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間衝突日益增加 公共外交與戰略溝通能為世界解難?

最後更新日期:

世界日益複雜,各國衝突看似愈來愈多。在此時勢下,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及戰略溝通(strategic communication)在化解此類危機的角色就變得愈益重要。

有見及此,俄羅斯國家經濟及公共行政總統學院(Russian Presidential Academy of National Economy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早前在莫斯科舉辦論壇,與一眾來自五湖四海的與會者,探討公共外交與戰略溝通的重要性。

在美俄關係跌至近年新低的時刻,各學者都正尋找方法去避免20世紀上半葉的悲劇再次發生,而公共外交及戰略溝通就是他們的希望能為世界趨吉避凶的工具。

對於現時局勢的判斷,Evgeny Pashentsev教授在會上強調,現在的首要問題是如何在那些經常需要美國、俄羅斯、中國等國共同努力來解決的問題上,尋找一個解決方案。他指將各方意見及做法統合「需要將各方的用字、所見的景象及行為同樣服務於整體社會的長期利益,而非狹窄的企業利益」。Pashentsev教授相信此目標能將戰略溝通帶到新階段。

可是要能達成共同努力在近年日益艱難,尤其是在美俄之間。Pashentsev教授指政治學系的研究員的主要公作已逐漸變成為現今國際問題你尋找答案,還經常有可能找不到答案。而Alexander Sukharev教授就指,現在需要學者可參與的公共外交變得更公平及更好地溝通,讓外交官能了解對方更多。

會上的學者亦談論到反恐問題,以講解公共外交與戰略溝通能發揮的作用。RANEPA的國際安全及外交政策部教授Daria Bazarkina,就研究出歐洲在2001至2016年統合各國安全機構的工作,有着顯着成效,現在歐洲各國都能更有效打擊恐怖組織。但Daria Bazarkina又指歐洲的戰略溝通仍然存在很大缺憾,例如各國情報機關的競爭等。

而意大利的國際關係分析員Giuliano Bifolchi就認為「很遺憾地,西方媒體視俄羅斯為敵人,而非反恐的拍檔」。而這種對恐怖主義的不同意見,就是導致兩地未能組成聯合反恐政策的原因,儘管蓋達及ISIS都將歐盟和俄羅斯列作敵人。Giuliano Bifolchi指除非歐俄聯手,恐怖主義都不能被根除,意指兩地要加強戰略溝通。

其他與會者亦有談論其他公共外交與戰略溝通,能夠解決問題的地方。當中包括拉丁美洲的管治問題、美國非政府組織的角色、文化在國際關係中增強戰略溝通的作用等。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