種嚴格規管去限制墮胎,不少州份本來全州已只剩一間墮胎診所艱苦經營,自由派州份的墮胎服務提供者早就有接收州外病人的準備。未來這個趨勢只會加劇。例如科羅拉多州(Colorado)的計劃生育聯盟主管就曾表示,自德州去年落實以1萬美元懸賞市民執法檢舉懷孕6周後的墮胎案件之後,來自德州的求助病人就急升了十幾倍。

然而,由於遠赴他州進行墮胎手術需要一定的經費,「羅訴韋德案」被推翻後,最受打擊的大概是收入較低的婦女。有統計顯示,墮胎女性中有近半屬於收入低於貧窮線之下的人口。

5月3日凌晨過後,示威者依然聚集在最高法院門前。(AP)

不過,隨着避孕方法的流行,美國現時的墮胎率其實已比1980年代減少了一半。同時,墮胎藥物近年得到愈來愈多人使用,當中一些藥物甚至到懷孕11周依然有效,也不需要專業人物現場監督服用,而且更有一些在歐洲及其他地區的藥物供應者願意冒上法律風險將相關藥物寄給美國的有需要人士。這些因素都有可能緩減墮胎權被廢所帶來的影響。

因此,即使「羅訴韋德案」的廢棄看起來像是翻天覆地之變,其實際影響依然有待觀察。

墮胎權變中期選舉議題

不過,此法律發展的政治意涵卻是甚為清楚。

美國最高法院過去「未判先知」的洩密事件極其罕見,主要是來自媒體報道或評論,透過引述匿名消息去描述大法官們的幕後討論,或者直接呼籲某些大法官不要支持某個立場,讓人間接知道法院的整體意見分佈若何。這次整篇判決意見草稿被全文洩露,很可能是美國歷史上的首次。

根據右翼媒體的的普遍解讀,洩密明顯是自由派所為,希望在大法官們尚未正式達成最後判決之時,借草稿所引起的公眾壓力,去反逼法官們調整其決定——特別是在這個人們早以質疑法官們有過重的政治傾向的時刻。

一些自由派論述則質疑,洩密者有可能是保守派,希望透過此次嚴重洩密,將公眾討論推向有關法院保密的討論,以蓋過人們對於墮胎權被推翻的關注。

正如對於憲法的解讀一樣,兩種講法也有其言之成理之處。

但無論如何,這次洩密的時機甚為巧妙。踏入五月,各州都開始為地方和聯邦的各級選舉進行初選,本年11月8月中期選舉的政治熱度逐漸提高。此時揭出墮胎權很可能被推翻的事實,將有可能使墮胎權重新變成此次選舉的一大意識形態議題。

在全國性的墮胎權被推翻之後,由於其保障將變成各州事務,各州州長誰屬、州議會由哪一黨控制將成為墮胎權的支持者和反對者的一大關注點。而由於國會也有權力以訂立法律而非依賴憲法的方式,去重建全國性的墮胎權保障,這種法律發展對國會權力分佈也有一定影響。

目前拜登民望低落,共和黨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政策主張,只打着「反左」的意識形態旗幟,操弄學校教育的性別、性向、種族議題。如果民主黨能夠將墮胎變成另一主要意識形態議題的話,這將有助他們抵抗共和黨幾乎穩奪國會至少一院的命運。

不過,從去年的維珍尼亞州州長選舉可見,反墮胎的政治力量往往比維護墮胎權的為高。以墮胎權作為主打議題,對民主黨而言最多只能有邊際上的效益,難改大局。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