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肺病維權】賢妻勤洗口罩難阻夫病逝:寧窮不願丈夫從事風鑽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深圳當局長期的不作為,讓一眾身患塵肺頑疾、來自湖南桑植縣等地的風鑽工友這半年來不斷堅持前往深圳信訪局維權,追討他們應得的賠償。

而這些年來的等待,對工友家屬而言何嘗又不是一種折磨?據丈夫已因塵肺病逝世的谷林英憶述,當年都會每晚為丈夫清洗口罩,只是沒想到這些由她悉心清洗的口罩原來當時早已為丈夫埋下厄運。

湖南桑植縣有不少婦女的丈夫都因赴深圳從事風鑽工作而最終病逝。(受訪者提供)

赴深圳打工 憧憬改善生活

上世紀90年代初,湖南桑植縣只是一個貧困小縣,當地的男丁主要以務農為主,很多時候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只能換來數元的收入,有時甚至要白幹一場。因此,深圳當年經濟起飛的消息就吸引了當地不少青年願意遠卦他鄉,透過在深圳工作改善生活,當中有不少更因此入行成為風鑽工人。從1991年到2009年間,一批又一批的桑植青年絡繹不絕的南下深圳從事風鑽工作,這份收入可觀的工作到後來甚至成了需有熟人介紹才能做的「搶手活」。

不過,對於丈夫或兒子長年在深圳打拼的辛酸,留守在家鄉的親屬很多時並不知情,一年間雙方相聚的時間很少超過半個月,事情最後總是演變到男方因風鑽被確診患上塵肺病後需要回家養病後,家屬才得悉惡耗,而這些一個個的小家庭最終亦沒有如當初想像般「富起來」。

工友遺孀在憶述亡夫時仍然泣不成聲。(受訪者提供)

口罩不時遭老闆扣起不發

谷林英2004年至2009年間曾一直在深圳逗留,在地盤為擔任風鑽工人的丈夫及其同鄉工友造飯,兩夫婦感情一直很好。據谷林英憶述,她當時每晚都會連夜為丈夫洗口罩,把當中的泥沙搓洗出來後便趕緊晾起來,讓丈夫翌日使用。然而,丈夫每晚放工帶回來的口罩總是面目全非,充滿泥沙。而這些價值並不超過兩元的口罩,丈夫的老闆每周只會發放一個,有時甚至直接扣起不發。她事後回應,當老闆對口罩尚且如此吝嗇,法律上規定的勞動合同、社會保險等自然亦成為空中樓閣,埋下工友日後始終未能索償的伏筆。

谷林英的丈夫最終於2009年被確診患上塵肺病三期,其後不幸逝世。谷林英表示:「我寧願沒錢,寧願苦一點,也不要他做那個工作。」據她憶述,在丈夫最後的日子裡,其體重「才八十幾斤,全部瘦完了,就是兩個骨頭」,而他亦變得愈來愈沉默,肺積水、腎結石、氣胸、中風、痛風等由塵肺病而來的併發症藥物總能放滿一桌子。

據另一名工友遺孀憶述丈夫去世時的情況指,丈夫當時病情到了晚期需要服用大量止痛藥,又不時吐出大量白泡及血,胸口發痛時更會死命的抓住她,這個時候她總是特別的難過。他們的一對兒女當時在病榻前守候了一個月,但由於經濟實在拮据,他們當時儘管捨不得、放不下,只好跟父親忍痛作別去打工賺錢,因為只有家中有收入來源,別人才願意向他們借錢。對於這次工友的維權行動,有不少家屬亦有來到深圳一同參與,更有家屬坦言:「如果丈夫還在的話,也一定繼續維權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