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衝突|美國從「求不敗」轉向「求勝」?

撰文:葉德豪
出版:更新:

4月25日,在日前到訪基輔過後,美國國防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波蘭東南部接受記者訪問時,似乎提出了一個美國對俄烏衝突政策目標的重大改變。

當被問及美國對於「作為成功的目標」與戰爭開始之初的定義相較有沒有什麼改變之際,奧斯汀首先提出美國想看到烏克蘭「能以民主國家的身份去保護其主權領土」這種陳腔濫調,然而話峰一轉,卻稱「我們想看到俄羅斯被弱化」,直至俄國不能再入侵烏克蘭的程度。

他補充指,俄國如今已喪失了很多軍事力量、很多軍人,而美國想看到的是俄方沒有能力很快地重建起這些力量。

俄國損失的估算

英國國防大臣華禮仕(Ben Wallace)同日表態,指俄國入侵兩個月至今喪失1.5萬人士兵,損失超過2,000台裝甲車,包括至少530架坦克,還有60架飛機。根據透過公開資料統計俄烏雙方損失的網誌Oryx,俄國損失車輛和裝備約3,200台(當中包括約560台坦克),烏克蘭則損失約900台。

據估計,俄國在戰前共有約90萬現役軍人、1.2萬架坦克和大約1,400架軍機。由於俄方不能將全國兵力都投放到烏克蘭的戰場之上,如果上述損失大概可信的話,俄國的確已為戰爭付出了甚為沉重的軍事代價。

Oryx收集到的其中一架被毀俄羅斯T-72A坦克的照片。(Oryx)

美國華盛頓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CNAS)的高級分析員Michael Kofman更指出,如果俄羅斯不進行全國動員的話,烏東頓巴斯之戰將會是俄軍最後的主要進攻行動,無論是成是敗。

此戰從上周初大規模開始,俄方甚至提出了沿烏克蘭南岸開通從俄羅斯直至摩爾多瓦(Moldova)陸路通道的戰爭目標,惹起外界對於俄國有意將戰爭擴展到摩爾多瓦東部由親俄分子佔據的土地上的擔憂。

不過,根據華府智庫戰爭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ISW)每日更新的戰況分析,俄方依然推進緩慢:在烏東企圖三面包抄烏克蘭部隊的行動正被第二大城哈爾科夫(Kharkiv)方面的烏軍從後滋擾,亞速海港口城市馬里烏波爾(Mariupol)的亞速鋼鐵廠(Azovstal)僅餘的數千烏克蘭守軍也未必能趕在5月9日勝利日紅場閱兵之前打下,而俄軍最先奪得的第聶伯河黑海出口城市赫爾松(Kherson)至今依然在與反攻烏軍的你爭我奪膠着之中。

此等形勢,似乎已讓華盛頓改變了戰爭初期的援烏目標。

截至4月25日的戰爭形勢圖。(ISW)

消耗俄國實力之戰

回顧俄國開戰時的2月24日,當時拜登似乎只希望預計將迅速被俄國佔領的烏克蘭,最終會因民眾持久不斷的敵對情緒,像阿富汗拖垮美國一般最終擊敗俄軍。他當時說:「歷史一次又一次顯示,迅速的土地奪取最終將會變成長期佔領、大型公民抗命和戰略性死胡同的折磨。」

到了3月1日的國情咨文,拜登仍宣稱普京「可能在戰場上取得好處,但長遠將持續付出高昂代價。」

彼時的對烏軍援,集中在容易使用、便於攜帶的反坦克、地對空導彈之上,大概只求烏克蘭不至於全國被攻下,能形成長久與俄國處於交火狀態的反抗。

今天,防長奧斯汀的說法有可能顯示出美國政策的轉變。從起初希望烏克蘭能抵禦俄軍而不敗,到今天這已經成為了美國消耗俄國整體軍事力量的代理人戰爭。因此,美國不只已向烏克蘭提供更加重型的進攻性武器,以適應頓巴斯戰事的不同具體需要,更是「源源不絕」的向烏方提供此等武器。

目前,單是美國一國就已向烏克蘭輸出總值34億美元的武器(按:烏國2021年的國防支出為59億美元)。此前兩周的武器輸送就包括裝甲車、直升機、榴彈砲、自殺式無人機等等,當中更有此前從未出現在戰場之上的「鳳凰魂」(Phoenix Ghost)自殺式無人機——有軍事評論認為,此等自殺式無人機在俄烏戰場上的使用,有可能長遠改寫戰爭的樣態,比機關槍的出現影響更大。

除德國外的歐洲國家也加速、加大了軍援,特別是東歐國家正向烏克蘭提供蘇製坦克。美軍在德國亦已成立小組為此作統籌。

無可置疑,當下的形勢已成為了整個歐美世界與俄羅斯一國在軍事生產能力上面的對壘。當中誰的勝算比較大,不言而喻。

與「鳳凰魂」類似的另一美製自殺式無人機「彈簧刀」(Switchblade)。後者的另一型可在10分鐘內發射,在上空盤旋40分鐘,範圍達40公里,能擊破坦克裝甲。圖中的是輕便款,可在兩分鐘內發射,盤旋時間15分鐘、範圍為10公里,不可穿透坦克裝甲。(AP)

更重要的是,奧斯汀不只是要烏克蘭繼續在戰場上消耗俄軍、反擊俄軍,更將美國的援烏策略目標指向了未來——即俄國不能迅速重建起能攻擊烏克蘭的能力。

這代表即使普京放棄所有進軍烏克蘭的訴求,馬上退回開戰前親俄勢力的實際控制區內(即克里米亞和大約三分之一的頓巴斯地區),美國也不會願意輕易放棄今天的對俄制裁。因為,這些制裁的存在將能長遠削弱俄國的國家實力。

上周,美國財長耶倫(Janet Yellen)就曾暗示,沒收被凍結的俄國資產去重建烏克蘭,是可能的選項之一,認為這需要美國及其盟友在共識下進行。類似的立法已在加拿大的國會程序之中。

如果美國的援烏策略的確從尋求烏克蘭不敗變成長遠削弱俄國爭勝的話,這場戰爭所造成的決裂可能需要好幾代人的努力才能修補。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