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歐洲扼制通脹之路將更艱辛︱安邦智庫

撰文:外部來稿
出版:更新:

2022年,飽受地緣危機和能源危機的歐洲經濟可謂步履艱難,面臨通脹高企、能源危機和經濟放緩的三重困境。而展望2023年,在歐洲央行繼續推動加息的情況下,歐洲經濟恐將面臨相當長的困難時期。在安邦智庫(ANBOUND)的研究人員看來,歐洲方面的通脹難題仍難以解決,其陷入滯漲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歐盟委員會2022年11月的經濟預測報告顯示,歐元區經濟將在2022年四季度和2023年一季度萎縮,預計2023年歐盟和歐元區經濟增長率僅為0.3%;預計歐元區2022年的通脹率為8.5%,2023年回落至6.1%。歐盟委員會預測歐盟2023年通脹率仍維持7%,到2024年降至3%。報告認為,高能源價格將繼續打擊消費者購買力、導致通脹延長。

圖:歐元區月度通脹水平變化(%)

(tradingeconomics)

近期,歐洲通脹儘管已經表現出高位回落態勢,但與美國方面相比,仍有顯著的差距。歐盟統計局公布的初步數據顯示,歐元區2022年11月通脹率按年率計算為10%,較10月的10.7%同樣有所下滑,不過仍達兩位數。最新的數據顯示,2022年12月德國CPI初值按年上漲8.6%,相較之下,11月按年漲幅為10.0%,10月按年漲幅為10.4%。同時,12月德國調和CPI初值按年上漲9.6%,按月大幅下降1.2%。

美國方面,美國勞工部2022年12月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按月上漲0.1%,按年上漲7.1%,前值為7.7%。該增速創年內最小漲幅。由此可見,俄烏衝突等地緣風險,以及由此引爆的能源危機,對歐洲通脹的影響更甚於美國。同時,歐洲各國之間的差異性,使得在地緣風險加大的情況下,進一步呈現出碎片化的趨勢。就11月份的數據來看,歐盟主要經濟體德國通脹率為11.3%,法國為7.1%,意大利為12.5%,而波羅的海三國通脹率均超20%。

儘管歐洲通脹水平遠高於美國,但受制於經濟恢復的緩慢,歐洲央行緊縮政策的執行則遠落後於美聯儲。在2022年,美國聯儲局推動激進的緊縮政策,在縮表的同時,將基準利率由「零利率」快速升至年末4.25%-4.5%的水平,累計加息425個基點。相比之下,歐洲央行則動作緩慢,年內加息幅度為250個基點,使得利率水平達到2%-2.75%,而縮表更會在2023年才予以啟動。不過,歐洲央行在2023年仍然會繼續加息,使得其加息周期更長。歐洲央行認為,鑑於目前歐元區通脹率仍未見頂,並遠高於歐洲央行2%的通脹目標,即便加息會導致經濟活動趨緩,收緊融資條件仍是必行之舉。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表示,歐元區經濟衰退不足以阻止歐洲央行進一步加息。

歐洲冬季面臨的能源通脹更為熱烈。(Reuters)

不過,儘管歐洲央行決心不惜經濟衰退代價繼續加息,由此帶來的債務問題則可能進一步向財政危機演化。利率水平的上升將給歐元區經濟帶來更大的下行壓力,導致財政收入增長放緩。同時,為應對地緣風險和能源問題,歐洲各國不得不增加財政支出,進一步增加財政赤字的增加。歐盟委員會預測2023年歐元區總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的3.7%,而2022年為3.5%。而歐元區各國的差異性使得一些債務負擔較重的國家進一步面臨財政壓力增加,甚至可能再次出現主權債務危機。儘管意大利已將財政赤字佔GDP比重從2022年的5.6%降至2023年的4.5%。

但是,意大利公共債務佔GDP的比重達到145%左右,仍然是歐洲最高的國家之一。加息重壓下,意大利國債收益率急劇攀升,10年期債券收益率一度攀升至4.6%以上。有媒體的一項調查顯示,十分之九的經濟學家認為意大利是歐元區最容易發生債務危機的國家。這種債務風險,也會限制歐洲央行持續加息的政策,進一步增加其貨幣政策目標實現的難度。

就此而言,由於歐洲央行缺少對各國政府的約束力,相對於美國聯儲局的強勢加息,歐洲控制通脹目標的難度更大。安邦智庫創始人陳功認為,歐洲國家的金融政策,在釋放貨幣,刺激經濟方面非常積極;在收斂貨幣政策,抑制通脹方面,異常謹慎,因為這會涉及到政治,涉及到黨派,涉及到政權的控制,因而歐洲國家的黨派都願意提供積極的宏觀刺激政策,但無意願推行嚴厲的貨幣政策。結果當然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歐洲各國今後嚴重的通貨膨脹持續的時間更長,更具有「黏性」,回落的周期更慢,也導致歐洲經濟恢復的周期更長。

在這種系統差異的背景之下,陳功指出,美國的情況將會收斂,而歐洲國家的通貨膨脹的情況仍有失控的危險。他指出,未來歐洲各國的通貨膨脹將會導致歐洲國家貨幣的貶值,歐洲資產將會出現流失。但在歐洲方面,在內部難以協調的情況下,更願意將問題轉移,除了將責任轉嫁給俄羅斯之外,也會責怪美國,進而導致美國與歐洲無可避免的進一步疏離。如此一來,歐洲內部問題的演化使得更難以解決難以控制的通脹難題,在滯漲的泥潭中難以自拔。

最終分析結論:

儘管歐洲央行近期一再強調將不惜經濟放緩的代價進一步加息以遏制通脹,但在面臨內外困局的情況下,其遏制通脹的路徑仍十分艱難,難以擺脱日益顯著的滯漲前景。

本文轉自安邦智庫1月4日《每日金融》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